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宋文洲:东京都知事批日政府逮捕保钓人士

2013-05-20 13:48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5月19日,我应邀参加日本富士电视台《新报道2001》节目,和东京都知事猪濑直树、参议员片山纱月一起做评论员。这是日本最著名的政治评论节目,加上其前身的《报道2001》,已经有了20年的历史,日本著名政治家,几乎都是这里的常客。

\

东京都知事猪濑(灰色西装)、宋文洲(深色西装)和日本议员片山纱月(条纹上衣)在节目录制现场

  去年,香港保钓人士登陆钓鱼岛时,时任东京都副知事的猪濑曾在推特上说应“将他们打晕扔回船上”的话,抛开对领土问题的争议,这种言论本身就明显侵犯人权和国际法。因为我和他有交往,所以就没有客气,直接在推特上质问他“这是个一流作家的言辞吗?”

  他当时给我的回答是“作为一个经济评论家,我很尊重你”,显然他避开了我的指责。石原慎太郎离任后,猪濑当上了东京都知事,从石原慎太郎的配角,成为日本主流政治家。上台后,猪濑就打出“从东京开始改变日本”的口号,和安倍遥相呼应,倍受媒体关注,那时的猪濑鸿运当头,一时无二。

  可是,最近一个月来,猪濑有点不走运。他在纽约为东京争取奥运会举办权时,批评其他候选城市说“伊斯兰国家整天打架”等,这显然是侮辱竞争对手,是犯规行为。此话被纽约时报曝出后,猪濑开始还进行了一些反驳,但最后还是屈服了国内外的批评,做出了正式道歉。

  5月19日早上,我在富士电视台的会客厅里见到他时,马上就和他谈了他对中国保钓人士的态度问题。我建议他应该在推特上做些解释,该道歉的就要道歉。但我也说了,我背后没有任何政治背景,只是作为朋友的建议,回不回应,怎样回应,那是你的自由。只有当你真的认为自己有不当之处,才有意义。

  他马上向我解释他的想法:“我有用词不当的地方,这个我错了。但是推特太短,我的意思也被大家误会了。我不是希望殴打中国保钓人士,而是希望不再要发生逮捕事件。不应该逮捕他们,而应该想办法在海面上让他们离开,这样冲突就会小得多。逮捕中国保钓人士的处理方法是民主党政府的错误。”

  我不知道猪濑当时是怎样想的,起码他现在是这样想的,起码他承认当时不应该逮捕保钓人士,批评了当时日本政府的做法。

  因为5月20日我在北京还有安排,电视节目一结束,我就去了机场。在我将要登机时,猪濑打来电话,和我商量如何写推特,我说你不要勉强,你实话实说就是了。显然你是受我的影响后,才决定在推特上做解释的。你可以说出来,不然你的选民会感到突然的。

  3个半小时后,我到了北京。当我打开自己的推特时,猪濑已经在自己的推特上做了解释。这是他的原文。

  \

  “在《新报道2001》那里见到久违的宋文洲先生,我说应殴打香港活动家,不让其登陆的表达方式,引起了误会。我告诉他我的本意是,应不让他们登陆,应在水面上就让他们回去,而民主党政权却故意让他们登陆,然后将他们逮捕,这是在做什么呢?宋先生很宽容,微笑着说明白了。”

  不一会儿,猪濑发现把我的姓“宋”写成“宗”了,就又马上道歉“宋先生的汉字写错了,对不起。”

  \

  于是我也给他发了推特,写到“猪濑先生,知道了你的真意很好。你改错的真挚态度令我感动,今后我还会支持你的。”

  政治家都是和我们一样的人,也为一口饭,有时也不得不迎合潮流。猪濑本来是一个著名的作家,我对他的很多思想很钦佩。他的著作里有很多对日本发动战争的严肃批评和深刻反省,并且强调现在的日本社会里也存在和战争时期同样的因素。我为此还专门请教过他细节,这也是我从根本上信任他的原因。

  作为一个已经成为日本政治主角的他,能正式批评当时日本政府不应该逮捕香港保钓人士,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举动了。

  中日关系早晚会正常化,这是大多数中日国民的共同愿望。除了那些死心塌地地要破坏中日关系的人之外,我们应该争取所有善良的日本朋友,只要他们和我们一起向前看,大家都是同路人。(作者是经济评论家、日本软脑集团创始人,经常作为日本电视台嘉宾点评日本社会时事、企业经营)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