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军事>正文

中国崛起如何突破“亚洲悖论”

2013-09-13 13:30 海外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9月11日,夏季达沃斯在大连召开。当中日韩美的政经界人士在此以“重新思考东亚的未来”为主题讨论之时,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钓鱼岛海域,中日8艘公务船展开一对一的较量。这便是韩国总统朴槿惠所称的亚洲悖论(Asia Paradox):一方面,各国之间在经济方面的相互依存度越来越高;但另一方面,领土主权和历史遗留问题给这一地区带来了紧张。

  会场上最理想的状态,是中日韩三方就自由贸易区所涉及的经济、法律问题进行充分的深入交流和沟通。然而这种美好愿望往往在碰到敏感的政治议题时就破灭,当政治成为经济的搅局者时,很多大胆创新的设想很可能就会束之高阁。

  西欧各国在进行长达数百年的鏖战之后才把思维突破到传统疆界以外,而东亚的历史经验照射到现实,打牢边界桩脚却成了思考的第一位。这并非是西欧东亚思维孰优孰劣的问题,因为30年前这一问题在东亚并不存在,而是经济充分发展后所激起的民族主义情绪在处理区内关系时得到的客观反映。

  特别是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和日本经济的相对停滞强化了上述处理问题的思维。本世纪初的12年间,中国经济总量从占日本的25%左右一下成了它的1.37倍。过于迅速转变的力量对比令双方国民心态在相当时间段里无法适应,这也成为中日间隔阂不可忽视的原因。

  从横向上看,东亚的复杂局面不仅仅是中日双边的问题,日韩之间、中韩之间也存在纠纷,同时还有朝核问题带来的安全麻烦。从纵向上讲,这一切的产生与自身经济成长发酵有关,也与自冷战以来美国在东亚地区的存在有关。当安全问题没有解决之前,国家间还未建立真正的互信,地区的经济融合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如今,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不允许它在日本身后“韬光养晦”,中国的目光也不能仅仅停留在东亚这个小环境里,因为与它在更广范围内过招的必定是美国。

  从历史上说,经济总量上的老大和老二有“不和”的传统。自上世纪以来,美德、美苏、美日之间都有过“不愉快”的经历,其结果就是美国动用一切手段让老二彻底失去“威胁”的能力。

  客观地说,中国从东亚区域经济合作中获益是提升自我实力最便捷的途径之一。然而中国的大国复兴之路面对着前所未有的东亚复杂局面。没有更深更广更多元化的区域内经济合作,中国经济再上一个台阶的难度不可小觑,而政治僵局是提升东亚经贸合作最现实的难题。

  从2001年起的中日“政冷经热”到如今东亚走进“冷和平”,这已经成为不少人对现状的认知。要解决目前东亚结构性矛盾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实现,也绝非简单归结到领导人施展魄力就能够解决。他们考虑的重点应放在如何管控双边和区域内的危机并形成共识,使政治问题在最大程度上不成为区域内自发性经济合作的障碍。

  当然,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还是在各自政府“低调”努力下艰难向前推进,这并非唯一的好消息。东京成功申奥也许是另一个契机,这是日本多年来在国际社会面前比较正向的表现,日本长期被周边经济所压抑和3.11大地震带来的消极情绪将有相当幅度的改观。在2020年到来之前,这种情绪的变化有助于区域内经济合作,给投资者带来新的兴奋点。

  这个兴奋点虽然微小,也很脆弱,但也足够给人们另一种信心支撑。维持和平,促进投资和经济发展将在未来数年内为东亚地区带来新的红利。对于中国来说,走好未来7年也是复兴的关键所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