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刘治琳:中梵,条条大路通“罗马”

2013-03-27 09:40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中国与罗马教皇之间的关系源远流长,但是一直都不顺利。主要责任在梵蒂冈。最重要的原因为它不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

  矛盾起始:中国、罗马之间的“礼仪之争”

  中国与罗马教皇之间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元朝,当时罗马教皇曾经向蒙古帝国派出使臣,企图劝说蒙古人皈依基督教。元朝灭亡之后,关系一度中断。利玛窦于1601年来到北京,1605年主持建造了宣武门大教堂。他博学多才,向中国人介绍数学、几何学和力学等科学知识。他苦读中国诗书,深入钻研中国传统文化,穿汉服,提出传教要“入乡随俗”,使用汉语举行宗教仪式,为基督教在中国传播奠定了基础。起初,传教活动也进行的比较顺利。如果罗马教皇遵循利玛窦提出的原则在中国传教,天主教在中国绝非今日之局面。

  然而,天主教内部却产生了所谓“礼仪之争”,争论的焦点是如何翻译“神”的称谓和如何对待中国传统习俗。利玛窦认为,对于“神”的称谓,除了用“天主”之外,亦可称“天”或“上帝”并且同意中国信徒保留祭祖和祭孔的传统习俗。而西班牙多明我会传教士和方济各会传教士则认为,祭祖、祭孔属于偶像崇拜,违反《圣经》规定并派人到罗马教廷控告以利玛窦为首的耶稣会。

  1700年(清康熙39年)康熙皇帝介入。他严正指出,祭祖、祭孔属于中国传统习俗,不属于宗教活动。1704年教皇克雷芒十一世公然下令,禁止中国教徒举行祭祖、祭孔等活动,禁止把“上帝”和“天”作为“天主”的别称并派特使来华谈判。1706年教皇特使铎罗声言,他来华的使命是禁止中国教徒祭祖、祭孔。康熙皇帝得知后大怒,认为此举属于干涉中国习俗,派人将铎罗送往南京暂住并下令驱逐反对中国礼仪的传教士,同时派使节前往罗马谈判。1707年,铎罗无视康熙的旨意,在南京宣布教皇禁令。于是,康熙下令把铎罗押往澳门软禁并降旨:“谕众西洋人,自今以后,若不遵利玛窦之规矩,断不准在中国住,必逐回去。”

  1715年,教皇克雷芒十一世重申1645年的禁令,违者以异端论处。康熙帝大怒,下令拘捕传教士并禁止传教。1719年,教皇又派使团来北京谈判,康熙拒不接见并斥责说:“尔西洋人不解中国文字,如何妄议中国道理之是非。”“以后不必西洋人在中国传教,禁止可也。”于是康熙下令逐客。罗马教皇被迫让步,于1720年宣布“八项准许”,同意中国信徒举行非宗教性的中国礼仪。康熙下令只准许尊重中国礼仪的传教士居留中国并禁止公开传教。一直到1939年,罗马教廷才撤销了有关礼仪的一切禁令,为这场持续了300多年的争论画上了句号。

  由此可见,所谓“礼仪之争”,完全是由罗马教皇对中国文化无知造成的。其他外来宗教几乎都在中国“生根落了户”,“入乡随了俗”,唯独天主教迄今不能面对和尊重中国现实。

  鸦片战争之后,外国传教士在西方列强的炮舰和不平等条约庇护下,纷纷进入中国,建造教堂,“自由”传教,其中有些传教士违背了上帝派他们来拯救中国人民“灵魂”的旨意,充当了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帮凶。他们披着宗教外衣,干了不少坏事,严重损毁了基督教的形象,引起中国人民愤慨。

  中国天主教走上独立办教会的道路,“既爱上帝,也爱国家”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梵蒂冈拒不承认并对中国内政进行粗暴干涉。1952年我国中断与梵蒂冈所有官方关系,取缔天主教堂,教会财产被没收,谴责其串通帝国主义势力企图颠覆新中国……梵蒂冈正式承认了台湾。

  中国广大爱国天主教徒对梵蒂冈强烈不满,决心走独立自主办教会的道路。我国先后建立了“天主教爱国会”、“基督教三自爱国会”等。这些组织得到政府承认、政府资助,也接受政府的行政管理。其根本宗旨是爱教爱国、遵纪守法。“既爱上帝,也爱国家”。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于1958年成立,1982年组建“中国天主教主教团”,为中国天主教各教区的领导机构。最重要的是“中国天主教爱国会”有独立任命主教的权力。

  “基督教三自爱国会”的宗旨是:自治、自养、自传,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原则,带领全国基督徒爱国爱教、荣神益人,遵守宪法,弘扬高尚的道德风尚等。中国是一个世俗国家,各种宗教历来都是依法管理,受到法律保护。

  有人可能会疑惑:中国有办理教会的自主权吗?当然可以。英国国教就是明显例证。英国兴国明君——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父亲亨利八世(Henry Ⅷ,1491—1547)因为不满罗马教皇不批准他与其西班牙妻子离婚(因为她没有生育,英国王位的继承权可能旁落到其对手西班牙王室的手中),他一气之下,使英国脱离了罗马教会,组建了英国自己的民族教会,即“英格兰圣公会”或“安立甘教会”。这就是英国国教(Church of England)的来历。英国国王把自己封为教会的最高领导人。迄今,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还保留着“基督教保护者”头衔。

  梵蒂冈成了唯一一个未与中国建交的欧洲国家

  梵蒂冈是唯一一个未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欧洲国家。中国政府对与梵蒂冈改善关系的立场是:梵蒂冈必须断绝与台湾的所谓“外交关系”,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梵蒂冈不得干涉中国内政,包括不以宗教事务为名干涉中国内政。中梵双方早有建交的意愿,可是谈来谈去,至今尚未取得任何成果,原因何在?

