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军事>正文

宋文洲:让人心服口服才是中国真正的崛起

2013-11-29 14:19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菲律宾遭受史无前例的灾难,我的第一感觉是中国应该立即援助。我给我的那些有影响力的朋友们发短信,请求他们呼吁民间和政府援助菲律宾灾民。谢天谢地,中国政府和多数媒体行动了,不但增加了援助的金额,也增加了援助的力度。

  当然,网上的批评很多,在日益多元化的社会,这是正常现象,也是老百姓的权利,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援菲的钱归根结底还是来自纳税人。

  我是纳税人,之所以呼吁援助菲律宾,是我觉得这样花钱买更符合国家利益,从长远角度来看是在省钱,而且能产生更大的效益。

  菲律宾抢占我南中国海岛礁问题上,几次事件中,又没有善待我国台湾公民、香港公民,这让我们很多人都憋了一肚子气。加上菲律宾政府为了加强自己的筹码,全心全意地去抱美国的大腿,明目张胆地和日本政府抱团,这更增加了中国人的愤恨,很多媒体都放出攻击性甚至是侮辱性言辞,对菲律宾进行抨击。

  但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凭性子办事。

  我出生在山东农村,文革期间因家庭出身不好,我爹经常被村里人突然从饭桌上带走,关进牛棚,连续批斗数日,有些年轻人更是随意打骂我爹。我永生难忘为我爹送饭时的情景,我陪着他慢慢地吃着煮地瓜,磨蹭时间,希望以此能和他一起多呆一会儿。

  文革后,阶级斗争也停止了。那些批斗过我爹的年轻人觉得不好意思,在路上碰见时远远地就想绕开。我亲眼看到我爹主动走近他们,安抚他们:“那是文革的事,不能怪你。”我妈知道之后就骂我爹:“你个没长记性的,人家把我们欺负成那个样子,你非但不报仇,还为啥要去找他们说话?”我爹说:“报仇的人都不出息,我是为咱们自己。”这句话让我没齿难忘。

  中国有过耻辱的过去,从鸦片战争直到抗日战争,回想起那一幕幕,每个中国人都会痛心疾首。可是,我们有必要报仇雪恨吗?没有。我们能够走回过去改变历史吗?不能。如果我们真得希望医治心理创伤,最好的办法发就是自强,就是发展,就是赢得别人的尊重。

  自强和发展需要和平坏境。我不可能和邻居一边吵架,一边专心做事。如果每天在上学的路上都在想某甲如何欺负过我,我今天应该如何教训他的话,那就不可能取得好的成绩。

  放大了去说,如果中国天天在想如何和邻国斗争,如何和他们较劲,我想中国梦将永远只是个没法圆的梦。中国只有摆脱对过去的恩怨,冷静地分析利弊,用最少的费用,争取最大的效果,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还有,我们的梦想更不应该引起别人的误会。尽管我们于心无愧,但是不让别人误解却是我们自己的责任,是实现梦想的最重要环节之一。

  对灾民的救援是人道主义的体现,是人类的良知,是争取对方民心的良机。如果我们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那只能让世界误解我们,说我们心胸狭隘,不配做大国。

  我们必须注意到,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需要其他国家慢慢适应这个现实,更需要中国人本身适应这个现实。而中国人的适应,绝对不只是自信和自豪,更多的应是人格和魅力。只有很多人不得心服口服地说“中国的所为不愧为大国之举”时,中国才是真正的崛起,中国的崛起才是可以持续的。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翟亚菲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