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陶短房:伏尔加格勒爆炸,炸弹因何而响?

2013-12-31 09:40 海外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12月29日,俄罗斯伏尔加格勒火车站发生一起爆炸事件,截至目前,已报有至少17人死亡,多人受伤。俄罗斯联邦反恐委员会已认定这是一起恐怖袭击事件,袭击者系一名女性,随身携带相当于10公斤TNT,在试图从入口处进入火车站候车厅时,女“人弹”引爆炸弹。

  很显然,此次恐怖袭击事件是典型的自杀式爆炸袭击,而从“人弹”的性别、袭击方式和特点推测,袭击者很可能是来自车臣、达吉斯坦等高加索动荡地区的“黑寡妇”,目的则是干扰、破坏索契冬奥会。

  高加索地区地形复杂,民族和宗教矛盾积淀深厚,早在沙俄时代就是著名的“火药桶”。前苏联解体后,这里又爆发了旷日持久并绵延至今的车臣战争,民族、宗教矛盾非但未缓和,反倒更加激化,并因叛军和“基地”等国际恐怖组织的勾结乃至合流,变得更加复杂化、国际化。

  所谓“黑寡妇”,多为车臣战争中失去丈夫或父兄的叛军女性亲属,或自愿、或被胁迫为圣战“献身”。她们手段毒辣、行动坚决,曾在俄罗斯境内制造多起骇人听闻的“人弹”事件,包括2004年莫斯科多莫杰多沃机场两架客机被引爆,2010年3月莫斯科地铁袭击案,2011年1月24日导致37人死亡的多莫杰多沃机场爆炸案等。

  上世纪90年代,车臣“独立运动”曾在欧美获得较多同情、支持,但随着“9.11”事件的爆发和全球反恐战争的展开,它们逐渐被国际主流社会定义为“基地”组织的一丘之貉,被打入另册或至少被边缘化。尽管他们“一直在战斗”,却被国际主流媒体“遗忘”,在叛军首领们看来,必须抓住时机,让外界再度把注意力集中到他们所从事的行动上来。

  索契冬奥会就正是这样一个时机。

  为了展现俄罗斯的国家形象,同时提升自己的国内支持率,普京不惜工本筹办冬奥会。但这种做法恰也给了叛军“借力打力”的机遇:既然普京摆开大阵仗,迎接八方宾客,各国代表团、全球传媒瞩目索契,而索契与高加索又相距不远,在冬奥会前夕或期间搞出“大动静”,便既能给俄罗斯和普京添堵,又能让自己的“圣战”抢占媒体版面。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车臣叛军领导人多库.乌马罗夫日前公开呼吁其支持者“使用最大力量”去破坏索契冬奥会;12月27日,索契以东270公里的皮亚季戈尔斯克便发生导致3人死亡的汽车炸弹爆炸事件。

  伏尔加格勒,即二战中名垂青史的斯大林格勒,离索契约700公里,是俄罗斯南方的交通枢纽。这里人流密集,且距离叛军活动的高加索山区不算远、又非处一线,属于既“够得着”、又不会防范特别严密的地方,是恐怖袭击活动者眼中理想的袭击目标。今年10月21日,该城就发生“女人弹”袭击公交车事件,导致7死30伤。而这一次,更惨重的伤亡在同一城市、在距离索契冬奥会开幕不足6周时发生了。

  此次爆炸表明,俄罗斯对索契冬奥会过度的“倾斜性投入”,在某种程度上反倒吸引了志在制造“动静”重返媒体聚焦点的恐怖势力关注;而对于此,一再宣称“准备充分”、“严阵以待”的俄罗斯安保方面,仍然存在不少令人担忧的隐患。

  (陶短房,旅加学者,海外网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翟亚菲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