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于时语:奥巴马外交的一地鸡毛

2014-04-11 10:05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新加坡《联合早报》4月11日文章 原题:于时语:奥巴马外交的一地鸡毛 摘编如下:虽然任期还剩两年多,奥巴马施政成就已经基本定型。最大的“里程碑”,无疑是内政战线的“奥巴马医保”(Obamacare),至今仍然吉凶难卜。至于经济复苏,更是有气无力而大失民望。在对外政策上,奥巴马运气眼看比小布什总统好不了多少,许多保守派已经因此把奥巴马称为历史最糟总统。今年中期选举,民主党很有可能丢掉参议院多数。

  奥巴马就任之前公布的常春藤精英内阁曾经引起各方称羡,尤其是首任国务卿希拉里领衔的国家安全团队,被共和党外交元老基辛格赞许为“重量级班子”。我当时曾经回顾肯尼迪启用的类似常春藤精英,正是将美国引进越战泥沼的“最优秀和最聪明的”班子。奥巴马先后任命两名耶鲁校友出任国务卿,华盛顿的对外成就除了袭杀了过气人物奥萨马、本·拉登,实在乏善可陈,落得一地鸡毛。

  我曾经从“阶级烙印”分析奥巴马是个“环太平洋”产物,是有史以来最缺乏“欧洲情结”的白宫主人。“重亚轻欧”是其外交战略的主轴,为了针对亚太的“枢轴转向”,而必须减缩“反恐”战争,努力降低在大中东地区的投入。可是一任半总统下来,不仅在亚洲成果寥寥,其“轻欧”方针和中东“减负”战略都一筹莫展,骑虎难下。

  叙利亚内战是个典型例子。奥巴马新近访问沙特阿拉伯,缓解与利雅得的尖锐分歧,强化训练武装叙利亚反对派。可是欧美支持的世俗派始终是扶不起的阿斗,极端派力量则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西方土生穆斯林青年,已经引起欧洲对这些圣战者回流的很大恐惧。

  更矛盾的是叙利亚内战蔓延到伊拉克逊尼派地区,迫使华盛顿在军事上紧急援助巴格达什叶派政府,以免伊拉克重新陷入教派内战,无形中帮助伊朗的区域利益。

  在沙特专制王权的大力支持下,埃及的阿拉伯之春全面倒退,回到比穆巴拉克政权更加专制的军人独裁。在这一过程中,奥巴马政府落到在政治伊斯兰和世俗专制势力之间两边不讨好的困境中。

  出于对政治伊斯兰运动的岐见,特别是卡塔尔为了长期安全利益支持穆斯林兄弟会,原本铁板一块的海湾逊尼派君主国家严重分裂,沙特等国召回驻卡塔尔大使施压,又使得在卡塔尔维持关键空军基地的美国陷于两难境地。

  奥巴马干预利比亚,除掉卡扎菲(卡达菲),本是其中东政策的唯一亮点。可是现世活报,美国大使马上被杀,反而被共和党穷追猛打,渲染为奥巴马对外政策的最大失败,也是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2016年总统梦的最大威胁。

  陷入僵局的以巴和谈,是奥巴马外交失败的最新例证,奥巴马深知以巴冲突是穆斯林世界反美浪潮的重要根源,一上任就高压迫使以巴恢复谈判,结果成为以色列最不信任的美国总统。同时巴勒斯坦内部严重分裂,不提哈马斯与法塔赫的仇隙,就是法塔赫内部,与以色列军方关系密切的前巴方安全部长达赫兰,新近与阿巴斯彼此指责对方与以色列合作暗杀巴方领袖,甚至毒杀阿拉法特。这一闹剧可以比拟为汪精卫和陈公博互相指控对方是汉奸,也说明以巴之间毫无达成有效和议的基本条件。

  在阿富汗北约撤军后可以预见的乱局之下,伊朗核问题谈判或许是奥巴马外交的唯一救命稻草。但是奥巴马的国内弱势,加上乌克兰危机之后普京的新棋局,都降低了这一谈判成功前景。

  愈演愈烈的乌克兰危机,是奥巴马外交一地鸡毛的又一案例。这一发展虽然符合防止德俄联手把持欧陆的长远战略(《明镜》周刊报道55%德国民众同情俄国,包括前总理科尔、施密特和施罗德),对于原来甚至不肯拨冗出席美国—欧盟峰会的奥巴马个人而言,乌克兰是对其亚太战略十分恼火的干扰。

  奥巴马的外交困境还包括国际道德权威。除了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监听门”,奥巴马本人近日把死伤远超百万的美国入侵伊拉克,辩解为道义上高于俄国几乎一枪未发占领克里米亚,连许多欧美论客都大跌眼镜。

  除了美国国力的衰退,常春藤精英的自以为是,以及奥巴马患得患失的风险规避,是华盛顿外交一地鸡毛的重要原因。(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