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邃:邓小平对美政策一以贯之

2013-08-29 09:20:00 环球网 俞邃 分享
参与

  崛起的中国在迅速发展,当初邓小平制定的对美政策今后不会发生变化。因为邓小平相关的构想和主张得到当今中国领导人的传承与弘扬。有人认为中国崛起是美国威胁,实在荒谬。不久前,习近平主席在亚信第四次峰会上积极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主张努力走出一条共建、共享、共赢的亚洲安全之路。这其实有利于美国在亚太的利益存在。

  今年8月22日是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从中国方面来说,毛泽东和周恩来是中美关系的奠基者,邓小平则是中美关系的开拓者。

  国际人士特别关注的是,崛起的中国在迅速发展,当初邓小平制定的对美政策今后会不会发生变化?变化会有的,那只应是顺向的变化,良性的变化,在曲折中发展的变化。论据是,邓小平相关的构想和主张得到当今中国领导人的传承与弘扬。举例来说:

  其一,邓小平认为,要透过时代背景看中美关系。他指出,现在世界上真正大的问题,带全球性的战略问题,一个是和平问题,一个是经济问题或者说是发展问题。这就是说,当今时代不再以战争与革命为主题。维护和平,促进发展,离不开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美国,也越来越需要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这恰恰是中美关系只能变好而不能变坏的国际大背景。当今现实生活一再证明,如克服金融危机,防止核扩散,反对恐怖主义,等等,成为中美之间合作的结合点与支撑点。

  其二,面对冷战结束以来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邓小平提出要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这些原则过去是、现在是、今后依然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基石,当然也应该是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基石。

  其三,邓小平认为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前提是相互尊重。1989年10月他在会见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时说:“考虑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主要应该从国家自身的战略利益出发。着眼于自身长远的战略利益,同时也尊重对方的利益。”他还把相互尊重的原则加以政策化,确定增加信任,减少麻烦,发展合作,不搞对抗的方针。由此可见,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原则——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赢,与之是一脉相承的。

  其四,邓小平确信中美之间可以做到和睦相处。1989年12月他在与来访的美国总统特使谈话时表示,“中美两国之间尽管有些纠葛,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和分歧,但归根到底中美关系是要好起来才行”;“中国威胁不了美国,美国不应该把中国当作威胁自己的对手。”这样的信念在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会晤时,多次做过详尽的表达。

  其五,诚然,如同反对恐怖主义一样,邓小平毫不含糊地表明中国坚持反对霸权主义。值得注意的是,他的表述是“谁搞霸权主义我们就反对谁,谁侵略别人我们就反对谁”,并没有将霸权主义帽子固定地套在谁的头上。为了贯彻实施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推进国际关系民主化,霸权主义也好,恐怖主义也好,不反对当然是不行的。

  涉及中美关系,有一些疑问需要回答。例如:

  有人说:中国与美国社会制度不同,因此无法保持和发展友好合作关系。这不成其为理由。二战期间,当时的苏联与美国结成同盟,抗击法西斯,又该怎么解释?

  有人提出,中美关系应定位在“非敌非友”层面。“非敌”,可以肯定,因为无论从经济全球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来看,或是从各自国家的发展战略来看,都没有理由成为敌人。“非友”,则未必,因为对“友”可以有不同理解,把“友”等同于“盟友”,当然不现实;但将“友”理解为“合作伙伴”(中美双边贸易额已高达5千多亿美元),何尝不是如此!

  有人问,为什么中美关系一会儿被称作合作伙伴,一会儿又被称作竞争对手?合作与竞争是一体两面。合作是前提,竞争是表现形式。在合作中竞争,在竞争中合作。合作诚信,竞争守规矩,结果互利共赢,就有可能产生良性互动。

  有人喧嚣,中国崛起对于美国是威胁。此说离奇。美国面临严重金融危机,中国以救助方式购买巨额美国债券,美国前国务卿克林顿?希拉里访问中国时不无感慨地将两国关系称作“同舟共济”,对此人们记忆犹新。前不久,习近平主席在亚信第四次峰会上积极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主张努力走出一条共建、共享、共赢的亚洲安全之路。这其实有利于美国在亚太的利益存在。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国际自然和社会科学院院士,文章来源于国际网)

责编:刘弘轶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