  梵蒂冈已经明确表示,一旦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达成建交协议,可以随时把驻台湾的代表调驻北京。目前,双方争论的焦点是中国大陆的主教任命权。梵蒂冈认为,主教任免历来属于教会的权力。政府无权干预。而“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则坚持,自己拥有在中国大陆任命主教的权力。中梵双方的立场截然不同,争执不下。对于中国而言,主教任命权属于国家内政,属于国家主权,中国在主权问题上绝不让步。而本笃十六世则指责中国政府“限制宗教自由”,甚至我方任命的主教,梵蒂冈威胁要开除其教籍,导致双方当关系恶化。

  近年来,梵蒂冈表示出了希望同中国改善关系。但是,2000年10月1日,梵蒂冈不顾中方的强烈反对,将近代史上曾经在中国犯下丑恶罪行的一些外国传教士及其追随者120人封为“圣人”,引起中国政府和人民以及天主教会的极大愤慨。但是,2001年10月24日,约翰·保罗二世(Pope John Paul II)在有关利玛窦的研讨会上发表书面致辞,就教廷在历史上及近期对中国天主教会犯下的错误表示某种程度的歉意,但未就“封圣”事件给中国人民造成的严重伤害做出明确道歉。

  约翰·保罗二世是天主教历史上最活跃的一位教皇。他积极开展外交活动,访问过100多个国家,其中不仅有天主教国家,还有伊斯兰、东正教犹太教佛教国家。他积极倡导不同宗教之间的对话与和解,2001年5月在访问叙利亚期间,他作为教皇有史以来第一次进入伊斯兰教清真寺。为了扩大天主教在青年中的影响,他于1985年倡导建立了世界天主教青年日。1992年10月,他宣布为蒙怨长达359年的著名科学家伽利略平反。2000年3月,他又对天主教会在过去两千年中犯下的七大罪过进行忏悔并请上帝宽恕。七大罪行是:1、背离福音,强迫教徒忏悔罪恶;2、进行十字军东征等宗教战争和设立宗教裁判所审判异端;3、分裂基督教;4、敌视犹太教,对二战时纳粹分子残害犹太人表示沉默;5、强行传教;6、歧视妇女;7、对诸多社会问题漠不关心。

  2005年4月2日,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去世后,新教皇本笃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数次表示要与中国改善关系。2007年他向中国天主教徒发出一封不同寻常的公开信,呼吁与中国政府对话,并暗示梵蒂冈愿与中国政府实现外交关系正常化。于是中梵双方进行了接触,举行了非正式会谈。2008年“中国爱乐乐团”与“上海歌剧院合唱团”到梵蒂冈访问。教皇本笃十六世和当时中国驻意大利大使孙玉玺均出席观看了演出。双方出现了从未有过的良好气氛。

  “条条大路通罗马”,中梵关系新机遇

  今年2月份,罗马教皇本笃十六世宣布辞职,成为自1294年以来第一位主动退位的教皇。公开的理由是“年事已高,心力交瘁”。背后的原因可能与教会内政见不一、美国和欧洲牧师恋童癖以及梵蒂冈财务丑闻有关。目前,天主教面临诸多挑战,其影响力也江河日下。信教的人越来越少,教堂的上座率越来越低。例如,德国全国共有4500座教堂,其中1500即做将被迫关闭或出售,甚至教皇本笃十六世的家乡巴伐利亚州的天主教堂现在也空空如也。许多美国天主教妇女使用避孕工具、堕胎,甚至兴起了同性结婚等藐视天主教教义的行为。而梵蒂冈又不能与时俱进,顽固坚守古老的信条。

  新教皇已经产生,而我国也选出了新一届国家领导人。这为两国之间重启谈判提供了一个新机遇。数日前,梵蒂冈重申2007年教皇本笃十六世向中国天主教徒发出的公开信仍然有效,希望重启谈判并建议双方组建一个高级别的委员会。

  中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人口接近14亿。几百年来,罗马教廷一直企图把“福音”赐予神州大地。由于这个外来宗教“水土不服”,一直未能在中国站稳脚跟。2013年2月25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重申:中国愿意发展与梵蒂冈的关系,但前提是梵蒂冈断绝与台湾的外交关系并且不要干涉中国的内政。

  俗话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中国的现状绝不能与100年前相比,梵蒂冈不要再犯当年礼仪之争之类的错误,要面对现实,与中国政府一道,共同努力寻找一条彼此都能够接受的解决办法。这对双方都有益。

  宗教几乎是与人类诞生相伴随的最为悠久的社会现象。古往今来,人类的一切文化几乎都或多或少地与宗教有关。人类历史数千年,千变万化,宗教依然挥之不去,足见其生命力之强大。宗教劝人为善,做了令人崇敬的慈善事业。但是,宗教也以神的名义,为暴政和侵略助纣为虐。宗教既兴办教育、倡导科学、弘扬文学艺术,也禁锢过人们的思想、摧残压制科学发明和创造,如审判伽利略、火烧布鲁诺等。宗教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兴风作浪,卷起政治狂飙甚至战争和灾难,也可以与政治结合,兴国安邦。

  总之,我们要了解一些有关宗教的知识,以便能够比较客观地看待宗教。(作者刘治琳是前外交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