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陶短房:叙化武问题的救命稻草能否稳稳接住

2013-09-13 09:30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北美东部时间9月11日,原本是美国参院表决是否授权奥巴马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的日子,许多人抱着不同的心态,早在几天前就屈指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然而9月11日过了,参院并没有投票,而是早早决定,将表决“无限期推迟”,让等待着表决结果的人们“期而不至”了一把。

  有“期而不至”的就有“不期而至”的:奥巴马和普京“对面不相谈”的尴尬场面刚过去一周,美国国务卿克里和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拒绝给残酷独裁者(指巴沙尔)任何谈判拖延时间的机会”说法言犹在耳;奥巴马就在9.11当天发表讲话,表示“再给外交解决一个机会”,而克里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则在日内瓦闭门讨论,尽管不久前他们刚刚见过面且话不投机。

  这一切都是因为9月9日中午突然抛出的“拉夫罗夫倡议”,即叙利亚交出化武,而国际社会则放弃军事干预。

  正如一些媒体所言,拉夫罗夫倡议对奥巴马来说,无疑是最尴尬时候递过来的一根救命稻草。“化武即动武”的“红线说”是奥巴马提出的,将巴沙尔当局视作“邪恶政权”,在证据并未坐实的前提下将化武责任完全归咎于巴沙尔一方,也是奥巴马一再坚持的,甚至可以说是其“阿拉伯之春”外交战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面对“8.21”化武攻击的指控,他很难说出“我不干预”这样自毁前程的话;但干预前景难以预估,叙反对派鱼龙混杂日益暴露出危险性,加上国内民调普遍反对,让他同样不敢轻易拍板干预。

  正因如此,他才把皮球踢给国会,让后者选择“战与非战”以卸责。拉夫罗夫倡议可谓来得及时:既然“红线”和干预针对的都是化武,无化武自然也就用不着动武了,这样既给自己解了围,又避免了政治失信。

  美国国会同样长吁一口气:如果“拉夫罗夫稻草”不适时伸过来,他们即便看穿奥巴马的用心,也势必不得不进行投票,不论表决结果如何,国会也势必为军事干预或不干预的决策,冒“决策失误”的政治风险。正因如此,美参院才会在拉夫罗夫倡议出台、奥巴马作出回应后,迫不及待地将拟定的表决无限期推迟。

  在军事干预问题上十分积极、却受到国内几乎所有反对党和大多数民众反对的法国奥朗德政府,如今恐怕是最尴尬的。为扳回一城,法国外长法比尤斯提出了一份安理会决议草案:一方面不承诺叙利亚“放弃化武即不会受到军事干预”;另一方面却规定“如叙利亚在化武核查方面不能令人满意”,就“可实施军事干预选项”。这实际上是想借力打力,将此前无法在安理会闯关的“授权军事干预”瞒天过海,“偷渡”成功。可惜这一如意算盘不仅俄罗斯立即识破并坚决反对,连急于“体面交代”的美国也并不热心,只在安理会闭门会议上“存活”了短短几十分钟。

  或许还嫌“火候”不够,9月11日普京亲自在美国《纽约时报》发文,提醒美国人“联合国框架外任何武力干预都违反国际法原则”,是不可接受的,并称军事干预叙利亚可能引发“新一轮恐怖主义浪潮”,提醒奥巴马“应谨慎行事”,同时将“8.21”事件责任归咎于反对派。不管这些话有多少可信度,又有多少美国人真能听进去,这番姿态都说明,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是自始至终都没有根本性改变的。

  如今关键在于,销毁化武的方案如何落实。叙利亚内战方酣,如何核查监管、由谁来核查监管,都是风险极大的问题。即便各方真能达成妥协且一切顺利,仅确认化武储量恐就需几个月,而完成销毁工作则更需几年时间。(陶短房,旅居加拿大学者,海外网专栏作者)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