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陈先奎:新大国外交,印度是最佳突破口

2013-05-22 02:35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改革开放以来,美国长期被摆在中国大国外交的首要位置,不仅极大推进了中国国内的现代化建设,在中国的大国外交中也确实起到了“纲举目张”的作用,直到中美关系成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大国关系。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在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又具有与日本完全不一样的独立自主的大国地位、大国潜力和大国道路时,中国崛起基本上已触及美国可接受的极限。中国要么“自废武功”,驯服于美国,要么突破美国的打压与遏制,独立自主地发展成为世界平等大国。除此以外,中国对美国就不应抱有任何幻想。我们今后不仅要继续高度关注对美外交的首要地位,更要在美国之外寻找中国大国外交的真正突破。

  中日合作可构建亚洲一体化,引领亚洲崛起,推动真正亚洲世纪的到来。但美日同盟是美国霸权一个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突破美日同盟与突破美国霸权具有同样的风险与难度。另外,在美国仍具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日本国内以美日同盟为基础、遏制中国崛起、保持日本亚洲主导权的战略选择仍占主流。中国大国外交要从日本突破并不现实。

  中欧合作的前景比较光明。近年来中德、中法合作在相当程度上缓解了中国和平崛起的国际压力。但一方面,中国崛起的压力主要在亚洲,欧洲难解中国大国外交的亚洲之渴;另一方面,欧盟在坚持西方价值观、维护发达国家既得利益、确保西方霸权方面,在根本上接受美国的领导与协调。可见中欧合作有局限性。

  中俄战略伙伴关系是中国突破大国外交困境的一大亮点。不过,俄罗斯具有相当突出的大国霸权外交传统,虽然在重新统一其传统势力范围之前不可能威胁中国,但确有某种意义上的不确定性。而且俄罗斯的人口、经济规模及其发展潜力相对不足,中俄合作难以引起21世纪大国力量对比的根本变化,也就难以从根本上突破中国大国崛起的外交瓶颈。

  那么,唯有印度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已经聚焦于中国崛起的21世纪世界大国格局。印度及中印合作是中国大国外交的根本突破口。

  中印两国都是东方文明大国和新兴工业大国,都是发展中国家的领头羊,而且都奉行以发展中国家为立足点的独立自主的大国外交,即使在美国重返亚洲,中国陷入外交困境之际,印度仍拒绝与西方合作遏制中国。最近,印度又坚持和平协商解决了中印之间的边境“帐篷对峙事件”,再次凸显了中印合作的深刻基础和巨大潜力。

  更重要的是,第一,中国硬件扎实,印度软件发达;中国国企强大,印度民企活跃;中国制造业领先,印度服务业发达;中国大幅度开放,印度民族保护有方;中国在世界资源利用方面具有技术和资本优势,印度享有更好的国际环境等,两国的深度合作与发展具有很强的互补性,能产生巨大的合作红利。

  第二,中印两国人口占世界1/3,由此带来的市场、经济等规模超常,发展潜力巨大。中印一旦深度合作,亚洲一体化轴心自然重构,中俄印欧亚大陆轴心必然形成,欧美诸国无力遏制。中印等新兴大国与美国霸权的新型大国关系就有希望最终形成,日本也必将受中印合作的强大吸引而提前回归亚洲一体化。

  第三,到2030年,中印人口将达30亿,并且肯定都将成为世界大国。这必将促使美国提前从世界霸权大国演变为世界正常大国。▲(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