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贺文萍:埃及民主化 遭遇逆转还是重回正轨

2013-07-09 09:55 中国日报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7月4日凌晨,来自埃及首都开罗的消息震惊了世界。埃及军方宣布,执政刚满一年整的穆尔西总统已经被解职下台,宪法亦被中止。目前,不仅穆尔西本人处于埃及军方的软禁之下,其所属和依靠的政治力量穆斯林兄弟会的高层领导人也纷纷被军方逮捕。

  此次军方出手让穆尔西“下课”,据说是响应了解放广场上数以百万计的抗议者的要求,抗议者燃放的焰火和人们喜极而泣的庆祝证明了这一点。但同时传出的穆尔西支持者与埃及安全部门的冲突以及数百人受伤、多达12个城市的骚乱也证明埃及社会的分裂如今变得更严重,世俗与宗教的对立,民选总统与军方干政的对决把埃及的民主化进程再次推向一个新的转折点。

  从军方强力介入的手段、方式方法以及结果看,这与发生在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军事政变并没有两样。更何况,穆尔西原本就是埃及人民在推翻30多年的穆巴拉克集权统治之后,通过民选的透明民主方式选举产生的总统。他以及穆兄会拥有政权合法性的来源,可谓“根红苗正”。也正因如此,美国等西方国家虽不喜欢穆兄会的教义及其秉承的一些内外政策,但也无可奈何。然而,在过去执政的一年里,穆尔西及穆兄会表现出极强的权力占有欲,不仅屡屡打破自身约束权力的既往承诺,而且在经济发展和社会管理方面交不出让人民满意的任何“成绩单”。穆尔西及穆兄会对集权的贪欲以及对治国理政的无能,加上日益表现出的伊斯兰政策倾向,使得原本支持穆尔西及穆兄会的一些知识阶层和自由派及世俗力量,甚至包括一些持自由化思想的穆斯林力量均开始站在了穆尔西的对立面。他们认为,以民主方式上台的穆尔西及穆兄会正在蜕变为埃及新的“法老”,所推行的政策已经与“民主”的本意相去甚远。

  然而,这两天展现在世人眼前的埃及政治发展过程中具有相当讽刺意义的“戏剧性事件”是,当反对派用民主的方式呼吁提前举行总统选举,希望以此结束刚刚任期一年的穆尔西政权而徒劳无功时,愤怒的反对派力量选择了采用“非民主”的“军事政变”手段,用强力将“民选”总统赶下台的方式。欢呼者称此为把脱轨的埃及民主化进程拉回正确的道路上来,批评者认为这意味着埃及民主化的倒退和逆转。就连历来高呼“自由民主万岁”的美国如今也似乎乱了分寸和迷失了价值观判断,白宫迄今未把埃及军方的这一行动定性为“政变”,只是含糊其辞地要求埃及军方尽快组织大选,恢复民选政权统治。

  实际上,对埃及最新事态判断上的纠结源于对“方式”与“结果”,“手段”与“动因”的判断坐标不同,同时也源于相关国家对自身利益和政权喜好上的主观因素。从更深层次上看,则源于人们对转型中的发展中国家究竟应该实行什么样的民主,以及以什么样的方式和手段来实现适合其自身条件的民主仍莫衷一是,完全没有定论。在经济尚未充分发展、民主文化以及社会共识也还远远没有建立起来的前提下,突如其来的“阿拉伯之春”以及强人政权的快速倒台使得不少北非和阿拉伯国家出现了权力甚至信仰方面的“真空”,全社会有推倒旧制度的共识,但在新的道路选择上则没有凝聚起力量和团结,反而陷入了无休止的权力之争。

  但愿埃及的此次政治巨变是军方用了不民主的“政变”手段把埃及的民主带回了正轨。但由此,国际上所有研究发展政治学的专家学者们必须重新研究和定义“政变”的含义及其作用。来自埃及的最新消息似乎看到了一丝这样的曙光,在埃及最高宪法法院院长曼苏尔宣誓就任临时总统的仪式上,人们并没有看到一个穿军装的埃及军方人士。而且,临时总统曼苏尔表示,他将尊重宪法和法律,守护人民的利益,并向“自由”、“独立”的司法制度致敬。他还说,选举是通往一个更为自由、民主国度的唯一途径。那么,在大约9-12月的过渡期结束后,埃及人民又将走向投票箱,用民主的方式选举出新的一位民选总统。但谁又能够保证这位未来的新总统就一定走在民主的正确轨道上呢?

  (作者贺文萍,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及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