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王海运:中国不必为克里米亚公投纠结

2014-03-19 02:36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克里米亚16日全民公投,以96.77%的高票支持“脱乌入俄”。针对这个结果,俄罗斯乌克兰及西方大国各执一词剑拔弩张。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应该作何表态?目前,中国舆论场真的有点纠结。不过,换个思路考虑问题,中国完全可以避免纠结,甚至可以赢得主动。

  中国必须坚持“尊重国家领土统一完整”的国际法基本准则,同时必须坚持“尊重各国人民自主选择”的权利。如果两者发生冲突,那就要看“历史经纬”。

  从历史上看,克里米亚几百年都是俄的组成部分,是俄固有领土。1954年被赫鲁晓夫当作礼物送给了乌克兰,但是这仅可视为苏联内部行政边界的调整,并不具有国际法理效力。至于苏联解体后俄乌作为主权国家所签订的有关协议是否具有国际法理效力,双方说法不一,恐怕也难以为凭。

  在克里米亚问题上,俄罗斯即使最后收回了祖上留下的基业,也符合“历史经纬”的依据,这和支持分裂主义不是一回事。笔者认为,承认克里米亚公投结果,并不会造成我们在台湾问题上的被动;克里米亚和台湾没有可比性。两岸分治是中国内战的延续,国际社会普遍承认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统一台湾具有绝对充分且没有争议的国际法理基础。

  有人可能要拿西藏、新疆说事,我们同样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们,两地自古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过去、现在都是祖国母亲的孩子,任何势力都休想以任何形式从祖国母亲怀抱中将其夺走。钓鱼岛也存在类似情况,理所当然应当回归祖国的怀抱,恢复历史正义。

  因此,中国在克里米亚公投表态问题上不必纠结,可在时机成熟时顺应其公投结果。这不仅符合维护国际法基本准则,而且符合维护国家利益的需要。走失的孩子回到母亲的怀抱,同“国家领土统一完整”原则不仅不矛盾,而且是其应有之义。克里米亚公投宣布要加入俄联邦,并不是“分离主义”,而是“历史的回归”。中国并不是无原则地力挺俄罗斯,中国力挺的是国际正义。

  当然,外交部门要讲究外交艺术,外交表态既要考虑原则立场,又要照顾“现实因素”,进行“全面权衡”;既要考虑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又要考虑各方的利益及其中国与各方的关系。一段时间内,外交表态原则些、中性些、慢一些无可非议。当前中国外交的运筹重点应当放到劝谈促和、维护和平上,防止危机引发大国对抗进一步升温,避免冷战甚至热战的发生。待条件成熟时,再明确表态,并且以此换回重要战略利益。

  笔者呼吁,在坚持“尊重主权国家领土完整”原则问题上,中国应当更多地强调“历史经纬”,强调“祖籍国权利”的优先性。中国应当推动国际社会强化这一长期被忽视的国际法重要内涵,并且以其作为对付分裂主义、分离主义的有力武器。▲(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翟亚菲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