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军事>正文

梅新育:G20峰会,中国当如何作为?

2013-09-05 10:51 海外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与近年历次G20峰会相比,此次圣彼得堡峰会的特点是什么?此前几年的G20峰会正值新兴市场经济体意气风发,而美欧日发达国家深陷金融危机灰头土脸;此次圣彼得堡峰会则站在了新兴市场经济震荡和分化的节点上,这就是根本的不同,也正是这一点决定了此次峰会上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两大阵营谈判地位的逆转。

  须知,二十国集团(G20)本身就是因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而建立的,其宗旨是为主要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提供一个磋商国际金融改革问题的论坛,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是这个论坛基本的阵营划分格局。

  让我们看看G20成员国及其两大阵营的现状。在发达国家阵营中有美国英国日本法国德国加拿大意大利澳大利亚;在新兴市场经济体阵营中有中国俄罗斯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印度尼西亚印度沙特阿拉伯、南非土耳其韩国虽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国家分组中被划入发达经济体行列,但在金融市场上通常还是被视为新兴市场。

  目前,美国经济复苏态势日趋稳固,欧元区也止住了经济持续萎缩下滑的步子,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金融市场则在初级产品行情下行和美国量化宽松政策退出双重压力下出现了剧烈震荡,经济急剧失速,外汇储备大量流失:巴西在为经济增长“保一”而苦苦努力,雷亚尔对美元汇率从年初至今贬值近20%;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数次创造历史新低;印尼盾汇率大幅度贬值;印度卢比对美元贬值逾20%……

  在这样的局面下,中国在G20峰会当如何作为?首要的任务无疑是重申和巩固对中国经济的信心,让外部世界看到中国当前7.5%的经济增长率仍然在大国之中遥遥领先,看到中国经济与其它新兴市场经济体已经存在本质不同,许多对于其它新兴市场属于利空的因素对中国却是利好,看到暂时的减速有助于消解中国资产市场的过多泡沫,让中国经济发展得更加健康扎实。

  其次是敦促美国等发达国家采取更加负责任的态度。无视他国利益确实是美国的一贯作风。上世纪60年代美国人就说出了“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却是你们的问题”。今天,面对退出量化宽松预期所引起的市场剧烈震荡,美联储高官们接二连三表态对此漠然视之。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洛克哈特接受彭博电视节目专访时指出:“我们唯一的使命是以美国利益为出发点。其它各国只需要认清这项事实,如果此事攸关它们的经济,它们必须根据美国的情况进行调整。”面对如此傲慢,我们必须通过持之以恒的督促压力,逼迫山姆大叔收敛自己的言行。

  第三是与其它新兴市场经济体加强协作,共同应对冲击,增强反危机能力。当然,我们要看到其它新兴市场经济体在过去十年的景气时期,滋长了许多不符合经济规律的傲气和惰性,我们现在与其它新兴市场经济体加强协作,不等于要为他们的体制缺陷乃至利益集团私利埋单,不等于不督促它们顺应客观经济规律开展调整改革,哪怕是承受一时的阵痛。

  尽管如此,我们有信心顺利度过未来一段时间的新兴市场经济震荡冲击,在新兴市场分化中更上层楼。正因为如此,我们在此次峰会上的态势并不能都是专注于眼前问题的防御,同样也要面向未来的发展作出布局。国际金融组织份额和投票权的进一步改革,人民币国际化的进一步深入,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这些都是我们可以提出探讨的话题。

  (梅新育,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