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王嵎生:中国为什么至今没参加TPP?

2014-04-21 13:17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兼谈日美TPP谈判和可能的交易

  美国主导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谈判已进行了20多轮,现仍在紧锣密鼓,希图尽早“圆梦”。有专家问:中国为什么至今没参加?“主动加入”岂不更好?岂不有利于构建合作共赢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所谓“TPP”,是2006年新加坡文莱智利新西兰四国首先签订的一个协议。2008年美国高调宣布参加谈判后,澳大利亚秘鲁越南马来西亚也随之加入。2011年日本首相野田为了讨好美国,赶在APEC夏威夷首脑会议前,急急忙忙宣布也要参加TPP 。由于这10国都是APEC成员,以及美国“喧宾夺主”,人们不禁要问:这个“TPP”同APEC、特别是APEC的“茂物目标”(贸易与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是什么关系?美国为什么要抛弃它一手推动建立的现有炉灶(茂物目标)而另起炉灶(TPP)呢? 

  首先,这是美国战略重心逐步东移的需要。美国战略重心东移是全方位的,不仅涉及政治和军事安全,在亚太经济合作方面,美国也要主导,防止被边缘化。

  第二,随着时代变迁量变进程加速发展,亚太地区诸多形式和规模的贸易投资自由化相继出现,方兴未艾。美国忧心忡忡,急需利用TTP平台,主导制定自由贸易新规则,占领制高点,力图变被动为主动。

  回顾历史,1993年,美国举办APEC领导人第一次非正式会议。克林顿企图把APEC变性为“亚太经济共同体”,以美国经济、安全和价值观为主导或基础。但由于大多数成员不赞成,没有成功。1994年,在印尼茂物举行APEC领导人第二次会议,美国仍想搞APEC“自贸区”。后来不得已退了一步,着力推动APEC“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经过艰苦磋商,茂物宣言明确宣布,发达成员应在2010年、发展中成员应在2020年完成“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茂物目标)。

  那几年,美国态度咄咄逼人。在1995年日本大阪制定“茂物目标”行动纲领过程中, 美国坚持一定要写上所有成员都“必须全面和无条件地执行”茂物目标。当时,不仅中国,韩国、日本和中国台北也很困难。那时我是中国代表,现在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是韩国代表。我们紧密合作,终于争取“行动纲领”中写上了这样一条:“当成员有困难时,允许有灵活性。”后来,美国仍继续一路紧逼,不仅要每年审核落实情况,还要求搞什么“早期收获”(在诸多部门提前实行“茂物目标”,有的还要超过WTO标准),但由于多数成员不赞同而落空了。

  现在,近20年过去了,2010的第一个限期也过去3年多了,但美国自己并没有“全面和无条件地”完成“茂物目标”。

  美国自以为得计,殊不知它为“TPP”谈判成员定做的衣服并不怎么合身。它已远远超出一般自由贸易区的范畴,大量涉及各成员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包括如政府采购、国有企业和劳工等。美国国务院一位前高官私下说,TPP到头来可能搞不成。越南、智利、甚至澳大利亚都有困难,更不要说日本了。

  在实现“茂物目标”方面,日本同美国一直存有矛盾,现在要超越“茂物目标”和WTO的“TPP”,就更困难了。日本农产品、水产品关税,以及知识产权等诸多方面离TPP要求甚远。去年5月,安倍政府宣布要参加TPP谈判后,在国内遭到相当强烈反对。今年美日已谈了两次,都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日本能退让到什么程度,美国能给多少照顾性“特许”和“例外”,仍在激烈的讨价还价之中。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安倍公然声称:“明知参加TPP是不利的,但日本需要美国的保护,现在既有钓鱼岛问题,又有朝鲜的核问题,参加TPP的损失再大,从安全保障考虑也在所不惜。”因此,在奥巴马访日期间,不排除双方做某种交易的可能。

  对TPP,中国并未简单地说“No”;当然,也没有简单地说“Yes”。TPP谈判的某些内容同亚太自贸区(茂物目标升级版)设想,并不都矛盾,某些方面甚至可以相辅相成。TPP只要有利于世界贸易的发展,有利于公平开放的贸易环境,估计中国将乐见其成。但曲高和寡难成气候。

  时代不同了,APEC定然要稳步快速发展,迈向更高水平的自贸区乃至“区域经济一体化”,也即“茂物目标升级版”。美国是APEC举足轻重的成员,也是“茂物目标”的主要推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它如不脱离实际,与APEC成员齐心协力推动构建“茂物目标升级版”,对催生TPP也可能有所裨益。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京涛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