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刘佳:斯诺登事件不妨先冷一冷

2013-06-20 13:51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美国“叛谍”斯诺登逃往香港,他将自己所掌握的重要情报公之于众,迅速振动世界。斯诺登事件发生的时机及斯诺登报料的内容,都令人玩味。在习主席刚刚访问美国,并提出与美国共建新型大国关系之际,斯氏公开要求避难香港,中国政府如何抉择,成为了世人关注的焦点。中国学者对斯氏的去留问题,大体持三种意见。一是言去,二是言留,三是主张与美国共建网络安全。其实细细思来,三种意见都有不妥之处。有人千里来投,一句话就将其拒于门外,实在少点气度;一块烫手的山芋真留在手里,也是麻烦的事;至于所谓的中美共建网络安全,实际上就是两国网络休兵,在当前情况下更是痴人说梦。

  中国应该如何应对斯诺登事件?不妨先推敲一下当事三方的立场和处境。

  首先,斯氏的做法让人不解,其价值有待评估。

  斯氏作为一名“深喉”,爆料各种爆炸性消息本不奇怪,但他主动挑明身份,原因则必须深查。斯氏在中美元首会晤,中美两国就网络安全问题开始交锋之际出走香港,并抖出美国的“棱镜”计划等种种网谍活动,爆料内容精准,时机把握恰当,足见其富于政治智慧。但有句话说的好,秘密的价值就在于其不为人所知。秘密一旦公开,就不再是秘密,其价值也会打折扣。斯氏手中肯定有大量情报,对中国有用的也一定存在,但对美国来就,斯氏的出走就意味着这些情报已经泄密,不论斯诺登是否将手中的情报交给中国或是公开报料,所有漏洞都必须修补。因此斯氏手中的情报对中国来说还是会有价值,但价值几合则要认真评估。

  其次,对美国而言,引渡斯诺登已经不再急迫,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更希望把斯氏留在国外。

  美国社会是一个高度尊重个人自由的社会,政府侵犯公民个人自由,未经允许监视公民的网络交流,不仅失去民心,也有违美国的宪法精神,已经在美国社会引发激烈争论。这个时候引渡斯氏回美国,能挽回的损失十分有限,但如何处理斯氏将会成为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美国政府必须在维护国家安全与保障公民权力和自由之间做出选择。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斯氏回到美国,对美国政府而言如何处理他,将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因为不论怎么处理斯诺登,都会引爆社会的反弹,并招至广泛的批评。美国声言要引渡斯诺登,主要还是一种政治姿态,事实上在当前形势下,美国政府更希望将其留在国外。对于美国而言“既然不能阻止,索性彻底放弃”,是最安全的选择。

  最后,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对中国来说,留下斯氏用处有限,但驱离他也实为下下策,最好的处理是将这一事件冷一冷再说。斯诺登事件在两个方面留给中国很大的运作空间:第一、在对美交往中,斯氏事件是中国在网络安全问题上的一张好牌,这一事件可以有效的反击美国在网络安全领域对中国的指责,另外,在与美国谈斯诺登引渡问题时,大可直接提出我们对引渡斯氏后的种种担心,并提出我们对保障斯氏权力的种种考量与要求,在全世界面前做足保障人权的文章。

  在对斯氏的交流中,我们的处境更加主动,中国可以与斯氏慢慢沟通,了解更多的信息。

  其实不论引渡与否,斯案在中国总要经历一个司法程序,这个过程可长可短。就如英国处理伊朗约旦大使Nosratollah Tajik案一样,拖上若干年也未尝不可。

  从长远来看,斯氏的归宿依旧是美国,但眼下呆在香港是他最好的选择。斯诺登的到来将一把好牌交给了中国,也给中国送上了一盘烫手的山芋。对中国而言有好牌尽可以慢慢打,打出味道与风度。至于那盘烫手的山芋,不妨先放在一边冷一冷再说。(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馆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