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庚欣:保守主义是日本的慢性病

2014-01-16 02:35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日本政治的保守化有多重原因。第一是以美国因素为主的外部背景。日本战后作为战败国,政治命运必须受到国际环境主要是美国因素的制约。美国一方面要防范日本军事复活,另一方面又要让日本在美国抗衡中苏(俄)的格局中积极作为,一直极力压制反战的进步力量,纵容、扶植日本的保守势力。可以说,战后美国的远东战略是今天日本根据错误历史观形成的保守主义的主要政治基础。虽然客观上日本国家的一些军事、政治功能被美国阉割或替代,但在朝鲜越南等战事中,日本一直是美国的帮手并获取了可观利益。在精神层面,日本始终没有建立起完整的和平主义价值观结构。这种社会矛盾在“苏东波”以及今天美国“重返亚太”的喧嚣中表现更为突出。

  第二是日本自身近代化道路的保守性。日本是世界大国中少有的几乎未经历过革命洗礼的特例。从明治维新开始,基本以改良方式实现社会变革。其后的发展也因循了最保守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最终走上军国主义道路。战后,日本一直是发达国家中偏于保守的一支,男女、等级、内外等许多旧有差别并未得到应有的改造,有些方面还不如发展中国家。近70年的稳定发展更为日本社会的保守性提供了温床。许多进步知识分子锋芒不再,甚至成为旧观念与秩序的俘虏。这种保守性也深刻影响了年轻一代,成为日本式发展的“代价”。再加上日本民族的“耻辱文化”缺少“原罪”意识,社会教育的偏颇以及趋同性与排他性等民族性格,都对日本人反省历史、明辨是非形成障碍。

  第三是日本社会急剧膨胀的“战后悲情”。日本战后不像德国那样反省历史,融入地区社会,而以畸形变态的败战悲情、历史认知悲情以及领土悲情等,希望翻历史的案。这与一战后的德国有些相像,总是对国际社会心存不满,甚至在受害国人民伤口上撒盐。今天的日本,确实使人感到危险,因为近年来的岛争刺激了“民粹”,使长期积蓄的悲情综合发酵,如潮水泛滥,往往会冲破合理主义的堤坝,这次安倍参拜就是例证。

  日本的保守主义今后会长期存在,这是日本的“慢性病”,将一直困扰日本的外交与内政,特别在外交上更会明显表现出其失衡性。日本无论怎样“保守”,其前景也只能是“麻烦大”、“威胁小”。所谓“麻烦大”主要是因其经济实力较强,同时又与美国捆绑在一起,美国恰好又需要进行“权力转移”,日本会随时利用这些“优势”强化自己,造成不小麻烦。所谓“威胁小”,是指日本单方面在可预见的未来尚无力形成对周边及国际社会实质性的重大现实伤害。能形成这种威胁的目前只有美国,日本除非成功绑架美国,并成功说服美国共同铤而走险,才会形成真正的“威胁”。仅靠日本,很难重演类似70年前的戏码。

  日本今后的保守化道路很难走得顺。中国应该在妥善处理中日关系的实践中,建设中国的新型外交。中国近代的耻辱止于抗战胜利,中国新型大国外交的升华也可能始于对日博弈的成功。因为这不仅有赖中国政府高超的“执政力”,而且需要中国国民成熟的“国际观”。▲(作者是日本道纪忠华智库首席研究员、日本JCC新日本研究所副所长)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翟亚菲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