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庞中英:别过度解读中国介入北极治理

2013-05-16 02:35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北极理事会15日吸纳世界上最为重要的几个国家以观察员身份参加北极治理,这是全球治理在一个特定议题上的积极发展,有助于缓解和管理围绕着北极而来的各种全球“公域”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当就事论事,决不能将此泛政治化。

  当今世界上任何地区都面对着全球挑战,而且仅靠本地区的力量和努力不能基本解决这些全球挑战。欧洲人无法解决欧洲面对的全球挑战,而必须让非欧洲人来一起解决。早在奥巴马上台前,美国人就认为,即使是美国这样的全球超级大国,也不能独善其身,而必须与其他国家一道解决全球问题。

  北极地区是世界上特殊的地区,也面对着日益增加的全球挑战。单个任何一个“北极国家”以及它们组成的北极理事会也同样无法单独解决北极地区面对的全球挑战。北极的问题,无论是哪一方面的问题,从气候变化到资源开发,都会对世界其他地区和国家产生影响。所以,即使不是这个地区的国家,也有权利对该地区存在问题拥有一定的发言权。

  要充分解决北极面对长期挑战,必须让影响北极环境变化和受到北极变化影响的国家参加到北极治理进程中来。

  类似北极议题这样的全球治理,本来应该奉行的基本原则就是包容性的多边主义,以超越狭隘地缘政治考虑的干扰。诸如中国这样的与北极生态变化息息相关的世界经济大国加入北极理事会,不管身份如何,都有助于形成新型的全球治理。

  根深蒂固的狭隘地缘政治一直是全球治理的阻力。当然,即使在可预期的未来,世界更加全球化,人类面对的挑战主要来自相互依存,许多人的主导性思维仍然不会是全球主义的。我们必须理解和面对这一现实。但是,真正的全球治理将更加必要和急需。世界各国必须在自身国家利益与全球治理之间找到平衡点。

  这次让中国以观察员身份加入北极理事会,就是一个全球治理的迫切需要和狭隘地缘政治、国家利益相互妥协的一个过程。最终,因为中国在克服、解决全球问题中日益增长的不可或缺性,全球治理、多边主义、国际合作、人类安全的考虑终于占据上风。

  在一些北极国家,把中国介入北极事务不适当、夸大地做地缘政治、地缘经济争夺的联想是一个遗憾,我们应该从中汲取教训。中国介入北极治理,本来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大好事,对北极国家均有好处。这等于中国承认了自身的发展对北极生态的长期影响。北极国家可以通过这个机制与中国保持接触,以便迫使中国为保护北极生态承担国际责任。这样一个明显的道理,一些以地缘政治担心为理由的人就是想不到或者不愿意想,就是生硬地以为中国仅以区区观察员身份进入就会重新改写天下秩序。

  同时,笔者也想强调,许多国人对中国加入北极理事会一事高度关注,也有点不对头。如同那些反对中国成为北极理事会观察员的北极国家声音一样,一些关注和希望中国加入北极理事会的人,也是从狭隘而自私的利益和影响角度考虑问题,以为可以借此对中国施压,或者认为捧一捧中国可以捞到更多政治好处。而在国内有很多人为此欢呼,以为这也是中国成为世界强国的一个标志,甚至认为中国可以左右北极事务。然而,北极理事会决定其观察员一事,在欧洲、美洲、非洲,这件事根本没有受到太多关注。

  事实上,从地缘政治和国家利益的角度考虑问题,即使十分有理,也仅仅是一个角度,而且是个集体的自私和狭隘。中国不可能因此威胁到其他任何国家,也很难凭“观察员”的身份左右北极事务,而希望借此从中国捞些政治或经济私利的想法更是不靠谱。北极理事会只是全球公域治理中的其中一个组织,我们不应该为它打上太过沉重的政治标签。

  北极国际合作不能缺少中国。事实上,其他全球治理事务,都不能没有中国。在解决全球问题上,中国是一个最不可或缺的国家。北极理事会有了中国这个观察员,北极治理将从此进入一个新阶段。(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