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刘治琳:卡扎菲预言在马里的实现

2013-03-07 16:13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去年马里北部发生叛乱。今年1月10日,约1200名图瓦雷克和伊斯兰武装分子,经过数日激战,夺取了由马里政府军控制,距离首都巴马科600公里的战略重镇孔纳(Konna)。然后,叛军势如破竹,迅速兵临马里军事要塞莫普提(Mopti)城下。一旦莫城失守,武装分子便可沿尼日尔河挥师南下,直逼首都巴马科。军情紧急,1月11 日,法国应马里政府请求,匆忙出动战机,在法国地面部队尚未抵达的情况下,便对盘踞在马里北部的叛军实施空中打击。面对法军猛烈空袭,图瓦雷克和伊斯兰武装分子迅速“消失”。随后赶到的法军地面部队几乎没有遇到实质性抵抗,轻易收复了马里北部的孔纳(Konna)、加奥(Gao)、通布图(Timbuktu)、基达尔(Kidal)等北部城镇。法国军事行动初战告捷。

  这种局面难免使人想起当年的伊拉克阿富汗战争。在美国B52轰炸机和巡航导弹的狂轰滥炸之后,美军没有遇到强有力的抵抗,很快占领伊拉克首都巴格达。萨达姆的数十万大军悄然“蒸发”,伊拉克政府的海量武器弹药流入社会。小布什得意洋洋地宣布“使命已经完成”(Mission accomplished),成为后人笑柄。然后,伊拉克战争持续了8年多,美军死亡近5000,花费约1万亿美元。而塔利班在美国巡航导弹和飞机轰炸之下,也迅速“消失”。如今,阿富汗战争已经进入第11个年头,美军阵亡2000多,花费数千亿美元。奥巴马政府在阿富汗已无出路,只好撤军。

  美国同历史上任何试图征服阿富汗上的帝国一样,均已失败而告终。事实再次证明阿富汗确实是帝国坟场。美国为上述两场战争付出了高昂代价,“赔了夫人又折兵”,导致美国国内反战声浪高涨。这也为奥巴马试图对美国全球战略进行大调整提供了一定的民意基础。

  法国在马里的军事干涉行动规模根本无法与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相比,但是两者之间却有许多相似之处。

  迄今,法军、马里军队和西非经济共同体国家派出的军队,共约5000—6000千人已经开进马里北部,拟对“四散逃窜”的图瓦雷克和伊斯兰武装分子以及基地组织武装实施围剿。但是,法国表示拟于3月从马里撤军。人们对法军能否顺利离开马里产生了疑虑。

  法国为何出兵马里?

  为何法国对于军事干涉马里的态度如此积极?除了马里原来是法国的殖民地之外,主要关乎其切身利益。马里是一个产金国。更重要的是位于尼日尔国内的大铀矿距离马里边境仅200公里。该矿是由法国公司经营,法国国内使用的70%的铀来自这里。法国的军事行动也有确保法国铀料供应的考虑。

  但是,人们不难看出,法国急忙介入马里的军事行动暴露了法国的诸多问题。首先,法国对于这样一场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略显力不从心。马里是一个位于撒哈拉沙漠南部的内陆大国,面积1,241,238平方公里,相当于法国本土面积(543,965平方公里)的两倍多。法军的调动、军事装备和后勤供应,一律需要空运。而法国自身缺乏足够的运空能力,只能借助美国、英国德国以及加拿大等国派出的运输机协助。此外,法国自己没有无人机侦察系统,军事情报要靠美国提供。

  俗话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现代战争就是“烧钱”。而法国的经济实力(2011年国内生产总值约2万亿欧元)和军费支出都有限(2012年国防预算为412.3亿欧元),军队数量不足(陆、海、空三军和宪兵共约34万人),难于承担上千亿欧元的高昂军费,更难支撑在马里长期进行反恐战或长期占领。

  此外,来自《西非经济共同体》的数千名军队缺乏武器和资金。他们要求西方国家出资10亿美元。迄今仅获得一半承诺,且迟迟不到位。而数千名西共体国家的官兵、武器装备和生活物资也需要大量运输机。这些都需要法国或其他西方国家承担。这批来自不同国家的士兵,在语言、军事文化和生活习惯等方面存在差异。这为统一指挥调动造成诸多不便。

  此外,法国对马里的军事干涉略显“孤单”,与美国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不能相比。迄今,尚无任何一个西方国家愿意承诺派地面部队相助。北约公开宣布,不介入法国的军事行动。英美都在设法消减军费开支,更不愿意向海外派兵。

  最重要的是,法国对于其在马里的军事行动缺乏明确的战略目标——法国出兵是仅仅协助马里军队把占据马里北部的叛军和伊斯兰武装分子驱逐出国境,还是把他们剿灭,重建马里北部的和平与秩序?法国总统奥朗声称,军事行动要进行到“恐怖主义被打败为止”。

  明眼人不难看出,叛军、基地组织和伊斯兰武装分子的有生力量并没有受到重创。他们采取的是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为躲避法军空袭和地面部队进攻“锋芒”,有计划地、主动地、有序地撤退到了沙漠深处、丛林或山区。有的撤退到邻国毛里塔尼亚,有的转移到邻国尼日尔,有的刮掉胡子,换上当地人服装,隐蔽到居民或难民之中,伺机反扑。

  他们很像阿富汗的塔利班或由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和圣战分子组成的《叙利亚人民胜利阵线支持者》(Supporters of the Front for Victory of the People of Syria)一样,混入民间,运用汽车炸弹或自杀式炸弹,突然袭击法军和马里政府军,制造混乱和破坏。这是一种正规军很难对付的游击战术。因为他们是一种“隐形”敌人。

  1月16日,基地组织武装占据了位于阿尔及利亚境内的阿迈纳斯(In Amenas)天然气厂,劫持了大批西方人质,导致37位外国人死亡,并扬言要对法国军事干涉马里进行报复 《伊斯兰信仰卫士》和《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都警告法国必须停止在马里的军事干预行动,否则法国在穆斯林世界的侨民和法国本土居民都会成为打击对象。西非有3万多法国人,法国国内有3%的人口信奉伊斯兰教(约500多万穆斯林),10%的人口与马格里布国家有联系。近日来,基地组织和伊斯兰武装分子已经有所行动。未来恐怖袭击活动可能会进一步升级。

  卡扎菲的预言实现了

  马里北部形势突变与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密切相关。因为居住在马里北部的图格雷克人中有一部分在利比亚军队中服役,即“雇佣兵”。他们在利比亚军队中受过专业训练,也有一定的实战经验。2011年,在西方国家大力协助下,利比亚“革命”成功。卡扎菲于当年10月被打死之后,利比亚出现了无政府状态。老卡花费数十亿美元从外国购买的大批先进武器,分别储存在近千座军火库里,其中多数原封未动,诸如,机枪、大炮、高射炮、高射机枪、导弹、肩扛式火箭桶,地对空导弹以及大量弹药和爆炸物等,均处于无人管理状态,任人哄抢,持续时间长达16个月之久。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