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军事>正文

王义桅:TTIP对华冲击将超预想

2013-12-24 02:35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近日,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议(TTIP)第三轮谈判举行,在第二轮谈判服务业和投资方面取得的进展基础上,此轮谈判涉及食品、航空安全、电动汽车标准、能源等方面的广泛议题,将为欧委会贸易委员德古赫特和美国国际贸易代表弗洛曼进行政治评估预作准备。

  不同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搅局作用,被称为“史上最大双边自贸协定”的TTIP谈判进程将产生“意大利面条碗”溢出效应,对全球贸易规则和标准产生重大影响,并直接或间接影响中国的比较竞争优势、市场准入与国际话语权。而国内舆论对TTIP的重视度显然不够。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TTIP首先将开创非关税壁垒削减先河。二战后的贸易自由化主要集中在降低关税领域。欧美间关税已然很低,更多的关税减免也不会带来坏处,因此TTIP谈判聚焦于非关税贸易壁垒,包括进口配额及“购买美国货”等歧视性措施,管理和安全标准、检验程序以及对国内公司的倾斜。据估计,非关税壁垒、规则问题或是“边境后”措施相当于10%—20%的关税。消除这些壁垒将大大降低公司开展跨大西洋业务的成本。

  TTIP还将为国有企业设定全球标准。欧委会在欧美贸易谈判中试图为国有企业补贴的透明度以及规则设定全球标准,借TTIP谈判推动一项被长期搁置的目标,即将竞争政策纳入未来(尤其是与中国的)贸易协定当中。欧盟在谈判中推动补贴、反垄断和并购有关条款,正是试图将这些问题重新带回全球贸易舞台。政府补贴和其他对国有企业的优惠措施是如何扭曲竞争并损害美欧企业,也是TTIP谈判的重要内容。此举被普遍认为明显针对中国国有企业。

  TTIP还将引领全球经济自由化新规则。欧美谈判的重点是规制的协同,尤其是在新技术方面。新框架将解决当前和未来工业面临的问题。为此,美国同意将海洋贸易、金融服务、国防、烟草、政府采购等美敏感行业全部纳入谈判。TTIP谈判将WTO未涉及的新领域作为谈判内容,试图引领未来全球经济自由化包括金融自由化方向。

  以上只是TTIP宏大计划的部分内容,但它足以对WTO未来谈判和中国进一步参与全球化产生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一旦美欧在产品技术标准上达成一致,成为新的国际标准,TTIP就将成为新的国际贸易、投资规则的基础,进而影响整个全球化规则制定,它将和TPP一起,大大提升中国参与全球化成本。尽管理论上无法排斥中国,但由于美欧经济差距更小,TTIP比TPP更容易达成协议,对中国的战略挤压效应更加突出。中国将不得不再次面临着重塑的西方和更高标准的全球化。▲(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