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宋文洲:钓鱼岛纷争可能将告一段落

2013-04-10 15:00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4月8日,日本共同通信记者在华盛顿采访了前美国国务卿助理坎贝尔(Kurt M. Campbell),询问了野田内阁将钓鱼岛国有化时的一些经过。坎贝尔当时是美国主管东亚事务的核心人物。

  坎贝尔向记者说,野田内阁在要将钓鱼岛“国有化”之前,曾到他那里去商量过,他警告日本“有引发危机的可能”,并“强烈地忠告日本”不要购岛。

  从这个报道里可以窥出三个问题

  首先,美国并没有在背后支持日本购岛。如果支持了,在中国公务船对钓鱼岛实施经常性巡逻之后的现在,美国不可能发出这样的声音,那等于在证明自己无能。我们一些媒体甚至有些现役军人喜欢过于将美国妖魔化,今后要注意保持冷静的头脑,任何判断都必须实事求是,追根溯源,不能哗众取宠地随意臆想。

  其次,日本媒体一直在给自己壮胆。我每天都和日本媒体接触,回顾购岛闹剧的前前后后,日本媒体总是把日美同盟拉出来给自己壮胆。为了得到一点强心剂,媒体和右翼煞费苦心,非要从希拉里那里嘴里抠出一半个壮胆的言辞,并加以放大。

  第三,日本人最听美国的话。要想改变日本的舆论,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就是把美国的意见摆出来,并告诉民众这是美国的意思。上次参拜靖国神社戛然而止的理由,就是当时的小布什总统的父亲老布什的发言,他在美国和中国公开批判日本不应为二战翻案,结果马上见效。日本之选择在这个时候公开这个访谈,显然是有政治意图的,那就是日本政府也开始通过媒体说服国内民众要转向了。

  100分不是成功的外交

  至此,我的个人感觉是,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已经取得了有限度的胜利,我认为这个有限度的胜利才是真正的胜利。试想,钓鱼岛尽管是中国的领土,但中国此前没有经常性地派海监船前去执法,即使是靠近钓鱼岛的中国渔船船长都被日本逮捕,我们也只是抗议一下而已。

  今天,如果中国渔监海监船已经常性巡航,仅从这一点上讲,我国外交就可以打70分。当然,国民心理都希望大获全胜,然而外交更多的是艺术和回旋余地,100分的外交大绝不是成功的外交,甚至是短视易留后患的外交,国家长期战略利益或会因小失大。

  要求打100分的外交往往是走向0分的外交。过去日本取得了甲午战争的胜利之后,又和俄国在中国东北打起日俄战争,付出巨大代价,取得微小的胜利。本来日本政府希望以此取得俄国妥协,以收获胜利的果实,日本老百姓却得寸进尺,反对政府和俄国的谈判,要求战斗到底。愤怒的大众涌上大街游行,抗议政府的妥协,甚至纵火焚烧了很多政府机构。

  实际上那就是逼着日本政府走上军国主义不归之路的开始。最后,日本终于在密苏里号上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在外交上打了个真真正正的0分,也把自己钉到完全丧失主权的历史耻辱柱上。

  换位思考才是大国外交

  现在,是该坐下来和日本好好谈谈今后如何拯救中日关系,如何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的时候了。我们用了一副很有效果的药,但是见效快的药容易产生副作用,要把握时机,赶快进行调理,这才是大国外交。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历史上很多中国周边国家都或多或少地受过中国大国主义的支配。在中国国势孱弱时,他们的担心会小一点,在中国繁荣强盛时,他们的担心就会本能地加大。这一点,几十年前李光耀就曾提醒过邓小平。

  我们人类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被人伤害时念念不忘,伤害了别人却一笑而过,甚至毫无察觉,恰如辛晓琪的那首歌中所唱。我们究竟对周边国家有没有构成威胁,这不应该以我们的感觉为主,而是应该以别人的感觉为主。尽管有些对方的主观我们也没法照顾,但在不牺牲国家利益的前提下,尽量照顾到对方的感觉,才是大国外交。

  狭隘心理将会让“中国梦”破灭

  因出身成分,我家在文革时受尽欺辱。经常是一家人正在吃饭呢,父亲就被人揪去批斗。至今,被强迫观看批斗父亲的群众大会情景仍记忆犹新,给被关押在仓库的父亲送饭的情景也历历在目。我默默地陪着父亲在仓库里吃饭,尽量地慢慢吃,以此为由和父亲多呆一会儿。

  后来,当邓小平拨乱反正,给我们平反之后,我父亲并没有仇视那些打过他的人,反倒是那些人在路上碰见我父亲时总是不好意思地躲着走。我父亲总是主动迎上去说:“都过去了,也不能怪你个人。”我妈妈看到这个情景时,总是骂我父亲:“不长记性,不报仇就不错了,为什么要我们去主动搭话?”每逢这时,我父亲总是重复一句话:“狗可以咬人,但人不可以咬狗。恨一个人,就堵死一条路。”

  父亲的这些态度和教诲,是我一生的财产。我在日本创业做生意,不可能不受到各种各样的不愉快的事情,我之所以能够光明正大地克服困难,获得周围人们的帮助,都是因为我的这种性格。我深知妥协不是软弱,而是强大,不是自卑,而是自信。妥协不为对方,而是为自己。

  我们常说中国胸怀广阔,实际上就是中庸之道,就是适可而止。真正的大国,应该是以软实力开路,以硬实力为后盾。在这方面,我们不但要向我们的先人们学习,甚至还要向美国借鉴经验。

  很多人都认为中国有着美好的未来,但这只是可能,没有保证。如果我们在世界上被别人觉得是一个张牙舞爪的跋扈国家,尽管我们不认为是这样,那我们也将丧失实现伟大复兴的机遇,中国梦也只能是个梦。(作者宋文洲是经济评论家、日本软脑集团创始人,经常作为日本电视台嘉宾点评日本社会时事、企业经营)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