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宋文洲:新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绝非安倍亲信

2014-02-10 14:20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日本东京都诞生了新知事,名字叫舛添要一,国内有媒体称他为安倍的“亲信”,但事实是,舛添要一虽称不上是安倍的敌人,但绝对不是安倍的亲信。

  舛添要一从政之前就和我是朋友。他当选了议员之后,我曾经问他的人生抱负,他毫不犹豫地说:“既然做了议员,首相就是我的目标。”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时,舛添要一就明确地表示反对。他说日本应该有一个让包括外国人都能去吊念的地方。

  在2007年第一次安倍内阁时期,舛添要一虽然属于自民党,并身处参议院政审会长要职,却经常公开批评当时的自民党总裁安倍。2010年2月,他批评自民党说:“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再也回不来了。”随后他脱离了自民党,设立了自己的政党“改革俱乐部”。自民党对舛添要一的脱党申请不予理睬,一气之下将他“开除”。

  经过三年奋斗,舛添要一的政党没有得到多大发展。加上他本人的议员任期结束,去年6月,他宣布退出政界。我是在新闻里知道此事的,不免感到一缕惆怅。

  去年11月,我在电视节目收录现场见到了久违的舛添要一。我们都很兴奋,马上拥抱起来。但我没忘责备他:“您自食其言,您跟我说了要做日本的首相的!”他只是无可奈何地笑着,支吾了几句。

  那时,前任东京都知事猪濑直树刚刚被发现有受贿嫌疑。不过,借助高高的支持率和申奥成功的功劳,猪濑还在积极反攻。我当面对舛添要一说:“您太可惜,应该准备竞选东京都知事。”他说:“还看不出会是咋样子呢。”我说:“猪濑早晚要扛不住,你还是做好准备吧。”

  说实话,舛添要一根本就看不起安倍,安倍压根儿就不喜欢舛添要一。舛添要一之所以去寻求自民党支持,那是他的竞选策略,不能获得支持,起码还可以缓和敌对关系。安倍之所以支持舛添要一,那是安倍维持自己声誉的策略,支持一个不喜欢却能胜出的候补,总比支持一个非常喜欢却注定失败的候补更好。

  被安倍安插在重要职位的人,大都是安倍的朋友。他们要不就是极右,要不就是傀儡,缺乏政治上的影响力。在东京这个选民素质极高的城市里,光靠极右和听话是不能胜出知事竞选的,再加上选民们也开始厌恶石原和猪濑之类的极端政客。这样,有国际化形象、有执政能力、跟安倍一伙有距离的舛添要一就成了最佳人选。

  舛添要一的胜出,不是安倍的胜利,而是安倍的无奈。安倍真正从心里支持的是前自卫队干部田母神俊雄,只是,安倍知道东京都选民还没有堕落到那个地步,不得不忍痛放弃公开支持这个极右分子。所以,安倍就派了他的好朋友百田尚树去帮助田母神竞选。百田在演说中说是美国对日本进行了大屠杀,南京大屠杀是虚构的。这些才是安倍最陶醉的。田母神也对媒体公开说:“实际上,安倍首相是支持我的。”

  无论是从过去的事实,还是从目前的情况,我们都能判断舛添要一不是安倍亲信,舛添要一尽管在个人婚事上受到不公平的攻击,但那是对手攻击他的把柄,无损于他的人格和政治才能。作为一个具有国际视野的政治家,舛添要一曾一度对日本政治心灰意冷,东京都知事这个相对独立于日本政府的位置,为他提供了一个施展其政治才能的绝佳平台。(作者是经济评论家、日本软脑集团创始人,经常作为日本电视台嘉宾点评日本社会时事、企业经营)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