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雷希颖:美式反恐的另一记警钟

2013-04-17 13:25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新加坡《联合早报》4月17日发表文章:美式反恐的另一记警钟  美国波士顿当地时间15日下午先后发生了两起爆炸,截至出稿时,共造成3人死亡,百人受伤,这是美国自9·11后遭受到的又一起针对美国本土的“恐怖袭击”。本次“恐怖袭击”可能造成的影响究竟会有多大,暂未可知,但可以明确的,本次袭击与2012年美国驻利比亚大使遇袭事件一样,都给了美国政府一记重重的耳光:十二年反恐,越反越恐,越反越乱,越反越伤,美式“反恐”,到底该何去何从?

  反思美国过去十二年的“反恐”之路,“先战争,后民主”是“美式反恐”的标准模式:白宫首先依靠军事力量强行推翻一国政权,之后,再扶植亲美势力在所在国仿造美式民主模型,建立亲美政权。此模式看似经典,可实际的“反恐”效果又如何呢?从实际情况来看,阿富汗战争确实打垮了塔利班政权,也成功扶植起了美式民主的卡尔扎伊政府,可之后呢?新政权不仅未能重建有效的国家管理,还变得愈加的腐败和低效,日渐势弱的卡尔扎伊政府在美军撤退后随时都面临着塔利班卷土重来的风险;伊拉克战争成功推翻了萨达姆的独裁政府,也的确建立起了另一个美式民主的什叶-逊尼-库尔德联合政府,可接下来呢?分裂主义盛行,种族、派系和宗教的冲突日益加剧,恐怖袭击频频发生。

  美国为了这两场反恐战争,耗费了万亿美元的军费,阵亡了近5000的士兵,其国内经济也为此坠入了深渊。可是,“恐怖主义”在这两个被“反恐”反得最猛烈的国度,不仅未被消灭,反而日趋壮大。更让美国人难堪的是,随着美国“反恐行动”的“深入”,“恐怖主义”活动由原先的小区域实现了世界性的扩张:从东亚到中亚,从中东到非洲,从北半球到南半球,“恐怖主义”的发展速度已远远超出了各国的预料。面对这样的结果,我们不禁要问,美式反恐错了吗?如果错了,它到底错在哪了?

  要解决这个问题,恐怕还需要从催生恐怖主义的原因开始探寻了。到底是什么催生了“恐怖主义”?是经济的贫穷?是政治的争斗?还是宗教的教唆?在笔者看来,以上的所谓原因都只是一种表象,都只是催生“恐怖主义”的一个“催化剂”——在不同的背景下,不同的区域里,不同的时代间,“催化剂”的具体形式和方式都是异同的。但无论是何种“催化剂”,它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它们都催生了人们内心的“仇恨”,而这份“仇恨”就成为了之后的所有“恐怖主义”的源头。

  所以,真正的“恐怖主义”的根源应当是人们内心的“仇恨”——一份可以由经济上的贫穷、政治上的不满、文化(宗教)上的分歧,或者个体心理和性格上的残缺等催生的,或许针对个体,或许针对社会,或许针对国家的“仇恨”。只要有了这份“仇恨”,“恐怖主义”自然也就拥有了“滋长”的土壤。

  在明白了“根源”后,就不难解释美式反恐为什么失败:治标不治本,治表不治根的美式反恐,如何能成功?换句话说,战争,可以推翻政权,但却无法消除人们对美国的仇恨,相反,战争只会增加受害国民众对美国的仇恨;美式民主,可以被植入进新政权,但同样无法消除催生那些“仇恨”的“催化剂”。民主并非有解决宗教冲突,化解种族矛盾和调和分离主义的天然功效。不仅如此,民主在以上国家,连有效刺激经济的功能都不具备(别提伊拉克,如果不是国际制裁,萨达姆时期伊拉克的经济发展不会比新政权差。经济发展的早期是离不开“专制力”和有效调控的)。因而,美国十二年的反恐注定了会遭遇当前的窘境和失败。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它与2012美国驻利比亚大使馆遇袭事件一样,它们是结束,也是开始;它们是教训,也是经验;这两次事件,从境外回归到了美国本土,这也预示着美国未来“反恐”之路的艰难。在面临新一轮恐怖袭击浪潮时,美国人以及国际社会是否能够真正的冷静下来重新思考如何“反恐”这个极度复杂和敏感的问题呢?是继续以暴制暴的反恐,还是有针对性地一步一步的消除“恐怖主义”滋生地的各类“催化剂”和“仇恨”呢?

  作者是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中东问题评论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