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梅新育:贸易到哪里,舰队就到哪里

2013-05-08 08:58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观察者网5月6日发表文章:贸易到哪里,舰队就到哪里  “辽宁舰择机远航是肯定的,航母不是宅男,不可能总呆在军港里”——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在4月25日记者会上的这段话再度激起的不仅仅是军迷们的热烈讨论和遐想,更有经济界的热切期望。原因无它,贸易跟着国旗走,而中国早已是世界最大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对外贸易依存度大大高于美国等传统经济大国,与之对应的风险也大幅度提高,需要一支强大的海军为我们的海外国民人身安全和海外利益提供强有力的保障。海军境外作战的胜利,常常又是一个新兴大国崛起的先声;十九世纪初美国海军远征巴巴里海盗巢穴就是如此,这个新兴国家的旺盛生机由此得到了充分展现,美国海军保卫国民生命财产战斗的胜利与对外经贸拓展的成功形成了良性循环,推动美国一飞冲天。

  所谓“巴巴里海盗”,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时期以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利比亚为基地的北非穆斯林海盗的统称。自从希腊血统大海盗赫伊尔丁•巴巴罗萨于1518年(明正德十三年)占领阿尔及利亚而受封奥斯曼帝国阿尔及尔总督以来,这几个名义上的土耳其属国发展成了十足的海盗国家,在“圣战”的旗帜下,海盗成为当地穆斯林男性趋之若鹜的理想职业,就是性命金贵、舍不得冒险亲自出海抢掠的阿拉伯和土耳其富商,也纷纷投资参股海盗私掠船队,分享海盗的红利,时间远在英国大盗弗朗西斯•德雷克之辈组建海盗公司并吸引伊丽莎白女王参股之前。当地国库岁入的主要来源也是对海盗所得俘虏、战利品征收的定额捐税,阿尔及尔海盗抢掠的财货和奴隶向当地政府上缴的税率为1/8。

  巴巴里海盗横行之时,他们的阴影笼罩几乎整个地中海北岸和东大西洋长达三百年之久,就连荷兰丹麦瑞典等北欧国家的船舶和商民也不能幸免。船货被劫倒也罢了,更可怕的是人口被掠卖为奴。

  须知自从阿拉伯帝国兴起并对外扩张以来,阿拉伯、土耳其直至中亚诸伊斯兰国家就一直是世界奴隶贸易的中心,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大量役使奴隶承担苦役和性奴之职,阿拉伯帝国倭马亚王朝前期军队中一个小卒也往往拥有多达10个奴隶伺候,王公贵族一家拥有千名以上奴隶更是司空见惯。为了满足如此广泛、巨大的奴隶需求,各伊斯兰国家上千年间持续不断从四面八方掠夺贩卖各个种族的奴隶,无论是东亚黄种人还是欧洲白人、非洲黑人,一概不能幸免,一些文明古国因此出现了剧烈的社会倒退。波斯早在公元前六世纪的居鲁士大帝时就取消了奴隶制,给后世留下了释放“巴比伦之囚”的佳话,但时隔千年,在伊斯兰征服之后,奴隶制在这个古老的文明国度复活并盛行;印度历史上本来不曾建立过奴隶制,古希腊史学家对此惊讶之余大书特书,但阿拉伯帝国兴起后,外来穆斯林征服者从此地掠卖奴隶,动辄数以万计。1018年,阿富汗伽色尼王朝(962—1186年)苏马茂德洗劫印度曲女城,一次就掠走5万名印度奴隶在喀布尔及中亚各地奴隶市场出卖,路上被折磨死亡者还不计算在内。后来欧洲人贩卖黑奴,实际上不过是利用了阿拉伯人、突厥人数百年间发展起来的“成熟”的黑奴捕俘、贩卖网络,欧洲人贩卖的黑奴数量也未必有阿拉伯人和突厥人那么多。这种掠夺、贩卖奴隶的传统之深厚,以至于苏联解体后车臣叛离俄罗斯期间,奴隶制一度死灰复燃,车臣匪帮掠夺贩卖了许多俄罗斯平民为奴,甚至某些俄罗斯军人也未能逃脱车臣奴隶主的魔掌。

  在整个巴巴里海盗横行时期,数百万欧洲人被掠为奴隶,其中包括《堂吉诃德》作者米盖尔•塞万提斯。他1575年被巴巴里海盗俘虏,在阿尔及尔苦役5年,曾4次组织同伴基督徒逃亡却均告失败,1580年西班牙三位一体会修士为他募化得500艾斯古多巨款赎身,这位未来的西班牙文学大师方才得以返回西班牙。

