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军事>正文

王义桅:骆家辉继任者鹰不鹰,关系不大

2013-12-20 02:35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64年前,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带着“谁失去了中国”的惆怅离开了中国。毛泽东以《别了司徒雷登》一文表达了新中国就要走上独立自主发展道路的豪迈。现在,首位华裔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带着“谁能和平演变中国”的类似惆怅,即将离开中国。

  预计接替他的是现任美国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主席、72岁的蒙大拿州参议员鲍克斯先生。他是一位资深议员,1978年进入参议院至今,在环境、交通、财政及税务等多个参院委员会担任要职。笔者曾听过他的演讲,感觉他对中美经贸关系还算熟悉,也做出了贡献。然而他在安全事务上几乎没什么经验,如今中美安全摩擦频繁,鲍克斯搞不好就可能添乱。此外,鲍克斯在人民币汇率、人权问题上被认为是鹰派,不能排除他会利用在中国任职的机会做几场秀。中国今天的舆论场非常活跃,美国副总统在北京吃碗面,骆家辉坐经济舱,都成为中国舆论场的热点话题。中国舆论的追捧将鼓励一些外国政客把中国当成秀场。但必须看到,这种追捧实际上是种泡沫,不能太当真。

  中美权力结构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形成世界上最大的利益共同体之一。这是一种自稳定结构。正因为如此,世界也不允许中美关系脱钩、脱轨,中美都承担不起折腾的代价。正如现任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日前所言,希望50年后历史书写道:中美一起解决了世界的主要问题。这既是一种外交期许,也表明中美关系正肩负起历史的担当。中国提出建设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开始得到美方的积极回应。中美关系的大势、大局、大盘已经稳固,接下来是如何引导好、经营好、管控好。

  中美政府间磋商机制已过百,双边关系十分成熟。美国驻华使领馆,当然是美国派往中国的官方代表,但公司、非政府组织,甚至美国的大学和智库都在华设立了办公室,中美沟通管道多如牛毛。中美关系对官方机构的倚重在降低。而中美商业往来、社会交往、人员交流更为密切,经济社会基础雄厚。中美官方交流固然重要,但非官方交往、民间往来势不可挡,两国的利益纽带越来越广、越来越宽,不再像从前易受政治干扰了。

  就美国驻外大使本身而言,他们不见得是职业外交官,通常是政治任命,不少是竞选时为当选总统出过力的,是利益分配的结果,当然对驻华、驻日等大使考虑的因素更多些。谁来当驻华大使,对今天中美关系的影响已经很小。面对这个大背景,美国新大使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多做顺势而为的事,少作秀别添乱。

  笔者在中国驻欧盟使团工作期间,曾陪同中国大使会见美国驻欧盟大使,正准备认真记录时发现,对方只是一位40岁不到的女商人,连瑞典不是欧元区国家、不是北约成员国这种常识都不知道。鲍克斯参议员当然不是这种人,他与奥巴马关系密切。我们希望并相信,鲍克斯先生会以其国会山工作的经验和与总统的私交,发挥对华经贸推手的优势,未来在的北京日子里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建设,做出较大的贡献。▲(作者是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