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蒋丰:日本学习甲午战争解决钓鱼岛的背后

2014-01-15 10:24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日本新华侨报网1月13日文章 原题:日本主张学习甲午战争解决钓鱼岛的背后 在日本福冈市太宰府,有一座带有庭院的神社,看上去已经颇为破败。但这座神社却与中国有着奇特的关系:它的建筑材料大多来源于两个甲子前曾参加过中日甲午海战的清朝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发生于1894年的那场战争被认为是“日本帝国兴起”的开始,燃起日本“称霸亚洲乃至世界的信心”,一些日本人也因此热衷于收集相关文物作为纪念。但这一事件在中国以及与此战相关的朝韩民众心中却烙下了深深的伤痕。时光流转,洽海桑田,东亚今年迎来了又一个甲午年。经过两个甲子的轮回,东亚有关各方与日本的关系再度陷入紧张,特别是中日关系交恶,使世界更加关注这一地区到底将如何度过这个甲午年。

  这座以“定远”舰残骸为材料建成的神社,被当地人称为“定远馆”。“定远”舰当年是中国大清北洋水师战斗力最强的战舰。日本海军对其十分忌惮,甚至在儿童中都曾推广击沉“定远”的游戏。甲午海战中,尽管北洋舰队损失很重,但是日军始终无法奈何该舰,“定远”舰还多次击中敌舰。当年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裴利曼曾称:“(日方)不能全扫乎华军者,则以有巍巍铁甲船两大舰也”。然而,定远舰的英勇战斗无法挽回整个战局。1895年,“定远”舰在威海卫遭日军偷袭重伤。不久,北洋水师战败,“定远”舰管带刘步蟾自尽,此前为免资敌命令将搁浅的“定远”舰炸毁。甲午战争后,日本原香川县知事小野隆助从日军手中购买了“定远”舰的残骸,将其拆解后运回故乡。

  在探访“定远馆”的时候,我曾长时间徜徉在这座神社之中,感触无法言喻。它的大门是用“定远”号的舱壁装甲制成,战斗中被炮弹洞穿的地方狰狞依旧。我用手抚摸着弹痕累累、弹孔片片的这块甲板,那一刻,我感到这块冰冷的甲板迅速的升温,我的眼泪奔涌而出……

  这座神社外侧的护栏,是“定远”号长艇所用的船桨。廊下的支撑梁,是“定远”号的两根桅杆横析;支撑梁交叉的护头,是“定远”号的系缆桩。这座神社的其他主要材料也多是从“定远”号上拆下的舱壁和甲板,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依然大部完好无损,可以想象当年这艘战舰是何等的坚固。

  实际上,在日本甲午战争的遗迹还有几处,在佐世保旧海军墓地矗立着当年北洋水师用的305毫米开花弹,在广岛还有日军甲午战争时的大本营遗址。不过,这些遗址大多没有多少人参观,似乎这里被人遗忘……

  如今,多数普通日本人对那段历史比较模糊。不过,在日本一些“战略人士”看来,甲午战争却是“日本帝国”兴起的开始。日本保守派战略学者谷口光德不久前出版了《应该从日清战争中学习的东西——思考尖阁诸岛(即中国钓鱼岛)领有权问题》一书,认为需要通过一场类似甲午战争的胜利来解决钓鱼岛问题。他表示,“对于构筑现代日本来说,日清战争作用大于日俄战争。”翻开近几年日本较热门的一个版本的“新历史教科书”。该书写道:“1894年朝鲜发生东学党之乱,日本和清朝都向朝鲜派遣军队,但是日清两军发生冲突导致日清战争爆发,日本在陆地和海上都取得压倒性胜利。1895年日清缔结《下关条约》(即中国称的《马关条约》),清朝承认朝鲜独立,同时向日本赔偿相当于当时财政收入3倍的金额,还割让辽东半岛和台湾。”对这场战争的意义,该书称,“日清战争是作为欧美流派的君主立宪制国家日本和中华帝国的战争,曾经作为‘沉睡雄狮’的清朝被新兴国家日本打败,东亚的中华秩序被打破。”

  日本当时的“战略思想家”内村鉴三曾四处宣扬,日本对中国将发动战争是因为,“日本作为东洋的进步主义战士,如果不排除阻碍进步的大敌——中国,就无法获得最终的胜利。”直到今天,日本政府仍然采取相似的手段,拼命渲染所谓“中国威胁论”。在去年12月审议通过的新《防卫计划大纲》和作为外交与安全政策首个综合方针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直接“剑指”中国,提出要加强离岛防卫、扩军扩武,监控中国军队动向,与中国就钓鱼岛同题进入“长期对立”等。

  日本著名学者井上清、铃木正四在其合著的《日本近代史》中指出,甲午战争的本质“是天皇制长期以来策划在亚洲扩张势力的战争。天皇制的最大努力就是准备中日战争。”日本甲午战争研究者桧山幸夫和佐谷真木人曾公开宣称:“日本民众也是因为甲午战争才第一次意识到国家和天皇,才有了作为日本人的自觉。”日本人因甲午战争而点燃的“爱国心”,在二战中达到了沸点,直至被美国用原子弹毁灭。

  日本著名历史学家加藤祐三先生谈到甲午战争的时候这样说:“这是日中两国在历史上的第一次全面性战争,同时也是日中两国发展的分歧点。……当时,日本国民基本上是一致主战的,而中国方面的国民舆论还处在尚未形成阶段。战争结束后,根据《马关条约》,日本获得了巨额的赔偿金,其金额相当于明治政府四年的年收。台湾也被割据给了日本。日本以此为契机大搞军事,开展了棉纺织业的工业革命,推行近代化发展,直到10年后的日俄战争爆发。中国则因为背负着赔款而民生疾苦,开始摸索可以取代清政府的新的政治体制。”加藤先生预料“今年,日中两国发生局部性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还是有的。一旦。”同时他认为,“即便是发生局部性军事冲突,也不会发展成日中两国间战争。因为一旦有这种危险出现,日美同盟等会出来抑止。同时也不会发展成为多国间的全面性战争。”“其最大理由就是,现在大国所拥有的军事破坏力,特别是核武器,已经发展到极大化。在50多年,也就是1962年,为了回避古巴导弹危机,美国和前苏联达成一致,抑止、封印大国间的全面战争。”加藤先生最后表示:“如果冷静地审视历史和显示,得出的结论就是,日中两国间不可能再发生又一场‘甲午战争’。”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如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去年不仅在“主权恢复日”纪念仪式上高呼“天皇陛下万岁”,还公然参拜供奉二战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在日本右翼势力的鼓动下,这种所谓的“爱国心”也有了重燃的趋势。2013年2月,一个日本女孩曾在大阪街头演讲,声嘶力竭地叫嚣,“用南京大屠杀般的激烈手段,将在日的中国人和韩国人杀光”,引起了国际的广泛关注和愤怒。

  这究竟是政情与民情的互动?还是“战争宅男”与“战争宅女”的疯狂?在这个甲午之年,人们真的要仔细关注!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翟亚菲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