  面对巴巴里海盗的威胁,欧洲国家不是没有动用过武力。17世纪中期之后,英法两国都曾出兵教训过他们,特别是在1654—1659年英西战争期间,英国海军名将罗伯特•布莱克(1599年—1657年)于 1655年春指挥27艘战舰出击突尼斯西岸法里纳港(Porto Farina)的巴巴里海盗巢穴,一举击沉巴巴里海盗战舰 9艘,摧毁其岸基炮群,更是开创了海战史上用舰炮打击岸炮之先河。然而,远见和毅力并不总是能够战胜姑息与苟且,由于太多的欧洲国家觉得向巴巴里海盗缴纳贡金买平安比镇压他们更轻松便利,在基督教世界已经赢得对伊斯兰世界的经济、技术和组织优势之后,巴巴里海盗仍然得以继续坐收来自欧美基督教国家的岁贡,其中也包括新生的美利坚合众国。自从1796年之后,美国每年向的黎波里缴纳岁贡8.3万美元。

  然而,一个壮志远大、生机蓬勃的新兴国家不可能永远忍受这样的屈辱;1801年,的黎波里的岱(dey)强求美国提高年贡金额,并为此派出巡洋舰攻击美国商船,就给杰斐逊总统领导的美国政府提供了率先奋起反抗敲诈勒索、扭转屈辱现状的时机。1801年5月15日,新上任的杰斐逊政府首次内阁全体会议一致同意派遣驱逐舰分舰队前往地中海保护美国的贸易。“这些国家的要求漫无止境,他们的允诺也不保险,我们面前真正可选择的办法就是:要么放弃地中海航线,要么在地中海保持巡航,或许同其他国家轮流来巡航”——杰斐逊总统此言展现出了这个新兴国家不同于当时许多欧洲国家姑息之风的决断;而从分遣舰队司令官爱德华•普雷布尔到上尉斯蒂芬•迪凯特,美国参战官兵的英勇顽强也让世人看到了这支新兴海上力量未来的远大前程。今天,美国海军陆战队军歌开头第一句就是“From the halls of Montezuma,To the shores of Tripoli”(从蒙特祖玛的大厅,到的黎波里海岸)。尽管第一次巴巴里战争没有完全实现杰斐逊结束缴纳贡金的目标,但的黎波里海盗头目们不得不收敛了自己的贪婪,同意签订条件优惠得多的新约。1815年,美国最终彻底结束了向巴巴里海盗缴纳贡金的历史,数百年来罪孽深重的阿拉伯-土耳其奴隶主集团由此被彻底打下深渊。时至今日,美国已经是世界海上力量第一大国。

  中国海军曾经有着光辉的历史,早在汉武帝时期就能够从华北远征闽广、朝鲜,隋唐时期就能够从海路投放数万乃至上十万大军远征割据东北的高句丽,明朝时期更扬帆直至东非海岸,杨仆、刘仁轨等名将为中国古代海军创造了辉煌的战例。但满清统治者的私欲驱使他们严厉钳制中国航海业发展,曾经独步全球的中国造船和航海技术大踏步倒退,曾经辉煌的中国海军退化为海岸和内河警备队,中国商人在海外的市场影响力随之步步退缩,直至最后中国本土彻底沦为半殖民地。而我们这支承担了再造中华历史使命的人民军队,也不得不从大刀长矛、小米加步枪、木船打军舰起步。

  俱往矣!今天的中国已经是全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头号制造业大国,经济实力赋予我们发展海上力量的能力,更向我们提出了保卫海外国民人身安全和海外利益的客观要求。百年来饱经忧患的我们热爱和平,但我们不惧怕挑衅;我们反对今日美国在许多事务上的霸权主义,但我们欣赏历史上美国扫荡巴巴里海盗、捍卫本国合法权益的英勇果断;我们无意主动出手寻衅,但我们有信心给挑战中国权益的当代巴巴里海盗们一个深刻教训;我们受益于开放的全球贸易体系,我们立志于为维护这个体系的安全与秩序做出应有的贡献。2008年12月26日,在我们政权和军队缔造者、扭转了300年来中国不断沦落命运的巨人诞辰之日,中国海军护航舰队开拔奔赴亚丁湾;今年正值历史巨人120年诞辰,让我们对我们的海军拭目以待。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