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罗援:腐败不除,军队将未战先败(访谈)

2013-05-03 15:44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日前,著名军事专家罗援少将做客环球网,就当前复杂的周边局势、网络舆论、军队治腐等问题,与环球网网友进行了交流探讨,下面是对话实录。

  呼吁“飞将”,是民众对英雄主义情怀的呼唤

  环球网网友:中国历来奉行的都是和平共处原则,但是近年来,我国在捍卫领土主权方面却处处受到挑战,相当数量的中国民众呼吁“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中的“飞将”能现身,请问罗将军对于民众的这种呼吁如何看待?

  罗援:这是国民对中国军人的期盼,也是对英雄主义情怀的呼唤,更是对我党我军那段苦难辉煌的追忆,同时也表现出国民强烈的忧患意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军民同心,力可断金。“不教胡马度阴山”是我们中国军人责无旁贷的义务和使命。南北朝时期的丘迟在《与陈伯之书》中写道:“闻鼙鼓而思良将。”民众的呼吁对我们军人来说既是压力更是动力,我们自当以此为鞭策,各个争当保家卫国的“飞将”、“良将”,不负人民的期望。

  环球网网友:大国崛起的国防,必当有“飞将”在,否则从何谈崛起。对于我国未来的国防建设,在高科技发展与人才培养方面,您觉得应该如何打造?

  罗援:现代战争条件下,人仍然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决定性因素,因此必须锻造高素质的军事人才,一方面从军事院校培养,一方面从地方院校“借鸡孵蛋”,一方面从部队优秀士兵中选拔。同时,要在部队日常训练中加大高科技含量。部队训练一定要贴近实战,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必须从难从严从实战需要出发训练部队,要把对抗因素作为训练的主题,在对抗中提高技能和素质。最重要的是,部队一定要恢复和弘扬我军的光荣传统,倡导“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有了这种精神,再加上高科技的翅膀,我军将如虎添翼。但这里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你必须是一只虎,而不能是一只猫。

  环球网网友:您一直将国防教育当成一项任务来做,甚至在湖南卫视一档收视率极高的娱乐节目出镜,讲解国防知识,您如何评价中国的目前的国防教育现状?一些网友认为最好的国防教育就是搞军营开放日,您认为在中国大陆是否该搞军营开放日?如果从保密方面考虑,我们的一些部队专门向外国人开放,既然可以向外国人开放为何不可以向国人开放呢?

  罗援:国防教育必须走入课堂,走入社区,贴近市民,贴近青年。从我参与湖南卫视几档青年喜闻乐见的娱乐节目来看,孩子们还是挺喜欢军事题材的节目的,还是热爱我们的国防的,特别是有爱国激情,崇尚我们的英雄。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把他们的爱国潜质激发出来,调动出来,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简单的说教不行,枯燥的灌输也不行,必须与时俱进,或者寓教于乐;或者将心比心,以心换心;或者深入浅出,以理服人,以情感人;或者用现代传媒手段,吸引人、感召人,引人入胜。总之,国防教育应该有新内容、新形式、新手段。

  军营开放日,我觉得是一种很好的国防教育形式,让市民走进军营,贴近军人、贴近装备。但要有前提条件,就是不能影响军队正常的战备、训练,不能泄露军事机密,不能给基层部队增加更多的负担。其实,一些部队利用“军事日”、“空军节”、“海军节”已经向地方官员和民众开放了。我认为以后可以以“对外开放部队”为试点,逐渐摸索经验,在特定时间,有限度有重点地对民众开放。

  对“否认钓鱼岛”的人应区别看待

  环球网网友:我国当前正处于外部形势复杂的时期,我们注意到一个很诡异的现象,那就是有些人认为钓鱼岛毫无价值,并抨击一些力争维护钓鱼岛、南海主权的爱国将领。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呢?

