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陶短房:2013,中东风暴眼的“回稳年”

2013-12-19 13:01 南风窗 我有话说 字号:TT

  如果说,2011年的中东是“革命年”,2012年是“动荡年”,那么2013年就是“回稳年”。在这一年里,外界曾被“革命”掀起的热情和期许,在很大程度上被冷静和务实的分析、反思所取代。中东大地上持续3年的躁动虽未平息,却似露出明显的疲态。

  埃及:翻转的陶轮

  古老的埃及文献《伊普味陈辞》曾说,古埃及中王朝时期政局反复,“大地如陶轮般翻转起来”,而这一幕在2013年的“新埃及”重演了。

  6月30日是埃及兄弟会穆尔西政权执政一周年,兄弟会很早就开始操办庆典,准备隆重庆祝这一“革命成果”。没想到6月26日,由自由派、世俗派和左翼反对派组成的“救亡阵线”开始在各地大举“倒穆”,短短几天便号称征集了2200万人签名,要求穆尔西下台,但遭到抵制;7月1日,埃及国防部长塞西代表军方出手,向穆尔西发出最后通牒,再遭拒绝;7月3日夜,军方发动政变,民选的兄弟会政权仅存在1年零3天便宣告垮台。

  现在回头看兄弟会走到众叛亲离这一步,只能说“民意如流水,朝不保夕”。兄弟会在“革命”和选举期间许诺的经济和民生画饼,被执政期间政府增税减支、民众停水停电的现实打回原形。6月26日,卡塔尔埃米尔阿勒萨尼退位,次日卡塔尔主权基金管理层大改组,兄弟会最大金主的变故也令穆尔西根基动摇。兄弟会在“革命”后为获得胜选,上台前曾刻意表现出温和、世俗的一面,但上台后却倚仗大选51.73%的得票率和一度高达80%的民意支持率,企图使总统职权凌驾于司法,并强行通过伊斯兰色彩浓厚的新宪法公投。在政变前夕,埃及总共27个省中,兄弟会背景的省长已达11人。过度揽权,导致遭排挤的军方、自由派、世俗派、工团组织,什叶派穆斯林、科普特基督徒,甚至正统逊尼派的爱资哈尔清真寺和原教旨主义的萨拉菲光明党于政变前夕暂时抱团,促成了政变的爆发。

  政变后,反兄弟会各方因权力分配矛盾而屡屡倒灶,以至于临时政府的名单在7天内换了3次。但由于兄弟会高层悉数被捕,加之沙特对政变旗帜鲜明的支持,和美国吞吞吐吐地承认既成事实,兄弟会在国际上的支持者遂纷纷离去,最后只剩下因国内反埃尔多安抗议而自顾不暇的土耳其,和刚更迭了君权的卡塔尔。尽管此后一段时间兄弟会屡屡爆发街头抗争,并一度因“7·8”血案和“8·14”清场引发全球瞩目,但总的来看,局势正趋缓和,军方成为2013年埃及政坛最大赢家。

  10月9日,埃及过渡政府正式解散兄弟会所注册的非政府组织。11月4日,穆尔西等15名兄弟会骨干被送上法庭受审。自8月15日埃及宣布紧急状态起,兄弟会遭到前所未有的全面镇压,其为人所熟知的领袖,除新任负责人马赫穆迪·伊扎特外几乎都被逮捕。虽说自1928年成立以来,兄弟会多次遭受灭顶之灾总能恢复元气,但没有什么教训比从问鼎政权到沦为阶下囚更深刻了。

  埃及的过渡期不论长短,最终都会导向普选,出现新的民选文人政府。但2013年的变故似乎说明,对于初生的民主国家,选票不足恃,民选之上更应有权力制衡,以及对于军权的限制。倘各种机制性框架尚不健全,民选领袖任由社会族群分裂和经济民生问题恶化,仅汲汲于一党的蝇营狗苟、赢家通吃,则“陶轮翻转”的一幕,随时可能重复发生。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