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谭中:普京挑战美国对世界的主宰

2014-03-18 09:11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新加坡《联合早报》3月15日文章 在西方怂恿下,乌克兰和平政变,亲俄的民选总统亚努科维奇逃亡俄国,普京为了挽救乌克兰危机而进军克里米亚,克里米亚议会决议加入俄罗斯联邦并将于3月16日进行公民投票,这一切都是普京对乌克兰形成的高压势态。

  乌克兰是十月革命的前哨,苏维埃联盟的核心,苏联解体后仍在俄国势力范围内。2004年西方煽动的“橘色革命”使它分裂为亲俄与亲西方两大阵营,普京一直利用亚努科维奇与亲西方的季莫申科恶斗。西方却想把它变成“北约”成员,像一把尖刀直指俄国心腹。

  普京认为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理灾难”、有志振兴俄罗斯美国退休外交官克里斯托弗·希尔(Christopher Hill)说:“有了乌克兰俄国就是苏联,没了乌克兰俄国就只是俄国。”普京的短期目的是阻止乌克兰对俄国离异,长期目的是成为中兴英雄。

  普京不自觉地客观上挑战美国对世界的主宰。他现在摆出的架势使得奥巴马也不得不摆出架势。奥巴马倾向绥靖,却不能让政敌、共和党参议院元老麦凯恩嘲笑他的“MIA”(在行动中失踪/missing in action)盖棺论定。舆论形容“这次是奥巴马遭遇的最严峻外交危机”。

  3月7日《华盛顿邮报》发表“西方必须抵制普京对乌克兰的策划”(The West must resist Mr. Putin’s gambits in Ukraine)的社论,批评奥巴马暂停美俄贸易谈判与军事交往以及拒绝向某些俄国人士发给入境签证等都是“过轻的处罚”,建议美国联合欧盟对俄国银行进行制裁(冻结俄国在西方银行的亿万资产),迫使普京退却。

  奥巴马应对普京的架势刚柔兼施。他于3月6日宣布暂停向某些俄国政界及企业界人士发给入境签证。与此同时,美国华盛顿号航空母舰与三艘核潜艇与16艘护航军舰编队驶入黑海威胁俄国黑海舰队的安全。

  奥巴马3月1日和普京通话,谈了90分钟。急切希望普京到此止步,不再使局势恶化。3月6日奥巴马又和普京通话60分钟,希望俄军从克里米亚撤退,消除紧张。

  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在参议院作证时说美国的战略是“大事化小”。人们看到奥巴马在“世界战争退潮”的形势下把美国备战状况回复到2001年前(有人说回复到二战前)。这边国防部长冷静观望,那边国务卿克里在欧洲和俄国外长会谈。

  普京和奥巴马摆出的架势都是以攻为守,普京希望维持自己“中兴英雄”的形象就够了,奥巴马希望维持的是美国“世界领袖”的形象。两者实质上没有冲突,但现在不能双全了。如果普京的形象不受损,美国就不再是“世界领袖”了。麦凯恩说的“世上谁也不认为美国强大”就成为铁的事实,今后奥巴马在国内国际上都叫不响了。

  当前对奥巴马绥靖政策不满的不仅有共和党右派,而且包括自由主义人士。行家评论认为现在奥巴马陷入窘境是自作自受,他一贯在结束阿富汗战争、干涉利比亚与对待叙利亚内战等问题上不考虑、不采取有效利用美国军事力量来保护美国自身利益的果断战略。

  3月1日在白宫西侧的战略会议室中举行最高决策会议而没达成共识,与会者透露在这样的会上总是笼罩着美国厌战以及九一一事件以来为期最长的冲突状况应该终止的气氛,因此谈不出维护美国世界领袖形象的战略措施来。

  德国总理默克尔积极从中斡旋。她先与普京通电话,然后与奥巴马通电话。奥巴马倾向于在事态进一步恶化后对俄国采取制裁,取消俄国八国集团(G8)资格,默克尔坚决反对。她认为仍然可以通过外交途径使形势缓和。

  奥巴马对付普京有很多软肋。军事惩罚的牌是没有的。经济惩罚只能是制裁。俄国和美国的经贸往来不多,却向美国及欧洲银行投入亿万资金,美国要是冻结俄国财产会有一定杀伤力。但欧洲国家三分之一的天然气与原油以及近30%的煤来自俄国,如果欧盟国家不参加对俄制裁效果是不大的。美国虽然是天然气最大生产国,但只够本国受用。

  如果对抗形势进一步恶化,美国与西方国家可能拒绝参加今年6月在刚举行过冬奥运会的索契举行的G8峰会,甚至进一步取消俄国的G8会员资格(它实际上是七个核心国以外的成员),但G8峰会的国际影响越来越小,俄国也不靠这块招牌。

  乌克兰本身的经济脆弱就是奥巴马对付普京的软肋。国务卿克里在基辅宣布的10亿美元的“贷款保证”(loan guarantee)没有吸引力。行家认为:乌克兰要勉强维持经济局面就需要50亿美元援助,现在美国国会和欧盟都在为筹备这笔钱而努力。

  《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弗里德曼分析普京也有软肋。他想做“中兴英雄”但历史不会成全他。普京当今的实力是俄国有丰富的能源,但是如果普京不能彻底把俄国变成国富民强而只是让它继续被能源既得利益小集团把持的话,普京的俄国中兴只能是空想。

  无独有偶,3月7日《环球时报》发表“普京,西方又恨又无奈的对手" style="font-size: 14px;" target="_blank" >普京,西方又恨又无奈的对手”的社评,也婉转地暗示这个方面。它认为普京一方面得巧妙地应付美国“新冷战”挑战,更得注意增进国内团结,不致使经济不振、反对派及“各个软肋”大暴露。

  曾经访华发表赞赏报道的著名《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尤金·鲁滨逊(Eugene Robinson)说,那些认为俄国找借口出兵,以强凌弱应该引起美国“震惊”的人,也不想想美国进军巴格达的往事。美国经济行家说华尔街一心向往正在苏醒的美国“牛”而不愿受俄国北极“熊”的干扰。厌战的美国民意也不愿奥巴马对普京搞大动作。(作者是从印度退休的华人学者、现居芝加哥)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翟亚菲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