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王义桅:中国应积极介入TTIP谈判

2013-07-18 08:51 海外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首轮跨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TTIP)谈判上周在华盛顿结束。谈判进展顺利,为今年10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第二轮谈判铺平了道路。

  舆论认为,TTIP谈判不会如预期明年底完成,至少持续数年时间。然而,去年欧美货物贸易额达5000亿欧元,服务贸易2800亿欧元,投资数万亿欧元。有鉴于此,TTIP谈判进程即产生溢出效应,将对全球贸易规则和标准产生重大影响。

  TTIP谈判开创了非关税贸易壁垒削减先河。二战后的贸易自由化主要集中在降低关税领域。欧美间关税已然很低,因此TTIP谈判首先聚焦于非关税贸易壁垒,包括进口配额以及“购买美国货”等歧视性措施,管理和安全标准、检验程序以及对国内公司的倾斜。消除这些壁垒将大大降低公司开展跨大西洋业务的成本。

  伦敦经济政策研究中心(CEPR)研究认为,非关税壁垒与关税相比,企业承受的负担更重。化工产品对美出口关税为1.2%,而非关税壁垒相当于增加了19.1%的关税。欧盟非关税壁垒措施对于美汽车出口而言等同于在8%的关税的基础上,增加了25.5%的税率。

  为国有企业设定全球标准也是谈判的重点之一。根据一份泄露的有关欧盟28国对欧美自贸协定的要价文件,欧委会在欧美贸易谈判中试图为国有企业补贴的透明度以及规则设定全球标准。欧盟谈判者想借此TTIP谈判推动一项被长期搁置的目标,即将竞争政策纳入未来(尤其是与中国的)贸易协定当中。

  在世贸组织多哈回合谈判中,欧盟努力推动将竞争和投资政策纳入多边协定,但遭到发展中国家坚决反对。欧盟在欧美自贸谈判中推动补贴、反垄断和并购有关条款,正是试图将这些问题重新带回到全球贸易舞台。

  欧盟想要讨论政府补贴和其他对国有企业的优惠措施是如何扭曲竞争并损害美欧企业。欧盟认为,随着国有企业日益成为全球主要竞争者,很有必要明确相关问题,以使其不能逃避用于规范私有企业的反垄断和并购法律。评论认为,此举明显针对中国的国有企业,最终目标是在全球范围内遵守同样原则,包括所有制透明、阻止非平等待遇、采取措施纠正扭曲性国家补贴等。政府还应保证国有企业按照市场规则运行。

  TTIP谈判还将引领全球经济自由化新规则。欧美谈判的重点是规制的协同,尤其是在新技术方面。新的框架将解决当前和未来工业面临的问题。为此,美国同意将海洋贸易、金融服务、国防、烟草、政府采购等美敏感行业全部纳入谈判。TTIP谈判将WTO未涉及的新领域作为谈判内容,试图引领未来全球经济自由化方向。比如,不同的消费产品安全标准和检测程序增加了企业成本。为此,基础性法律标准,欧美独立的药品批准程序,成为谈判的重要内容。

  一个突出例子是金融自由化。美国与欧盟监管机构在谈判的最后一刻就衍生品监管达成协议,这是一项突破性进展,允许633万亿美元的衍生品市场的参与者在选择交易地点上获得更大灵活性,而不必担心可能受到华盛顿方面的惩罚。该协议是美欧“共同朝着使全球掉期市场增加透明度并降低风险”迈出的“重要一步”。

  上述三个方面只是TTIP宏大计划的部分内容,足以对WTO未来谈判和中国进一步参与全球化产生广泛而深刻的影响。TTIP是以服务业为主要比例的发达经济体高水平谈判,将比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更具全球影响。对其谈判进程和影响,中方应更予以关注,适时通过中美、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等方式进行介入。

  (王义桅,中国人民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教授,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