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人民日报:埃及过渡政府艰难起步

2013-07-18 09:23 人民日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经过10余天紧锣密鼓的磋商协调、角力博弈,在多地流血事件不断和数千万民众的焦虑期待中,埃及过渡政府终于出炉。7月16日,由总理哈齐姆·贝卜拉维领导的埃及过渡政府33名部长向临时总统曼苏尔宣誓就职。埃及临时政府的组成,标志着这个国家为结束暴力冲突、实现全国和解、复苏国民经济迈出了艰难一步。

  着眼专业、过渡、多元

  埃及临时政府组成虽力求代表性广泛,体现专业性、过渡性和多元化特色,但未包括伊斯兰党派成员。分析人士指出,临时政府既承载了人民要求尽快平息街头冲突、恢复经济的重托,又面临着伊斯兰势力不合作、不和解的严峻挑战,任务艰巨,前途坎坷。

  临时政府33名部长和副总理绝大多数属于世俗和自由派人士,其中4人属于主要反对派联盟“全国拯救阵线”,3人来自约占埃及人口10%的科普特人群体,3名女性分别担任卫生和人口部长、环境部长以及新闻部长。新内阁成员来源的广泛性超过了穆尔西时期的政府。

  多数内阁部长是活跃在埃及政界多年的专家型人才。贝卜拉维是一名资深经济学家,曾于1995年至2000年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并曾在谢拉夫内阁短暂担任财政部长。副总理兼国际合作部长齐亚德·巴哈丁曾任埃及经济部顾问、投资和自由贸易区管理总局主席,在经济领域管理经验丰富。财政部长艾哈迈德·马哈茂德·贾拉勒有多年在世界银行担任经济学家的工作经验。这些专家型人才的当选,表明新内阁重视解决经济问题,期望尽早走出经济困境。

  着眼于过渡也是新内阁的一大特色。国防部长塞西在新内阁中兼任第一副总理,分析人士指出,国防部长在新内阁中地位提升凸显军队在过渡时期的重要地位。包括内政部长在内的至少5名阁员留任原职,体现了内阁新老交替之际变中求稳的特征。新内阁在原有各部基础上新设立了“过渡时期司法与和解部”,由77岁的联合国前南国际战犯法庭法官、埃及资深法学家默罕默德·马赫迪领导,显示了新内阁对过渡时期处理棘手司法难题和实现社会和解的高度重视。

  三道难题不易化解

  值得注意的是,任何伊斯兰党派成员都未入阁,这为埃及全国和解和恢复秩序蒙上阴影。曼苏尔的发言人称,新政府并非故意排除伊斯兰党派,他们曾向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和萨拉菲派的光明党递出“橄榄枝”,诚邀这些党派推荐部长人选。但是穆兄会的发言人哈达德声称,他们不会参加该内阁,“整个内阁都是非法的”。光明党则表示:“新内阁独揽权力并排斥其他势力,是在重蹈前内阁的错误,将加剧国家的分裂、混乱和不稳定。”

  就在临时政府问世前的15日深夜,穆尔西的支持者在开罗、吉萨等地与警察和穆尔西反对者爆发冲突,导致7人死亡、261人受伤,警方逮捕了401人。穆尔西被解职快半个月了,但他的支持者仍大量聚集在阿达维亚清真寺广场和开罗大学门前,声称如果不恢复穆尔西的权力,他们绝不离开。此外,西奈半岛北部等地恐怖袭击多发,治安状况恶化。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化解国内冲突、实现全面和解、恢复正常秩序,是埃及新内阁面临的首要难题。

  埃及“革命”两年半以来,经济状况愈发糟糕,这也是民众对穆尔西不满的重要原因。目前,埃及外汇储备比两年半前减少了一半还多,失业率攀升至13%以上,外国投资几乎停滞。尽管部分海湾国家日前承诺向埃及提供120亿美元的贷款及援助,但分析人士指出,埃及自身经济“造血能力”不足,深层次结构问题不可能迅速解决,投资者在埃及启动经济改革进程、稳定政府没有形成之前不敢贸然行事,国际金融机构在埃及改革其国家财政补贴项目之前也不会同意向埃及提供贷款。

  另外,局势不稳还导致游客锐减,旅游收入下降,工作岗位缩水。而经济现状不扭转,改善民生就是一句空话。因此,如何使埃及经济摆脱困境,走向振兴,是埃及新内阁面临的又一道难题。

  等待埃及新内阁解答的第三道难题,是如何确保政治过渡顺利推进。按照军方宣布的未来发展路线图,临时政府肩负在半年内组织重新制宪、议会选举等重任。

  在短短29个月内,埃及历经“一次革命”和“二次革命”,社会撕裂严重,派别矛盾加剧,利益诉求多样。有人以“一艘破船”形容现在的埃及,说这艘船正航行在风急浪高、险象环生的大海上,船上乘客不是众志成城去补漏堵缺、排水解危,而是你推我搡、大打出手,争着去当“船长”,时间稍长,这艘船难逃沉没的厄运。两年半了,埃及的政治过渡一直在原地转圈,这次能否打破魔咒尚不得而知,从目前传递出的信息看并不乐观。在穆尔西时期担任青年和运动部长的奥萨马·亚辛说,穆兄会正在以闹待变,期待条件成熟时联合其他势力发动一场新的“革命”。

  学者担忧动荡重生

  埃及临时政府的正式组建,得到埃及多数民众特别是穆尔西反对者和军方的支持,开罗一些市民则对旷日持久的动荡心生怨恨,许多市区居民还自发组织纠察队维持治安,他们拥护新政府的诞生,希望新政府运用高超的政治智慧和强有力的施政措施,使他们过上安稳日子。而不少知识分子在对时局发展表示谨慎乐观的同时,也流露出一些担忧。

  埃及金字塔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叶海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临时政府的成立有助于埃及尽快走出目前困境。由于穆兄会和萨拉菲派等宗教团体出于自身利益考虑拒绝了曼苏尔提供的职位,所以临时政府中没有出现伊斯兰党派的人选是在意料之中,但这并不会削弱新政府的包容、多元和专家型特点。因为埃及当务之急就是需要一个高效且目标明确的政府,恢复经济生产,改善民众生活。从这个角度看,没有宗教人士参与的临时政府或许在政策上更容易统一。不过,叶海亚同时指出,缺少宗教人士的临时政府或许可以在短期内取得一些成果,但是从长远看,在过渡时期结束后,如果继续将宗教人士完全排除在新政府之外,或将招致宗教团体支持者的不满,引发新一轮社会动荡。

  中东政治学者侯赛因认为,临时政府中没有宗教人士实属无奈之举,因为目前埃及社会对立情绪严重,双方很难在短期内就组建临时政府达成共识。从整体上看,临时政府的成立对埃及未来政治进程来说有着积极意义。这有助于改善埃及在国际上军队“干政专权”的形象,恢复民主政治的本来面貌。在穆巴拉克下台两年多以后,埃及局势一直动荡,现在又站到一个新的十字路口,未来面临很多不确定因素。如何弥合伊斯兰势力、军方和世俗派之间的巨大裂痕,恢复埃及经济建设,将是对临时政府的严峻考验。(人民日报驻埃及记者 刘水明 张梦旭 刘睿 开罗7月17日电)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