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军事>正文

吴祖荣:中美航天合作为何还不如当初美苏?

2013-10-14 11:34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美国航天局艾姆斯研究中心计划于今年11月4日至8日召开国际天文学会议,主题涉及美国航天局的开普勒太空望远镜项目,由美国和国际研究团队报告寻找太阳系外行星的研究结果。这样一次丝毫没有任何政治和安全含义的纯学术性国际会议却因受到美国法律的限制,把所有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排斥在外。

  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在美国这样一个世界上最“自由民主”的超级大国里受到了令人无法容忍的歧视,引起美欧一些知名天文学家的抗议和对此次会议的抵制。美国个别政客热衷政治游戏,回到了冷战时代,并绑架了美国某些针对中国的政治立法进程,把中美两国政府和人民为人类造福、寻求在航空航天领域开展交流和合作的进步事业置于不能开拓前进的困难境地。说他们有点丧失人类良知,也许并不过分。

  首先,个别联邦国会议员是中断中美在航天领域交流与合作的历史罪人。人们记得,奥巴马入主白宫后不到一年,怀着改善和发展中美关系的良好愿望,就于2009年11月应邀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在17日发表的《中美联合声明》中写着:“双方期待本着透明、对等和互利原则,就航天科学合作加强讨论并在载人航天飞行和航天探索方面开启对话。双方欢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局长和中方相应官员在2010年实现互访。”接着,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局长博尔顿突破个别议员的刁难,顶住个别议员的反对,于2010年10月应邀访华。眼看2009年11月17日发表的中美联合声明中关于中美航天领域的对话和合作正在开启,处心积虑阻止中美在航天领域交流与合作的个别议员,出于他们的政治本能和技巧,在行政当局因预算大战忙得焦头烂额之际,在《2012财年综合与继续拨款法案》中成功塞进了专门针对中国与美国开展航天合作的第539条款,禁止美国航天局和科技政策办公室的经费用于同中国或中国人所有的公司开展任何种类的交流与合作;也不能用于在属于航天局或由航天局使用的设施内接待中国官方访问者。因此,中美航天交流和合作完全中止。

  其次,个别议员精心策划,给取消对中美航天交流与合作的限制设置了重重障碍。按照上述法律第539条款,把美国航天局和科技政策办公室的经费用于中美航天交流与合作的活动必须由新制定的法律具体授权。人们都知道,在立法权仍在原班人马控制的情况下,制定相关新法十分困难,几乎没有可能。另外,该条款还规定,美国航天局或科技政策办公室已经证明,中美航天交流与合作的活动没有导致涉及国际安全或经济安全的技术、数据或其他信息转让给中国或中国人所有的公司的风险后,此项活动可以不受该法的限制。这一规定实际上把所有责任都推给航天局或科技政策办公室,把他们的手脚捆住。更有甚者,该条款还规定,航天局或科技政策办公室的任何证明必须在活动举办日14天前提交给众议院和参议院的拨款委员会,并写明活动的目的,主要参加者,地点和时间。这等于航天局和科技政策办公室主办的活动必须受到国会的全程监控,严重损害他们的自主权,伤害他们主动性。

  第三,个别议员滥用立法权和预算决定权,阻止、破坏中美航天交流与合作的行径正遭到美国各界人士和世界各国科学家的反对,很不得人心。此次美欧天文学家强烈批评美方歧视性做法,并抵制会议,就是一个例证。在公共舆论的强大压力下,美国联邦众议员沃尔夫释法表示,该法不限制中国公民个人的活动,除非这些人担任中国政府的官方代表。随后,美国航天局表示将重新审议中国科技人员与会的申请。最终也许有的受雇于中国以外院所的中国科学家可能获准参会,这根本不能说他们的错误行径有任何收敛;反而证明,他们真的神秘地控制了这一领域美国对华政策大权,严重损害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

  近年来,中国在航天领域取得较快发展。中国在透明、对等互利的基础上,同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开展航天科技合作,有助于人类对太空和航天的探索,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无论对中国和美国,还是其他国家都是有好处的。随着2020年中国建成空间站的时间临近,而2020年至2028年期间现有15国国际空间站运行寿命问题显现,中美加强航天合作的必要性将不断上升。少数美国政客必须摒弃把中国视为假想敌的冷战意识,不要把中国妖魔化,客观理性地看待中美航天合作。即使在冷战时代,美苏还联手进行过“阿波罗”与“联盟”号飞船在地球轨道上的交会对接试验,现在在以和平发展为主题的新时代,中美要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怎么就不能开展航天合作呢?现在是这些美国政客改弦更张、换脑筋的时候了!(作者吴祖荣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美国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