  罗援:对提出这些观点的人不能一概而论,有些人是认识的问题,极少数人是立场的问题。如果是认识的问题,我们可以各抒己见,取长补短,也许你的观点有合理成分,也许我的观点有合理成分,如果我的观点有问题,那我闻过则喜,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真理总会越辩越清。如果有些人是立场的问题,那么,我们只能鄙视之,因为这些人连国家都不要了,何谈什么钓鱼岛?他们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被人民所唾弃。

  在认识辩论的范畴内,一些人认为我国当务之急是确保战略机遇期,只要再给我十年时间,等国家发展起来了,再收复失地也来得及,这有一定的道理。但问题是,人家会不会再给你十年的战略机遇期,美国重返亚太是干嘛来了?你发展,人家也发展,我们前几年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是以人口红利为代价,以环保为代价,以市场和土地为代价换来的粗放式发展,以后老本吃得差不多了,还能这么高速发展吗?而且,海洋资源的问题时不我待,被别人掠夺一些就少一些,我们要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着想,要为他们的可持续发展负责。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改革已经进入攻坚阶段,国内国外两个大局如果协调不好,内部矛盾很可能外溢,外部矛盾又有可能引发内部矛盾。这就要求我们在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基础上,维护周边和平与稳定,始终把国家的主权和安全放在第一位,战略机遇期只能积极争取,而不能消极守成,消极守成的结果只能是“守而不成”。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钓鱼岛是一个荒无人烟的荒岛,既不产生GDP,又不能给我们纳税,何必为这么一个荒岛与日本人搞得不可开交?”我认为说这样话的人,起码是一种战略上的短视,我们的渔民在钓鱼岛附近海域打捞出那么多的鱼,叫不叫GDP?我们在东海春晓油田打出那么多油气,叫不叫GDP?即便钓鱼岛现在不产生GDP,你敢担保它以后也不产生GDP吗?想想当年左宗棠抬着棺材进新疆,还有许多人说新疆是不毛之地,现在看,新疆是我们多么富有的一块领土啊!再退一万步说,即便钓鱼岛现在、将来、以至永远都不产生GDP,它也是我们的领土啊,谁也不能把它从我们手中抢走!你说钓鱼岛没有价值,那日本人又不是傻瓜,它为什么抓着钓鱼岛、东海不放,因为它认为钓鱼岛有重大经济利益、地缘战略利益,并具有重大军事价值。因此,钓鱼岛绝对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荒岛,我们对钓鱼岛必须寸水必争、寸土必争。

  美国要“封锁中国”?有心无力

  环球网网友:《日本经济新闻》3月20日报道称,美日将围绕钓鱼岛问题制定一份“共同防卫计划”,如果中国海军军舰在钓鱼岛领海内使用武力,这份防卫计划将作为美日共同的行动指南。美国此举有何目的?是否意味着中美在钓鱼岛将会有发生直接军事对抗的可能呢?

  罗援:我一直怀疑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别有用意,一是用钓鱼岛问题说事,为美国战略东移寻找借口;二是分散中国的战略注意力,干扰中国的和平崛起;三是离间中日关系,它好从中渔利。美国一方面承诺“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款适用于钓鱼岛,一方面扬言要与日本制定一份关于钓鱼岛的“共同防卫计划”,其实质是要吓阻中国,他是想挑逗中日之间“吵架”,但吓阻中日之间不要“打架”,以免他卷入进来。我们要告诉美日的是:我们不怕!美日之间任何针对中国的条约,只能权当为我们激励斗志的“磨刀石”。当然,我们在战略上藐视敌人的同时,在战术上也要重视敌人,从预案上、战法上、装备上、部署上做好应对之策。

  环球网网友:美国《战略研究》杂志2月12日刊登军事专家肖恩·米尔斯基的文章,探讨一旦爆发战争美国对中国实施海上封锁的可行性。米尔斯基认为封锁是对华军事行动的最佳方案,能够摧毁中国经济潜力,迫使中国承认失败。您认为美国对中国实施海上封锁可能性是否存在?一旦美国对华实行海上封锁中国能有效应对吗?

