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宋文洲:日本极端分子给我送来恐吓信

2013-03-12 16:49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

宋文洲收到的恐吓信原文

  今年2月,在日本电视台《真相报道》节目做嘉宾时随口说出的一句有关钓鱼岛的言论,却被日本媒体大肆报道,并上了网络的头条新闻,此后大陆、台湾、香港甚至欧洲媒体都有报道。或许是因为我是中国人,此后几日,日本媒体还在就此事讨论,各种论坛上的跟贴更是不能直视。

  现实生活中,夸张到极端分子把恐吓信寄到公司。我想大家肯定没有看过日本极端分子的恐吓信吧,原件附上。内容大概意思是威胁我的人身安全,并且对中国进行无理抨击。

  实际上在日本近30年来,只因我是中国人,就收到过数次匿名信。其骂法和这次差不多,还经常说我是中国的间谍。其实不光是我,在中日关系紧张的时候(比如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时),有名的日本人在媒体上发表中肯意见(比如日本前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也会被右翼分子盯上,骂他们是卖国贼,不光只是恐吓信,向院子里扔火焰瓶,送来子弹之类的事儿也经常发生。此前专程来缓和两国关系的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也被右翼势力骂为卖国贼。

  一般日本人被右翼恐吓,经常是默不作声,即使很多人持有相同意见,也不敢公然声援,大家害怕右翼分子的暴力。而日本社会更从来没有把施暴的右翼分子视作恐怖分子,警察当局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就是日本社会的表面上的言论自由。法律上你有说话的自由,警察也不会来抓你,但你不敢说。你说了就会有来路不明的人恐吓你,对你和你的家人施暴,只有你人死了警察才会立案。还有,没有媒体再敢起用你,你只有对家人和朋友发牢骚的自由了。大企业也不敢用你了,你的工作空间会越来越小。

  我去找警察时,他们就说凭这封信不能调查,完全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最让我难受的是,他们竟说“遇到危险时,你可以打110”,那口气好像是允许我给110打电话是他们的恩赐。

  没办法,我想了半天,突然想到做过朋友的安倍首相,这件事让他知道为好,就托快递公司直接送到首相官邸,把这封恐吓信原件和我写的一份说明转交给安倍。前几天首相官邸的工作人员给我回话说已经收到。

  以下是我写给安倍首相的信:

  安倍先生,

  前些日子我委托小野寺先生给您带的信收到了吧?

  在那之后,我在日本电视台《真相报道贴身记者》节目里说了祈望中日友好的言论,却受到打压,并收到不知是谁送来的恐吓信件。

  作为第一个在日本上市的外国人,我为日本做出了贡献。您也曾当面对我说过“感谢你为日本创造就业机会和缴纳税金。”

  我不仅被施加语言暴力,更有人扬言要对我人身施加暴力,请帮助身处此境的我。请您想象祈望中日友好的两国普通民间人士,想象他们是以怎样的心情度日的。难道这就是安倍先生所说的“强力的”日本吗?

  我和您有很多共同的朋友,从他们那里我了解您的近况。我知道您很忙,但我还是希望有机会见面请教。

此致

宋文洲

2013.2.27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梁爽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