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军事>正文

薛理泰:叙利亚危机演变的新趋向

2013-09-18 16:39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9月14日,美国俄罗斯终於在叙利亚化武问题上达成了共识。美国国务卿克里声称,美、俄一致同意,在向联合国提交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中,将包括在特定条件下容许对叙利亚动用武力的内容。至于何时才能销毁叙利亚化武,克里指出,预定的时间表是在2014年中期达成这个目标。

  就如何销毁叙利亚化武的问题,克里已经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瑞士日内瓦连续三天进行了紧急磋商。头两天,美、俄两国就叙利亚化武怎样移交的问题,诸如评估叙利亚化武仓库的规模以及如何清点化武的具体数量等关键节点,已经在会谈中取得了进展。此外,克里还在13日表示,美、俄两国将争取叙利亚交战各方就成立过渡政府之事召开会议。本月底在纽约联合国大会上,美、俄官员还将就叙利亚问题继续深入讨论。

  据此,倘若叙利亚政府在俄罗斯、伊朗等国的支持和斡旋下,能够见机而作,全部交出化武,则或许可以免除一场刀兵之劫,因為此刻包括美国在內的西方国家也不想真正动武,单凭法国(曾经是叙利亚宗主国,在该国有传统性利益)和海湾三国卡塔尔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也掀不起大浪。如此,有朝一日,一天星斗或许終告风流云散。況且,还可开启未來国际社会处理一场军事危机的新模式,豈非佳兆?

  关于由美、俄两国牵头在向联合国提交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中,将包括在特定条件下容许对叙利亚动用武力的内容,其理至明,外界不必过度解读。尽管阿萨德政权承诺交出化武,可是没有这一条的制约,今后还会出现反复的。在毛泽东时代,北京处理周边危机时遵循的原则之一,就是“凡有文事,必有武备”。毛泽东说过,“君子引而不发,跃如也”,亦即作出张弓待发的姿态,却不把箭射出去,给对方施加压力,同时观察对方的反应。

  奥巴马总统14日重申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时表示,他愿意经由外交途径处理叙利亚危机。同时他指出,叙利亚之所以愿意接受交出化武并置于国际监督之下这一提议,是因为美国军事行动迫在眉睫这一切实的威胁。有鉴于此,他强调,“我们将保持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保持对阿萨德政权施压。”

  由此可见,东西方哲学容有不同,可是在大战略层面上,尤其涉及国家安全时,在领导层的决策过程中,各种考量因素均有异曲同工之妙。纵观半个多世纪以来国际情势的变化过程,不禁有“天不变,道也不变”的感叹。基此,领导层欲妥善处理国际事务,则不但要有国际视野,而且要有历史视野。

  至于为何要迟至明年年中才能达成销毁叙利亚化武的目标,这应该归于销毁叙利亚化武必然是旷日持久的缘故。一是叙利亚的化武设施及库存相当庞大,又散布于南北纵深四百公里、东西延伸近百公里的广阔地带,仅对化武给予确认、核实的过程就不简单;二是化武非常危险,处理稍有不当,后果特别严重,尤其叙利亚还处于激烈内战的状态,在收集、交付、运输、销毁化武的过程中,在在需要严密的武装保护,需要大量兵力和财力,究竟由谁来承担?这些细节根本还没有提上议事日程;三是即使全部化武顺利运出叙利亚国境,也要受到销毁化武必须耗费大量时间的限制。美国官员13日表示,究竟何时才能销毁叙利亚化武,迄今美国根本没有时间表,就反映了上述种种难处。

  或谓美、英两国在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前,也曾经强硬要求伊拉克销毁飞毛腿导弹以避免战祸,而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应要求全部销毁了飞毛腿导弹,最终仍逃避不了身死国灭的命运。持此论者质疑美国是否会如法炮制来对付叙利亚阿萨德政权。

  对此,笔者不以为然。小布什总统执政初期,新保守主义者在美国决策过程中的影响力如日中天。概言之,当年他们是怀着历史使命感来处理国际事务的。美国对付伊拉克的政策是出于在中东地区建立一个民主政权的憧憬所致。所以,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的处境是“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

  如今时过境迁,此景不再矣。经过为期十年的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以后,尤其是华尔街金融海啸肆虐以来,美国综合国力增长明显趋缓,美国民间甚至军方反战的情绪高涨。一言以蔽之,美国民众对十年两战的状况极其厌倦。同时,诚如笔者在较早撰述的文章中指出,叙利亚地缘政治的独特性、复杂性,西方世界同伊斯兰世界相处关系的多变性,以及美国中东地区战略与“再平衡”大战略之间的兼顾性,构成了制约美国对叙利亚的政策的诸多因素。基此,以当年小布什总统对付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的手段来揣度现今奥巴马对待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立场,以彼况此,不免引喻失义。

  当然,美国对外施政也要受到过去政策的惯性的推动。奥巴马声称,愿意给外交解决叙利亚危机一个机会,也可以从权宜性的角度给予评估。假若叙利亚在移交化武的过程中出现反复,首鼠两端,出尔反尔,则美国本着目的有限、手段有限的宗旨,对敘利亚动武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

  美国民意在华府初始决策中起到的所用并不大,而在战争的后果证明同发动战争的战略目的背道而驰之后,民意必定会在华府决策中体现出来。基此,多数美国人持有反对意见,并不能阻止华府诉诸动武的手段。

  届时华府已经对美国民意、诸国的斡旋以及国际社会的关切有所交待,舆论也会有所转向。质言之,阿萨德政权要仔细掂量,自求多福了。(作者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