  罗援:美国有没有封锁中国的意图是一回事,有没有封锁中国的能力是另一回事。意图可能有,能力绝对做不到。中国幅员辽阔,东边不亮西边亮,光海岸线就有1.8万公里,有7~8个海上邻国,有些与中国友好,有些持中立立场,美国怎么封锁?美国现在采取的封锁政策是“由点连线,由线到面”,就是先把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五大军事同盟作为战略支撑点,然后以亚太地区的三个岛链为三道封锁线,最后将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五大军事基地群连成一片,对中国构成围堵。我们要破解美国的围堵,首先要提高自身的综合国力,加强海空军建设和远距离投送能力建设。其次,在外交上纵横捭阖,广交朋友,借道出海。第三,另辟蹊径,绕过美国的封锁,寻找新的战略通道。

  环球网网友:您曾多次的呼吁要成立海岸警卫队,这次国家海警局设立算对您的呼吁一个回应,对此您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吧?海警局对于中国未来在维护海洋权益方面有哪些意义呢?未来的海警局的舰艇将会装备重武器吗?

  罗援:整合国家海洋执法力量是多位专家的共识,不是我个人的独到见解,现在得到了落实,我感到非常欣慰。这既体现了国家有关部门对专家学者意见的重视,又使我们的海上维权斗争处于一种更加有利的地位。以前,我们的海上执法力量过于分散、过于单薄,有人形容为“九龙治海”,分头管理,只能造成资金分散,重复采购,低层次循环。现在“九九归一”形成了一个战略铁拳头,提高了海上执法的有效性。另外,以前我们的执法船只对外称之为公务船,最多只能配备水炮,而日本巡视船对外称之为海警船,配备的是40炮、20多管炮,以我们的水炮对抗别人的火炮,早晚要吃亏。现在,我们重组国家海洋局,对外称海警局,就可以装备一些自卫武器,原则上说,我们的对手有什么,我们就可以有什么,而且要比对手强,我们还可以将一些退役的海军舰艇经过改装后转隶给海警局,增强其执法和自卫力度,否则我们不是自己组织一个海上活靶子让对手打吗?

  应对美国,要“师夷长技以制夷”

  环球网网友:您在2013年两会提案中提到了生物安全的问题,并呼吁要警惕敌国以转基因物种等武器打击中国,还建议设立生物安全国家实验室暨鉴定中心。网络最近几年一直都在热议转基因问题。您是如何看待转基因这个问题的?

  罗援:关于转基因问题,学术界和网友中分为两派,一派认为应该积极发展和引进转基因,以解决我国农产品的不足;一派认为应该坚决杜绝转基因,因为它有可能危害中华民族的人口安全。我不是生物学家,对此没有更多的发言权。但我是一名军方学者,有义务关注国家的人口安全、生物安全和粮食安全。因此我建议,不管转基因是否有害,都应该立即成立转基因国家实验室暨鉴定中心,口舌之争,徒而无功,与其坐而论道,不如退而结网,应该尽快加强对转基因的研究,如果转基因无害则大力推广;如果有害则坚决杜绝,并通过研究寻找出应对之策。对于引进国外的转基因农产品应该持谨慎态度,不能由一家发许可证,必须从地方和军队两个独立的系统分别拿到两个许可证才能放行。

  环球网网友:2013年3月12日,美军网络司令部司令基思·亚历山大说,美国国防部正组建多支网络安全部队,任务是打击对美国发动电子攻击的威胁。亚历山大说,美国正组建40支网络安全部队,其中13支主要专注于“进攻性”行动,另外27支负责网络安全监控、相关培训和后勤支持,所有40支部队将在2015年秋季前全部建成。众所周知,美国是第一个公开宣称要对他国进行网络战和拥有世界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网络战部队的国家。对此中国该如何应对,是否应该组建真正意义的网络战部队?

  罗援:根据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发布的《2011年中国互联网网络安全态势报告》提到,2011年,美国以9500多个IP地址控制中国境内近885万台主机,有3300多个IP控制境内3400多家网站。美国还可以通过其控制的IP地址通过机器隐身群发,在两个小时内发送近70万条虚假信息覆盖我国的主要网站。由此可见,现在网络战的大户来自美国——来源地来自美国,最先进的技术来自美国,许多IP地址来自美国,连一些电脑的后门、病毒和逻辑炸弹也来自美国,美国也是少数拥有网络战部队的国家之一。因此,世界上众多的网络受到攻击、侵害,不能不让人怀疑是来自美国,而美国又经常恶人先告状,给人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我们的应对之策很简单,就是“师夷长技以制夷”,总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当然,我们不会走老路、走他人之路,必须搞不对称发展,“照着猫要画出虎来”,在创新中获取后发优势。

