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王义桅:评判核心价值观不应以西方为参照

2014-02-18 11:02 海外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日前,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经《人民日报》刊登后引发热议,一些人欢呼我们终于接受普世价值,一些人遗憾我们仍残留“社会主义尾巴”,一些人则嫌24字太多,不如“自由、平等、博爱”清爽。

  平心而论,变动、多样而复杂的中国,产生这样或那样的看法也很正常,能大胆、公开、及时表达出来,本身就是时代的进步。但细究对核心价值观的各种非议可以发现,虽然表现方式多样,根源却出奇地简单——几乎全都以西方为参照系!

  中西方国情不同,两者发展阶段也不同,以过去的西方参照今日之中国,是很不公平的。“自由、平等、博爱”和《人权宣言》是法国大革命的精神产物,从价值观上凝聚了资产阶级革命的成就,历经西方的扩张,俨然形成普世价值的话语霸权。在这一前提下,以此来批判我核心价值观,有些时空错乱。

  近代以来,我们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间徘徊,思维束缚于西方参照系,总以为学习西方、赶超西方是自强、自立的不二法门。其实,这是典型的误读西方。西方的成功并非学习“非西方”,而是成为了自己。因此,中国自立自强也只有成为自己才行,学习西方无法成为西方,更无法超越西方,也不可能成就自己。

  今天,我们强调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坚持走自己道路又不固步自封,兼收并蓄又不失去自我,融会贯通又不失中国特色,这才是中国成功的法宝。体现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就是继承、包容、创新的三位一体:

  继承传统中华文明核心价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是公民个人层面的价值准则,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修身”层面;

  包容西方价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这是社会层面的价值取向,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齐家”层面——不过在现时代,小家融成大家,形成现代社会;

  创新人类价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这是国家层面的价值目标,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治国”层面,并且是对传统、现代价值观的创新。

  展望未来,待我精神立国,完全成为自己后,核心价值观将更简练、更普世,将上升到“平天下”层面,使之包括“和平、多元”等内涵,塑造人类共同价值体系,以及“传统中国”、“现代中国”、“全球中国”三位一体式国家身份。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既要继承传统,也要包容现代,开创未来,是一个过渡、折中和凝练的过程。这是中国政治建设和社会建设的大事,表明中国在道路自信、理论自信与制度自信基础上形成价值自觉,是中国对社会主义事业从制度、道路到价值建设的最新贡献,也是传统中华文明与现代文明融合的时代成就。

  长期以来,国内外有种错误认识,认为中国的成功在国内靠摸着石头过河、国际上靠搭全球化便车,缺乏自身价值观,因而这种成功具有偶然性、不可持续性,由此滋生中国威胁论、中国责任论、中国强硬论等种种歪论。因此,必须讲清楚中国成功故事背后的价值根源。“中国梦”为此开了个好题,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则进一步将“中国梦”理念化。

  中国崛起,是近代大国崛起进程中唯一非宗教国家的崛起,不以西化为目标,且是非基督教国家的崛起;中国的崛起,是唯一未被西方殖民的文明国家崛起;中国的崛起,是唯一既要复兴古老文明,又复兴西方另类意识形态——社会主义思潮的崛起。我们必须从这一世界历史高度认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的意义。

  因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中国对人类做出的价值贡献,是13亿中国人对人类文明所做的郑重承诺。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自问“我能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做点什么”,而非质疑、非议其表现形式。毕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生命力就在于知行合一。

  (王义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海外网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翟亚菲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