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萨米尔·赛伦:“金砖国家”将助中国实现政治抱负

2013-03-19 07:56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曾说,“赢得一时的人会永远看似不可战胜。”中国长期高速增长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那些对中国持怀疑态度的人转变成中国的信仰者。

  就中国而言,这个杰出全球大国的抱负没有改变,但中国人对自己的前景有更加实际的认知。他们认识到,那些曾经给中国经济带来巨大增长的推动力正在被耗尽,或者几乎要被耗尽。

  中国的出口在下滑。内需增长率维系在10%左右。尽管中国的政府负债率是低的,但是,中国国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依然在发展中国家里居前。同时,中国农村劳动力供给正在大幅度减少,劳动力工资在去年增加15%,这种变化约束了西方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削弱了以往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前提,即市场假设中国的劳动力是非常便宜的,中国产品是有价格竞争力的。

  中国要想成为全球大国,必须增强其维系经济发展的能力,这就涉及中国能在多大程度上参与全球的制度、机制与框架设计。

  但是,中国在全球的经济活动还没有带来与之相对等的政治力。中国迫切地需要寻求一种办法摆脱这样的窘境,“金砖国家”恰恰提供了一个不错的选择与机遇。

  “金砖国家”代表着如今世界上最有前景的高增长率经济体。这些国家的经济与政治转型过程正推动着巨大的内需增长,带来新产品与新服务。这是一场重新分配,而中国正处在独特的位置。

  渣打银行报告称,中国与“金砖国家”之间的贸易额在过去十年达到3000亿美元,增长10倍,且占“金砖国家”间贸易额的85%。从2012年到2015年,预计“金砖国家”间的贸易额还将持续在年增长20%的水平。而在这样的增长中,中国会是最大的净收益方。

  尽管“金砖国家”联系紧密,但是它们还没有发展与之对等的政治联系,即国家间的传统联盟。这种模式的好处是适应不同国家之间的差异,维系相互独立。各自的双边关系还是比“对集团的忠诚”更重要。

  “金砖国家”的“集体认知”与“集体意识”将根源于“共同创造与共同管理”的机制以及工具。比如,共建“金砖国家”发展银行,“金砖国家”股票交易所联盟,“金砖国家”基金等等。中方若要充分从“金砖国家”的潜力中受益,就需要在这些合作提议上酝酿与行动。这些倡议会给“金砖国家”的发展提供新前景,也有助于双边关系。

  如果中国要既通过“金砖国家”来实现其权力抱负,同时还要占据道德高地,那么中国就需要考虑从以往的寻求商业利益的贸易伙伴转变为战略盟友,帮助形成一个共同的世界。

  作为会从“金砖国家”受益最大的国家,中国需要更加宽宏大量,更加体谅他国,尤其在适应伙伴国家的合法合情合理的利益诉求与抱负的时候。▲(作者SamirSaran是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副会长)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