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冯昭奎:日媒以小人之心揣测中国“国安会”

2013-11-15 02:35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引起日本媒体的关注,有日本报纸分析认为,中国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是为加强对钓鱼岛等海洋问题的管控。还有日本报纸认为“这是因为中日因钓鱼岛问题关系紧张,日本计划设立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中国采取了对抗措施。”笔者认为日本媒体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之虞。

  当今时代,国家安全问题日益从传统的政治、外交、军事等领域,拓展到金融、财政、网络、环境污染、贩毒反恐、重大传染病、天灾、社会稳定等非传统领域,而且不同的安全问题和安全领域相互关联、耦合。这就需要一个高度权威的机构从国家战略的高度,综合全面地应对各种安全问题,并将各领域、各部门的力量和资源进行整合与协调,以提升决策的水平和层级。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正是新安全观、综合安全观、科学安全观的一个具体体现和实际举措。

  日本某些媒体将此事解读为“加强对钓鱼岛等海洋问题的管控”,这反映了日本自身的国家安全观发生了偏差。中国国安会不是专门为处理中日关系而成立的,在中国的安全与对外战略中,日本的地位远没有那么高,日本媒体不必自视过高。

  早在1980年,日本大平正芳内阁曾经制定过一个包括经济安全、农业安全、粮食安全等的综合安全保障战略。比较而言,目前安倍首相所制定的“以钓鱼岛为纲”的安全战略不能不说是一个严重的倒退。安倍将国家安全等同于“军事安全”,又把“军事安全”等同于“尖阁诸岛专业”,极力鼓吹“中国威胁论”,煽动敌视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以此来赢得支持率。这与其说是为日本的国家安全,不如说是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国家安全利益界定的失误必定导向国力衰弱。

  尽管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不是专为中日关系而设,但显然会把处理中日关系问题作为一个紧迫课题。这里存在着两个“相处”,一个是在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内部,外交、国防、安全、经济、海洋、环保等部门之间的“相处”,通过加强沟通与协调,有利于各部门制定一个既有利于坚定捍卫我国领土主权,又有利于维护我国实现两个“百年目标”所要求的稳定周边环境的对日战略和政策;一个是中日两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之间的“相处”,两国今后又多了一个互动渠道。目前,中日岛争就像一个“脓包”,两国都未能有魄力去挑破这个脓包。今后日本设有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中国有国家安全委员会,或许就到了可挑破脓包进行杀菌治疗的时候。从这个意义上,笔者反而认为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设立可能对中日关系的发展产生积极影响和效果。▲(作者是中国社科院日本所研究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