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王嵎生:美国为何“担忧衰落”?

2014-01-16 16:08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马年即将来临,人们普遍渴望世界能太平一点,相互包容与和谐一点。专家学者们议论纷纷。总体看好,时代变迁量变进程加速发展的大趋势,尽管充满着矛盾和严峻的博弈,但不可阻挡,国际力量对比历史性变化的脚步不会停止。

  形势的发展与变化,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如老牌发达国家如何打它们的“金融牌”,发展中国家怎样调整适应;中东一系列错综复杂的热点及其“蝴蝶效应”,有关各方如何应对,能否协调;美国所谓的“后门罗主义时代”意味着什么;美俄关系能否改善,欧俄关系怎样演变;日本能闹腾和猖獗到何种程度,等等。但从全局和战略上看,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恐怕还是在时代的“战略十字路口”,美国“何去何从”。

  早在上世纪末,美国老外交家凯南就告诫克林顿政府说,“这个星球绝不会由任何一个单独的政治中心来统治”,“不论美元还是刺刀都不能保证成功”。不久,美国政治分析家约瑟夫·奈也说:相信冲突不可避免的想法,本身就是冲突的根源,“我们现在若是把中国当成敌人,我们可能就为自己树立了一个敌人”。那时,这类舆论在美国还是相当罕见的。似乎心有灵犀一点通,后来,法国总统萨科奇和英国首相布朗也说,现在是“相对大国时代”,世界任何重大问题离开中国、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大国都不可能解决。三年前,印尼总统苏西洛进一步强调,现在由单一国家管理世界是“不合适的”。

  2011年开始,越来越多的美国知名人士和主流媒体开始议论,“春风得意的美国时代已经终结”;现在美国虽然仍站在“高山之巅”,但却感到有“些许寂寞”和“忧心忡忡”,“担心衰落”。美籍日本人福山一度曾得意忘形,著书立说,宣扬西方资产阶级民主自由制度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终极理想”,而且已经变成事实。现在也不得不认错服输。

  这些议论,都是美国一些“顶尖专家”发表的。他们并非是在无病呻吟,而是在反思和总结经验,在探寻“何去何从”的出路。

  奥巴马第二任期伊始,他的新任国务卿克里和国防部长哈格尔就公开声称,现在美国已“不能对世界发号施令”了;“美国在世界的角色……已经成为参与世界(的国家)”。克里近来还宣称,门罗主义的时代已终结,美国与美洲国家间关系建立在平等的伙伴关系和共同责任基础之上。奥巴马本人在会见中国新任大使崔天凯时也说,美中两国关系已进入新的阶段,面临新的机遇;美方愿与中方一道,致力于建设新型的大国关系。奥巴马及其重臣,由于“老大”地位和思想作祟,虽然也经常说一些不受欢迎的话,但他们上述这些言论,毕竟是时代吹拂的一股“新风”,是过去没有过的。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在候任期间,就迫不及待地宣称,她要与总统“密切合作”,“推进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并推广美国人所珍惜的价值观”。美国新任太平洋空军司令卡莱甚至公开宣称,美国要像包围前苏联那样包围中国。这些“逆风”言论与上述“新风”言论显然是矛盾的,也表明处于战略十字路口的美国内部开始出现分歧。他们在实现“美国统治下的世界和平”战略方面是一致的,但如何实现,何去何从,不尽一致。然而,形势发展不饶人,顺之则昌,逆之则衰。美国调整政策和策略,势在必行。问题是能在多大程度上适应时代的诉求。

  美国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它何去何从,举足轻重。对上述诸多不确定因素,美国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其影响可以是正面的,也可能是负面的,甚至产生破坏性后果。今年,在这方面对美国的考验很多,美国所谓“战略再平衡”在亚太地区如何运作,中美日关系如何演变,都将严重影响这一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在向美国释放善意,希望同美国共同致力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相互尊重,合作共赢。G2(共管)虽不宜搞,C2(共商)仍可行。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多尼伦去年在官方网站上发表文章说,美国的战略支柱之一是与中国建立建设性的关系;如果没有中国参与协商,如果中美两国不建立广泛、富有成效、建设性的关系,那么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外交、经济和安全挑战都无法解决。美国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也在《亚洲的未来》一文中声称,美国希望跟中国把“新型大国关系”落到实处。这些话如果当真,中美两国便可相向而行,两国相互依存的关系就可能变得比较舒服一些,并逐步向新型大国关系迈进。这将是两国历史性贡献,不仅有利于两国自身,也大大有利于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发展与合作。

  随着综合国力的提高,中国军力相应增长,是很正常的。这是维护自己国家主权、独立和安全的需要,并无意挑战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存在,抢美国的“第一把交椅”。在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方面,“球”在美国一边。美国应该足够的智慧明白以下两点:

  其一,美国“战略再平衡”如果继续把遏制中国作为主旨,“借力”日本以保持其对中国的“绝对优势”,对付中国“反介入”(反对干涉内政)力量的增强,那就走错了路,可能事与愿违;本想加强对日本的控制,结果反而让日本钻了空子,一步一步摆脱美国,改变美日“主从关系”,甚或把美国拉下水。

  其二,如果美国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势必要继续袒护日本,甚至放纵日本军国主义发展和猖獗,在中日关系方面和亚太地区扮演不光彩的角色,那就无异于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东亚地区将会很不安宁。中国不会惹事,但也决不怕事。对日本可能的挑衅和冒险,中国是有充分准备的。美国呢?千万不要让一己私利遮望眼,以为放出去的“虎”一定咬中国,可不一定。中国人民没有忘记珍珠港事件,美国人民更不会忘记。何去何从,美国领导人需要三思而行。(本文为王嵎生“反思美国”系列文章之二。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