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尹承德:安倍的军国思想比他外祖父还进一步

2013-05-29 13:49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安倍继不久前声称他的内阁“完全继承”对日本过去侵略战争和殖民统治表示反省和道歉的“村三谈话”,说他“从未否认日本的侵略历史”,并为日本过去给“亚洲邻国造成巨大损失和痛苦”而“深感痛惜”,近日又主导自民党“收敛”此前的高调修宪态度,放弃原先计划在参议院选举竞选纲领中列入首先修改宪法第九十六条,即降低修宪门槛的政策主张。 这是“此安倍”对此前作出与此完全相反表态和说法的“彼安倍”的一次“自我否定”。他俨然从一个极右鹰派政客摇身一变为一个温和开明的“政治家”。

  安倍自去年底重新当选为首相后,迅速出台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德政”,包括明确提出要修改“村三谈话”和承认日军在二战中强征“慰安妇”的“河野谈话”;抛出“侵略无定论”,否认日本侵略历史;声称“维护日本基于历史和传统的自豪是我的责任”,公然以恢复昔日“大日本帝国”的威风为己任;把修宪强军作为施政优先;在公众场合做出三呼“天皇万岁”等多种“复旧”表演。这些表明安倍右倾保守主义立场之强硬和军国主义残余思想之浓重,战后历届日本首相都无出其右。他上台后即将日本驶入右倾“快车道”。这样一个日本强硬右翼势力的头面人物如真能“浪子回头”,改邪归正,善莫大焉。但种种迹象显示,他变脸不变心,其冠冕堂皇言辞难掩其右翼鹰派政客的本相和质性。

  其一,安倍“转变”是迫于形势和强大外部压力的无奈之举,并非出自对其错误的自觉认识。他的倒行逆为引起有关邻国的强烈反对和同声谴责,它们与日本的双边关系降到历史冰点。中国严厉批驳安倍等日本政要的谬论谬行,正告他们如坚持错误史观,为日本的侵略历史而感到“自豪”,日本将永远走不出历史的阴影,同亚洲邻国的关系没有未来。韩国朝野对安倍否认日本对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是侵略行为等恶劣言行表示极大愤慨和强烈抗议,韩外长因此取消了原定的访日行程,朴槿惠总统气愤地指出安倍是在“拨开过去的伤口并使伤口更加发炎”,她还利用访美之机向奥巴马“投诉”安倍。美国政府也向日本表示了对安倍出格言行的关切和不安,美国国会有影响的智库更是专门发表报告,认定安倍是一个“强硬民族主义者”,指出他的所作所为“可能破坏地区关系和稳定,并损害美国利益”。邻国的强烈反应,特别是日本主子美国的不满使安倍不得不收敛其鹰派嚣张气焰,以平息事态。同时,日本民众对安倍内阁的极右立场多有非议,尤其是多数民众包括自民党执政盟友公明党不支持安倍提出的首先修改宪法第九十六条的主张,担心这会招致日本最终从根本上修改以至抛弃“和平宪法”,使日本走上复活军国主义的危险道路。这迫使安倍和自民党不得不降低修宪调门。

  其二,安倍的“转变”主要是在口头上,大多言不由衷,并未从行动上和内心深处清除其军国主义毒素。在对待日本侵略历史问题上,安倍以两面派说法来掩盖其错误史观。他一方面辩称自己从未否认日本侵略历史,一方面却重申“定义侵略不是我的责任, 应由历史学家来评说”。他这是在玩文字游戏。日本过去侵略邻国是铁的事实,是战后国际法铁定的历史结论,而不是什么应由历史学家“评说”的问题。他这样说,是在变相坚持“日本侵略未定论”,实际上仍在否认日本的侵略历史。

