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庞中英:中国,包容世界秩序的建设者

2013-03-25 09:12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观察者网 3月18日文章 原题:中国:包容世界秩序的建设者   中国外交现在面临三类问题:长期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改革开放”过程中带来的问题、正在生成且不断增长的挑战。这些问题是一个长长的清单,相互关联和复合。

  中国眼下的外交困境,不是奥巴马政府以中国为主攻方向的“再平衡”,也不是日本新右翼对中国的进攻,以及中国一些“周边”邻国与中国关系的新紧张。中国外交的困境来源于上述三类问题在一个特定时空的集合。

  至少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当苏联解体,美欧进入“冷战后”阶段,中国在国际上不断重申一系列的“不”:例如,“不挑战”、“不带头”、“不干涉”、“不称霸”、“不附加政治条件”。这也是一个愈来愈长的单子。“不”外交即“韬光养晦”外交。有的时候,中国自我感觉这总不是一个办法,欲“有所作为”。但是,因为有“韬光养晦”的前提,“有所作为”当然有限。

  经历了最近20多年的以“不”为标志的外交理论与外交实践,中国不能“不”下去了,但又不知如何不再“不”。这一系列“不”成为中国外交面对的最大困境。

  外交上,未来“中国梦”的题中应有之义应该包括打破这种自我困境,不要失去启动外交转型的机会,然后,逐步寻求一种符合当下中国和未来中国的格局、雄心、意志、责任的中国外交,追求弥足珍贵的世界和平。

  先要“自身硬”

  如果我们把这样的外交叫做中国前所未有的真正意义的世界大国外交,那么,我们到底如何实现之?

  我认为,在新的中国领导层下,要实现这样的外交使命,必要在三个大层次上创造大条件:

  首先是国内层次。外交是一国目标、意志、实力向外部的投射,而国内是外交投射的基地。尽管新中国建立60多年,中国取得了巨大的值得中华民族骄傲的历史成就,但是,当代中国还远远谈不上在国内成功,“革命尚未成功”仍然是我们真正的现实。

  生不逢时的一个现实是,中国正好生活在一个世界各大国均被国内问题所困扰的时代。美国欧盟的问题主要不是什么“中国挑战”或者“恐怖主义”,而是其内部治理和内部结构变化。美欧因为其巨大的国内问题而被牵扯了其下一步的全球计划。“外交政策始于国内”。这一定律,建立在欧美外交经验基础上,应用到中国身上,也许比其他任何国家更适用贴切。

  一个在外部世界获得成功的国家,通常都是首先在其本土获得了成功。当代的中国,除了少数企业(例如“华为”),绝大多数企业和大学,在本土却并不成功,许多“走出去”的,未必建立在他们国内成功的基础上,实际上是“败走”。比如,有的人涌动到非洲,以为在全球经济最薄弱的环节可以取胜。

  所谓“把国内的事情办好”的道理浅显易懂,妇孺皆知,国内做不好,不但谈不上在国际上地位和影响的提高,反而,国内问题势必蔓延、扩散和消极“输出”到世界各地,如腐败和污染,反而让中国在世界上更加被动。

  如果我们未来几年国内的发展和治理真正上了一个台阶,“自身硬”了,在国际上就好“打铁”了。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