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张维为:中国人不再需要“美国梦”(访谈)

2013-03-27 14:39 红旗文稿 我有话说 字号:TT

  用中国崛起事实纠正“大国小民”心态

  玛雅(《凤凰周刊》执行主编 ):现在有一种说法,中国经济在10-20年之内可以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但是在软实力上,中国不可能赶上美国。

  张维为(复旦大学特聘教授 ):这要看你怎么比。软实力比较的关键是标准,如果你只认同西方制定的标准和西方采用的形式,那中国永远也赶不上美国。但问题是,西方的标准存有太多的问题,我们在许多方面的眼光和实践早已超越了西方标准。2011年6月,美国自由派学者弗兰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来上海,我和他进行了对话。福山在1988年写了《历史的终结》一书,引起轩然大波。他现在承认说,当时没有考虑到中国因素,没想到中国的崛起会如此之快,所以他说,他是来学习的。他认为,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也有不少问题。比如,中国没有真正的问责制,没有真正的法治;中国历史上碰到好皇帝就国泰民安,碰到坏皇帝就王朝衰落。他说,你看现在中东出现的乱象,中国是不是也面临这样的危险?针对他提出的问题,我谈了我的看法。

  关于问责制和法治,我说,德国一位杂志主编曾经问我:你们上海变得越来越像纽约,是不是可以说没有什么中国模式,而只有美国模式?我跟他说,你观察得不够仔细,实际上上海在不少方面是超过纽约的。甚至可以这样说,中国人今天在自己的土地上做的事情是一种探索,我们从西方学到了很多东西,今后还要继续学,但是我们今天的眼光已经超越西方。我给他举了几个例子,我们开会所在地上海静安区在不少方面比纽约的曼哈顿要强。2011年一场火灾,造成了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政府进行了问责,一些官员受到了法律和行政制裁。反过来看,美国的金融危机至今已经延续好几年了,老百姓的资产大幅缩水,可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人对此负任何责任,既没有法律责任,也没有政治责任,而且造成这场危机的金融大鳄们还要拿巨额奖金。为什么呢?因为美国是一个把法治绝对化的国家,依照法治,他们是签过合同的,他们应该拿这个钱。美国老百姓很不高兴,奥巴马总统也很不高兴,但是没办法。中国正在探索新的法律制度,来避免这样的问题,我们要考虑一个国家整体的核心利益和一个社会的道德良心。对于涉及国家核心利益和社会良心的少数重大案件,我们会在法治的前提下考虑用政治方法来处理,以防止法条主义可能带来的危害,所以中国不会出现金融大鳄造成金融危机后还可以拿巨额奖金的事情。

  至于坏皇帝的问题,我说,实际上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我们汲取了中国历史上的教训,汲取了“文革”的教训,现在中国的最高领导人有严格的任期制,还有集体领导制。我们有一个渊源流传的传统——选贤任能。中国的一个省往往相当于欧洲五六个国家那么大,想要治理好很不容易。我们的制度还需要进一步完善,但是我们不大可能选出像小布什这种领导人,因为他远远低于中国人对国家领导人的要求。而在美国这样的制度下,你不能保证下一个总统比小布什强。如果那位佩林当选,恐怕还不如小布什。换言之,中国选贤任能的模式对美式民主模式是一种挑战。虽然选贤任能模式还可以改进和完善,但已经可以和美式民主进行竞争。

  玛雅:福山质疑中国的政治制度,认为中国可能出现“阿拉伯之春”,言外之意,还是历史终结论?

  张维为:福山先生讲历史的终结,要我说,不是历史的终结,而是不同的民族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