  腐败是军队战斗力的第一杀手

  环球网网友:2012年12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视察广州战区时提出“强军梦”,要求军队“能打仗、打胜仗”和从严治军。随后,中央军委下发了《中央军委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十项规定》的通知,做出严格的规定,给予享乐派沉重的一击。刘亚洲上将说:“和平年代,太平盛世,一个政党、一支军队最难做到的是居安思危,最需要警惕的是腐败、享乐一点点侵蚀我们的优良作风。”这些事件向公众传递了一个什么信号?您认为什么才是有效治理军队腐败的良方?

  罗援:习主席主持军委工作以来,大力整饬军纪,要求军队各项工作向“能打仗、打胜仗”聚焦,抓住了军队建设的根本和关键。军队是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特殊的武装集团,生来就是为打仗的,军人不言战谁言战?我们备战,并不等于说我们是好战。能打仗、打胜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我们军人的圣神职责,如果“招之不能来,来之不能战,战之不能胜”,那就是最大的违宪、最大的失职。因此,军人必须要天天“想打仗”、想打仗的军人还要“会打仗”,会打仗的军人更要“敢打仗”,这样我们才能成为威武之师、文明之师、胜利之师。

  不可否认,军队现在存在着一些腐败问题,我认为腐败是军队战斗力的第一杀手,腐败不除,未战先败。惩治腐败问题首先要依法治军,制定看得见、摸得着、记得住的规章制度,任何人不得踩高压线;第二要从严治军,从高级领导干部做起,对违纪违法者行霹雳手段,绝不姑息迁就;第三要恢复和弘扬军队的光荣传统,艰苦奋斗、勤俭节约,保持和人民群众的鱼水情;第四要加强警示教育,以反面案例为教材,警钟长鸣;第五要从源头抓起,管住钱、管住车、管住房、管住家属子女、管住身边工作人员——我认为现在最大的腐败是吏治腐败,凡买官、卖官者严惩不贷;第六,要加强监督,自查、互查,并接受民众和舆论的监督检查。

  我不是“逃兵”,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环球网网友:据了解,您开设微博,发出正能量声音,却屡屡遭到围攻,这是不是敌对势力在刻意抹黑我军方的形象,里应外合迫使我国在领土主权上做出妥协?据坊间传言,只要中国出现一个鹰派,那这个人必将会被打压,再结合“钓鱼岛”无用论的声音以及您在微博上被围攻的情况,这种传言说明了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

  罗援:似乎没有那么悲壮,我上微博的动机其实非常单纯,就是为了澄清一个日本右翼团体散布的谣言,他们说我要把“十三万日本在华人员扣作人质”、“要轰炸东京”,一派胡言。我根本没说过这些话。没想到这个谣言竟在微博上传播,我不出来澄清行吗?正是为了及时传播准确信息和正能量,我才上了微博。没想到开微博半天,粉丝量超过7万。感谢广大网友对我的关注,特别要感谢那些支持我、理解我的网友和对我提出善意批评的网友们!

  有些网友在未了解真相前说了一些过激的话,我也能理解,人家造谣说你是“逃兵”,谁不对“逃兵”气愤啊?轮到我,我也会义愤填膺。但问题是,我不是“逃兵”,还是那句话,“我不贪、不腐,上过战场,不是裸官(妻子、子女、兄弟都在国内——这些我已经反复说明过了),有底气说硬话”,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在11军时的战友们自发起来集体为我辩污,证明我上过战场,在1972年、1973年我作为军工作组成员,参加过抗美援老挝作战。我在1978年1月调入军事科学院时,尚无任何对越作战的信息,而且是和包括我的作训处长在内的5人一起调到军队院校的,如果有作战信息,调谁怎么也不能调作训处长吧!了解历史的人都会知道,当时中央决定惩罚越南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越南侵略柬埔寨,企图称霸东南亚,而越南侵略柬埔寨是1978年底的事,中央军委召开会议决定惩罚越南也是1978年12月的事,在1979年1月小平同志出访美国,还向美国通了气,1979年2月17日正式打响对越自卫反击战。而这时,我们几人奉命调到军队院校已经有1年多的时间,怎么能说是临阵脱逃呢?完全是“莫须有”的罪名。

