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陶短房:在G20峰会上围观“排座”和“偶遇”

2013-09-05 15:09 观点中国 我有话说 字号:TT

  普京和俄罗斯当初承办G20峰会时想必踌躇满志:这是一个讨论全球经济治理这类“安全话题”的非敏感平台,尽管从诞生伊始就充满着混乱、歧见和争吵,但总的来说仍是个展示团结、提供沟通机会的场合,且会期仅两天,头一天开幕,第二天闭幕,即便有争吵也只能浅尝辄止,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举办这样一次冠盖云集的盛会不会有什么政治风险,却可在国际国内同时展现东道主的“高贵大气上档次”,真是何乐而不为。如果能顺便安排一些重要领导人的访问,那就更是锦上添花。

  最初圣彼得堡峰会似乎就是这样的一次峰会: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的领导人们承诺届时与会,好好谈一谈经济和金融方面的问题,美国总统奥巴马还允诺在与会同时,安排一次对莫斯科的顺访。这些对再次入主克里姆林宫、急欲提振有所低落支持率的普京而言,显然是至关重要的,因此经济走势欠佳的俄罗斯不惜拍出6000万美元的筹办费,来“当好东道主,热情迎嘉宾”。

  然而从“棱镜门”发酵起,峰会便似乎麻烦不断:“主角”斯诺登从香港飞抵莫斯科,先是在机场中转区“吃霸王餐”,继而被俄罗斯授予临时庇护权,而奥巴马以两国关系为要挟的引渡要求被普京无视,感到被驳了面子的奥巴马愤激之语脱口而出,而自重新参选总统起就对美国“做手脚”不满的普京则借题发挥,反唇相讥,正如华盛顿智库CSIS的俄罗斯专家安德鲁.库钦斯所言,尽管俄美间的关系氛围或许不像古巴导弹危机时那么糟,但俄美两国领导人间的个人关系,却从未像今天的普京和奥巴马那样糟。麦凯恩等激进派国会议员所建议的“抵制峰会”虽未发生,奥巴马对莫斯科的顺访却被取消,从东道主特意修改领导人“排座”次序,改以与会者姓名西里尔字母排列为拉丁字母排列,以避免奥巴马和普京坐得太近(按前一排列法两人中只隔沙特国王,后一排列法则隔了中国土耳其、沙特、韩国英国五国领导人)看,两人似乎连“偶遇”都打算能省则省。

  问题是很多问题是不谈也得谈的,比如斯诺登事件和如今正箭在弦上的叙利亚化武危机,一方面本国选民和全球关注者都等着看,另一方面俄罗斯不合作,很多事就不好办。G20只是个平台,短短两天里,“排座”、“偶遇”和亮相表姿态都未必够安排,叙利亚问题本就是个喧宾夺主、硬插进来的话题,与会国们估计也就只满足于“谈了”,对方听进去、甚至听了没有并不重要,只要本国选民和政治对手听了、听见了便足可交差。

  说叙利亚话题是喧宾夺主,是因为G20峰会的主旨还是谈经济、谈全球治理。问题是这个话题同样不好谈:此前几次峰会时,美国的量化宽松被众多新兴国家指为以邻为壑,而此次这些新兴国家将不得不为美国退出量化宽松的前景而激动,因为除中国、韩国等少数国家外,大多数新兴国家近期都因此饱受国际游资抽离和股指、本币汇率暴跌之苦。更让这些国家头痛的是,由于自去年起许多新兴国家经济放缓,它们不约而同采取了注入流动性的刺激措施,美国的釜底抽薪却让它们面对崩盘的本币无所适从。不过这个话题怕同样“偶遇”不出多少惊喜——过去几届峰会上,美国从未因某些国家的不满而修改自己的货币政策,此次峰会当然同样不会因为这种不满,而修改自己对货币政策的修改。

  至于另一些可能或不可能的“偶遇”,如奥朗德与普京、奥巴马与习近平、安倍晋三与朴槿惠和习近平……固然有其新闻价值,但国与国的博弈主要在台面下,“排座”的场合,偶遇如何,不偶遇又如何?

  对于各国媒体而言,哪怕只有“排座”和“偶遇”可抓拍,G20峰会的热闹还是要凑的,一如中国过年时农村的庙会,甭管有没啥可买的总要去趟一脚。至于真正的东道主——圣彼得堡市民,尽管对由此而来的交通堵塞、生活不便怨声载道,也只能在某些精力充沛的花絮记者录音笔钱,腹诽几句“这场噩梦越早结束越好”了。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