  对待靖国神社的态度是检验日本政要秉持什么历史观的试金石。日本历史上并未爆发过内战,靖国神社所恭奉的所谓“战死者亡灵”基本上都是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对外侵略战争的战死者,其中包括罪大恶极的甲级战犯,穷凶极恶的军国主义分子。安倍从极右立场出发, 亲自把他们奉为“为国捐躯的英灵”,声称日本政要参拜供奉这些战争亡灵的靖国神社, 是他们“应有的自由”和“理所应当之事”,即把曾造成被侵略国数千万生灵塗炭并使日本自己陷入灭顶之灾的战争罪犯当作“民族英雄”顶礼膜拜视为天经地义。为了替自己这种反动行径辩护,他竟把恭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同美国阿灵顿国家公墓相提并论,真是不伦不类,荒谬之极。在他的鼓动和支持下,在4月下旬,上演了一幕日本多名阁员和168名国会议员扎队参拜靖国神社的闹剧,参拜议员人数之多为24年来之最。他本人尽管作为首相担心引起外交麻烦不敢贸然“参拜”,但至今不对是否“参拜”表态,实际上保留了“参拜”选择。对他来说,是否亲赴“神社”参拜已不重要,因为他始终是靖国神社及其参拜活动死心踏地的支持者,其内心 一直在参拜靖国神社和为战争罪犯扬幡招魂。

  修改和平宪法是安倍的执政要务,也是他右翼鹰派本质的主要标志。现在他虽然决定暂时不再谋求降低修宪门槛,但并未改变而是坚持大幅修宪努力。他追求的修宪目标是要修改“和平宪法”的核心内容即该宪法第九条规定的日本放弃交战权,不拥有从事战争的工具正规军队。他振振有词地说,日本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正规军队的国家,这是十分不正常的”。因此,他明确提出要通过修宪把自卫队升格为国防军,使日本拥有正规军队,这样日本才能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安倍的修宪主张是要抽掉日本“和平宪法”的灵魂,实际上是要废弃“和平宪法”,为日本重新成为一个有战争权的军事强国开道。这是亚洲国家特别是日本邻国所担心的。在当前情况下,日本如实践安倍的修宪主张就是开历史的倒车,是十分危险的。确实, 日本现在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正规国家军队的国家,但它还存在多个”唯一”,如日本是亚洲唯一有军国主义侵略历史,至今军国主义传统仍根深蒂固的国家,是二战战败国中唯一没有对战争罪行真诚认罪悔罪的国家,是世界上唯一把甲级战犯当作民族英雄崇拜的国家,是世界上唯一军国主义残余势力仍甚嚣尘上的国家,等等。在所有这些“唯一”去掉之前,安倍所说的“唯一”就不能去掉,二战战胜国给日本制定的“和平宪法”的核心和灵魂就不能去掉,日本就不应成为一个有战争权的“正常国家”和军事大国。否则,日本将再次成为亚洲之祸,世界之祸, 日本本国人民之祸。

  其三,对华强硬是安倍右翼鹰派立场的重要表现和组成部分。在这方面,他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坚持对华挑衅,在不久前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继续歪曲历史,挑战二战成果,恶毒诬蔑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说谎”,扬言“日本绝不会让该岛存在领土主权争议的事发生”, 粗暴地关上对话谈判大门,执意要霸占中国的固有领土钓鱼岛。他还频繁发起对华“外交攻势”,一再制造“中国威胁论”,在中国与邻国及有关国家之间挑拨离间,打进楔子,企图拉帮结派“围堵中国”。安倍所有这些对华挑衅,挑战和图谋遏制与围堵中国的行动都是徒劳的,到头来只能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安倍承袭了其外祖父甲级战犯,前日本首相岸信介的遗传密码,军国主义意念深入骨髓。他甚至比其所崇拜的外祖父还进一步,不但具战前思维即“大日本帝国”思维,还具冷战思维。所以其极右鹰派本质改也难。不过,时代不同了,东亚地区的形势和力量对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安倍如能顺时而变,临歧而复,则是日本和他本人之福。否则,他如不改上述两类逆流思维,将极右鹰派路线坚持到底,那么,他和他所引领的”日本丸”难免会碰得头破血流。(作者为前中国驻美国使馆参赞)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