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王嵎生:安倍最想什么?最怕什么?

2013-02-20 16:49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日本首相安倍2月22日即将访问美国。他上任不到两个月,几乎是N次强调,要加强日美同盟,以应对亚太地区新的威胁(有时直白中国,有时明说朝鲜,暗指中国)。但他始终没有说明如何加强日美同盟,日美同盟在新时期意味着什么,他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

  乍一看来,安倍是为了适应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借力”的需要,为了防范和遏制中国的“扩张”,对美“献媚”,为美“卖力”。其实,日本人明白,中国人清楚,美国人也心知肚明:这一切都是虚张声势的烟幕,安倍最想要的,是利用美国,尽早摘掉反法西斯战争同盟国“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在它头上戴的“金箍咒”,修改美国人替它制定的《和平宪法》,摆脱束缚,加紧推动日本所谓的“国家正常化”,争取日本“集体自卫权”,扩充军备,重新走军国主义道路。  

  美国出于“借力”的需要,对不断表忠心而且比较得力的帮手日本,几乎可以肯定,可能要把“金箍咒”放松一点,给日本一些甜头。安倍这次访美,不会像某些人说的那样,“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多少会与所收获。

  但美国有其“主子的底线”:它不可能让日本与其“平起平坐”;不可能让日本走军国主义老路;更不会顺着日本走,被日本拖下水,出现“主子为仆人火中取栗”的局面。如其不然,正像美国一些媒体指出的,美国无异于自己打开“潘多拉盒子”,任由日本恶魔“恢复野性”,不仅伤害中国和亚洲国家,美国最终也难以幸免。这是安倍绕不过的“坎”,越不过的“红线”。

  安倍为什么说不清、道不明如何加强日美同盟?首先是因为,现在时代不同了,美日同盟针对性显然也不一样了。想当年,那是美苏争霸的冷战时代,相互之间斗得你死我活。现如今,俄罗斯早已不是前苏联,中国正在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走和平发展道路,主张“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合作共赢。中美的相互依存关系,现在虽然还不那么舒服,但毕竟是在摩擦中逐步比较舒服起来。两国正在探索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可能性和现实性。近来美国的社会调查也表明,现在更多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对美国的重要性超过了日本。美国新任国务卿克里上任前后,曾质疑美国不断加强在亚太地区军事力量的必要性,认为“美国必须深思熟虑”,避免让中国感到美国是想要“围堵”它。他还说,美国之所以推进重视亚洲政策,原因之一是要加强与经济大国中国的关系。日本右翼媒体对此十分不满,认为克里重视中国的姿态太“抢眼了”:克里怎么可以认为中国(为美国)带来的“机遇”多于“挑战”呢?这也正是安倍最担心和最害怕的事情。中美如渐渐淡化矛盾,改善和发展关系,实际上无异于对安倍要加强日美同盟遏制中国的图谋“釜底抽薪”。用日本媒体的话来说,那样一来,日本就可能一步一步被“边缘化”了。

  其实,安倍也不必过于忧虑。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还要利用日本,还会在一定程度上支持日本同中国闹腾,但必须在美国的可控范围。美国对中国目前尚处于“无可奈何要合作,情不自禁要遏制”的两难阶段,下一步怎么走,“球”还在美国那边。(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