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汪巍:77国集团推动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

2013-06-14 09:03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77国集团产生于1964年。在当年6月召开的第一届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产生尖锐分歧。面对北强南弱的谈判态势,77个发展中国家联合起来,发表了《77国联合宣言》,要求建立公正的国际经济新秩序,77国集团由此产生。1967年,77国集团第一次部长级会议在阿尔及利亚举行,会议通过了该组织宪章。宪章强调,77国集团是发展中国家在联合国的重要组织,其主要任务是,阐述发展中国家立场,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加强发展中国家团结。

  77国集团的产生,反映了发展中国家联合起来维护自身利益的历史趋势。1974年4月,联大第六届特别会议通过了由77国集团起草的《关于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宣言》和《行动纲领》,规定了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一系列重要原则:一切国家都有平等参加解决世界经济问题的权利,都有权对其自然资源和国内一切经济活动行使永久主权;发展中国家有权建立原料和初级产品生产国联合组织等。《宣言》和《行动纲领》的通过,对77国集团而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因为这是发展中国家第一次以集团方式谈判并最终取得重大成果。这次会议的成功,极大鼓舞了发展中国家的斗志,增强了发展中国家维护自身利益的信心。

  自60年代成立以来,77国集团的活动逐渐从日内瓦的联合国贸发会议扩展到纽约的联合国总部以及维也纳、内罗毕、巴黎、罗马等地的其他联合国机构。它关注的问题也从经贸领域,逐渐扩展到环境、气候变化、社会发展、科教、文化、妇女、儿童、住房、消除贫困、金融、联合国改革等广泛领域。在联合国大会、经社会理事会、联合国贸发会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世界妇女大会、多哈回合谈判、里约环发大会、哥本哈根、坎昆等气候变化会议等多边讲坛,都可看到77国集团活跃的身影和团结的力量。

  从60年代中期至今,77国集团的联合自强卓有成效:它利用第三世界国家在联合国内平等表决制形成的多数优势,促使联合国通过了一些比较公平合理和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国际文书,包括若干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公约和决定;推动联合国创设了一些新的机构或机制,如可持续发展委员会;实施了很多有助于贫弱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方案,如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MDG)。

  根据协商,77国集团主席由来自亚非拉的成员国轮流担任,每届任期一年。例如,2011年的主席为拉美的阿根廷,2012年为非洲的阿尔及利亚,2013年为亚洲的斐济。77国集团部长级会议是该组织的最高权力机构。主要出版物有《77国集团通讯》。截至2013年5月,77国集团正式成员已达134个。

  中国自1972年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以来,始终站在发展中国家一边,积极支持77国集团。1974年4月,时任中国副总理的邓小平在出席联大第六届特别会议时,代表中国政府阐述了“三个世界”重要理论,他指出,作为“第三世界”的发展中国家,是推动建立公正合理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重要力量,中国支持77国集团在联合国提出的一切合理主张和要求。

  1992年6月,在联合国召开第一次里约环发大会上,中国代表团与77国集团加强沟通,密切合作,形成了“77国集团和中国”(G77+CHINA)的合作模式,大大加强了发展中国家的谈判的力量,使会议最终达成《气候变化框架公约》、《里约环境与发展宣言》、《21世纪议程》等成果文件。值得指出的是,正是由于“77国集团和中国”的努力和坚持,大会同意将“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写入《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根据这个原则,国际社会在确定减缓或适应气候变化措施时,必须考虑到各国经济发展水平、历史责任和当前人均排放上存在差异。发达国家应率先减排,并给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发展中国家在得到发达国家技术和资金支持下,采取减缓或适应气候变化的措施。公约还强调,对最不发达国家和在环境方面最易受到损害的发展中国家的特殊情况和需要,应予优先考虑。

  从1992年环发大会后,中国每年都派出高级别代表团参加“77国集团和中国”部长级会议,在每年的联大、经社会、可持续发展委员会、妇女地位委员会以及联合国贸发会议、工发组织会议期间,中国代表团与77国集团密切沟通,协调立场,并常常以“77国集团和中国”(G77+CHINA GROUP)发言,提出决议草案,参与文件磋商。2012年6月,“77国集团和中国”在联合国里约第三次可持续发展大会上通力协作,全力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推动大会通过内容全面、基调积极、总体平衡的成果文件,重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发起制定可持续发展目标进程,为重振可持续发展国际合作发出了积极、明确、有力的信号,为全球可持续发展进程注入新的活力。所有这些都表明,“77国集团和中国”已成为联合国的重要力量,是发展中国家团结和力量的象征。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对77国集团和中国在联合国的重要作用给予高度评价。他指出,77集团和中国在消除贫困和解决与之相关的许多问题上做出了持续努力,证实了发展中国家在实现可持续、包容的经济发展方面的潜力,希望“77集团和中国”能够在2015年后的发展议程和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设定,以及联合国改革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当前,国际金融危机持续发酵,世界经济增长缓慢并呈长期化趋势,正成为国际社会面临的最大现实问题。贫困、疾病、战乱、灾害等诸多问题给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带来严峻挑战。同时,发展中国家的整体实力和国际地位逐步上升,并正释放出巨大发展潜能。在此形势下,77国集团在联合国应如何面对新的机遇和挑战呢?

  制定2015年后发展议程事关未来国际发展合作走向,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国际发展合作的重点。77国集团应以千年发展目标为基础,以实现发展、消除贫困为核心目标,在联合国框架下,开展公开、透明、民主的政府间磋商进程,由成员国发挥主导作用,同时发挥民间社会、私营部门等各方的积极作用。

  团结合作是77国集团的宝贵传统,也是77国集团的力量所在。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发展中国家间的深厚友谊和共同信念牢不可破。77国集团应加强建立在平等互利和相互尊重基础上的南南合作,促进共同发展;加强在重要多边谈判中的协调配合,努力克服分歧,保持团结。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