  通过微博事件,我真正理解到为什么历史上中国许多爱国将领总被佞臣小人戴上“莫须有”的罪名,他们的手段何其相似乃尔。我虽然不能和那些爱国将领相比,但爱国之心是想通的,就是——精忠报国!我非常感谢在自己名誉遭到诬陷的时候,广大网友们给予了我支持和理解,特别是同生死共患难,荣辱与共的战友们纷纷出来为我辩污,他们发帖子说,“11军的战友们集体为罗援证明,他不是逃兵,他与我们一起上过战场,绝非贪生怕死之辈。他1978年1月调入军事科学院时尚无作战信息,而且是集体调动,我们可以作证”,让我非常感动!他们送给我郑板桥的一首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我会以此自勉。

  至于这次微博事件是不是一场网络战、舆论战,大家可以到网上去看一看,造谣污蔑、污言秽语难道是正常的意见交换吗?难道这就是他们说的“言论自由”吗?对党、对社会主义、对老一代革命家的恶毒攻击难道就是他们说的“遵宪守法”吗?为日本侵华史张目,高呼“大日本帝国万岁!大皇军万岁!”难道就是他们的“客观史观”吗?公然自称是“公开的汉奸和带路党,所有的五毛、毛左、爱国者、集体主义者、民族主义者们,都是我的敌人”,对这样的人难道不应该共讨之吗?更令人深思的是,当那些诬陷我的谣言一出,境外一些媒体马上出来呼应,说什么“解放军少将,鹰派代表人物罗援原来是逃兵,以后他再出来说硬话没人信了”。一语中的,这就是他们编造“逃兵”谎言的真实用意。可当真相大白、我的战友们出来为我证明后,他们竟然集体失声。难道这就是他们新闻的“公正性”、“客观性”吗?我可以出示调令,证明我是1978年1月调入军事科学院的,那些攻击我是“逃兵”的人,哪一个人可以拿出证据证明中央军委在1978年1月之前已经决定实施中越反击作战?如果有,我宁可背上这个“骂名”,否则就请他们收回他们的谣言!我的妻子子女一直都在中国国内生活工作,他们单位的同事和我们周围的邻居朋友都可作证,但有些人却无中生有,说他们在美国,这叫不叫造谣?造谣者要不要受到法律的追究?好在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好在法律没有睡觉!

  最近,我在某网站上看到一位署名为“刘大娘”的网友写的一篇文章,其中披露,“美国2012年总统参选人、前驻中国大使洪博培日前在CBS辩论节目中曾泄露过美国精英阶层的打算:‘我们应该联合我们的盟友和中国国内的支持者,他们是被称为互联网一代的年轻人。中国有5亿互联网用户,8000万博主。他们将带来变化,类似的变化将扳倒中国(take China down)。与此同时我们将获得上升机会,并找回我们的经济生产力量。这就是我作为总统所要做的。’说得更直白些,美国将利用上述‘五反’(反国家、反民族、反人民、反社会主义、反开国领袖)军团给中国制造政治动乱,从而扳倒中国、肢解中国,美国借此进一步掠夺中国财富,稳固世界霸权。”

  如果该博文所披露的事实属实,这叫不叫网络战?舆论战?不过,我也赞同一位北大教授在《环球时报》上对我善意的劝告,他说上微博不是单纯来战斗,还可以交朋友,聊家常,了解不同的声音。应该说,对这个新媒体,我正在逐渐熟悉、适应。

  环球网网友:“鹰派”和“鸽派”怎么样合作才能有效捍卫中国的国家利益?

  罗援: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必须搞好顶层设计,在国家总体目标的牵引下,分工合作,有人唱白脸,有人唱红脸,甚至可以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该透明的时候就透明,不该透明的时候就保密,一切以国家核心战略利益为最高考量。鹰派必须是理性的鹰派,鸽派必须是剽悍的鸽派。最近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关于钓鱼岛问题的表态就很给力。我常说,我不否认自己是鹰派,但我长的是鹰的眼睛和爪子,而同时又长的是鸽子的头脑和心脏。也就是说,我们“尚武”,但我们又“崇和”。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