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军事>正文

吴祖荣:美国能否放弃霸权、逃离悬崖?

2013-10-22 14:31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10月16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先后通过给政府临时拨款、提高债务上限的议案,总统奥巴马17日凌晨随即签字使之成法,停摆16天的联邦政府非核心部门17日开门办公;政府可以根据实际需要依法妥善处理债务问题。美国像玩蹦极跳那样,在悬崖半空又跳了起来,没有坠入悬崖,从而避免了债务违约的灾难。从中长期看,美国仍在悬崖边上,根本性问题并没有解决。这次政治风波表现出来的是共和党与奥巴马、民主党之间围绕联邦政府财政预算和提高债务上限的争斗,实际上却是美国两大政治势力围绕美国宪政制度、经济社会发展理念、施政政策和实施方案的又一次大较量。随着国会两党就联邦政府预算问题的会商启动,新一轮更深入的博弈已经开始。在未来两个多月里,两党博弈的深度和广度将超过2011年的首次会商,其走向广受世人高度关注。

  美国进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后,要从根本上解决预算难题、特别是长期的赤字问题,面临诸多严重挑战。首先是制定预算的权责在国会和总统之间的平衡问题。目前,国会有权审批预算,而没有授予平衡预算的责任,总统没有条款否决权,对国会通过的预算议案只能全盘否决或全盘接受。这种状况被认为是造成预算大战频发的主要原因之一。

  其次是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问题。建国以来,面对经济形势的变化,美国关于联邦政府职能的所谓小政府和大政府的理论和实践已经历过内涵十分丰富的历练。此次共和党之所以挑奥巴马的医改计划开刀,就是出于他们坚决反对奥巴马赋予联邦政府过于广泛的经济社会职能的所谓大政府施政理念。

  第三,财政赤字长期不断攀升问题。近60年来,美国只有5个财政年度实现财政盈余。特别是此次金融危机以来,财政赤字连续4年超过万亿美元,2013财年虽有较大幅度减少,但仍是数千亿美元的赤字,以后如何实现财政盈余,促使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摆脱对举债的高度依赖,仍是极大挑战。

  第四,财富快速积累与贫困快速积累同行、两极分化日趋严重,对税收和社会福利制度的改革造成巨大压力。

  两党治国施政理念不同,应对挑战的方案大相径庭,就2014财年联邦政府预算和中长期减少财政赤字方案达成一致难度不小。两个多月时间的会商必须完成两大任务:一是制定2014财年在2014年1月15日以后时间内的联邦政府预算,二是就未来10年减少联邦政府预算赤字规划达成共识。两项任务紧迫性虽有差别,但相互关系紧密,都涉及如何处理造成财政赤字的一些关键性问题,其中包括社会福利制度改革、奥巴马医改计划、税收制度改革以及军费开支水平等。由于2014年1月15日开始,实施1年的自动减支计划将启动新一轮减支行动,对1年来这一计划的实施情况的评估和调整也难免会有激烈交锋。

  美国政治经济社会问题大多源于其霸权长期盘剥世界的过程之中,霸权不收敛,国内革命性变革就难见乐观前景。在美国政治生态中,相互妥协通常被认为是国会立法的高超艺术。折中方案将是近期美国政治人物处理联邦政府财政预算争斗的首选。但是,进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美国,其垄断资本对世界经济的干预和影响空前加强,对海外市场的依赖空前提高,通过金融工具和跨国企业在国际生产分工和国际贸易产品价值链中竞争优势明显。与此同时,美国在国际政治和经贸格局大变动中以经济规模、美元霸权和军事实力优势获利造成的负面效应对国内政治和经济带来的冲击呈增强趋势。出现上述种种挑战的根源都与美国在政治、经贸、军事等领域日益强化的海外干预活动密不可分,因而应对这些挑战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霸权行径的收敛。月盈则食、物极必反。美国霸权在全世界获利达到极致,必然导致其国内消极因素滋长蔓延。国内经济失衡、复苏乏力,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高度依赖举债,就业增长在行业间的不平衡;海外军事活动红利缩水;金融霸权盛极致衰。这些都是美国从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在经济全球化和多极化条件下向国际垄断资本主义过渡中出现的新现象。

  综上所述,美国当前处在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初期的困惑和摸索之中。两党的辩论和争斗将持续相当长的时间。美国如何处理同外部世界的关系,是继续称王称霸,压迫盘剥其他国家,还是以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姿态与各国友好相待,合作共赢,将决定美国国内问题能否得到根本解决的成败。(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美国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