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朱锋:奥巴马亚洲行有三大看点,TPP是关键

2014-04-23 09:24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新加坡《联合早报》4月23日文章 原题:奥巴马即将开始的亚洲之行:三大看点 美国东部时间4月2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即将踏上亚洲之行,开始他对日本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的四国访问。奥巴马人还没有动身,有关他这次亚洲之行究竟将说什么、做什么的报告和评论已经漫天飞。

  美国与国际媒体纷纷把奥巴马的此次亚洲四国之行称之为“挽救亚太再平衡战略”之旅。美国《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甚至刊文批评奥巴马第二任期的亚洲政策,认为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时,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对外关系最出彩的地方就是宣布了“转身亚太”战略,不仅及时地对一个崛起的中国摆出了美国应有的“狠劲”,也让担心中国变得越来越咄咄逼人的亚洲国家得到了“抚慰”。但第二任期以来,奥巴马总统受2013年9月美国政府停摆的掣肘,放弃了赴巴厘岛参加2013年APEC峰会以及在文莱举行的美国——东盟峰会及东亚峰会,其亚太“再平衡战略”似乎生锈了,因为说的和做的似乎都少了。然而,这些说法即便连华盛顿智库中的多数学者都感到“言过其实”。

  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从2013年奥巴马第二任期以来,不仅稳步推进,而且美国对亚太事务的卷入与干预程度都在不断上升。奥巴马即将开始的东亚之行,并非是为了“拯救”亚太再平衡战略,而是为了这一战略具有更为突出的现实针对性,让这一战略的内在目标的贯彻与实现变得更加均衡。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奥巴马总统即将开始的亚洲之行的看点,不是如何为2013年10月缺席APEC峰会来做补偿,而是实实在在具有美国已经打好的“算盘”。我们可以从三大看点上来聚焦奥巴马此次的亚洲四国行程。

  推动TPP谈判进程

  首先,奥巴马能否在东京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美日两国就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达成协议,将是衡量他此次亚洲之行是否真正有战略性斩获的关键点。

  日本安倍政府在2013年1月宣布加入美国主导的TPP谈判,这不仅让TPP多了一个成员国,更重要的是,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力挺奥巴马政府提出的TPP方案,让美国实现用TPP来主导亚太地区未来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战略构想,向前迈出了一大步。TPP不是简单的亚太地区促进投资与贸易自由化的集团组合,更不是过去10年已经在亚太地区有了重大发展的FTA(自由贸易协议),而是美国着眼于“下一代贸易规则”,用美国国内的市场法则和标准来打造更深层次上投资、货物和服务贸易自由化的重要载体。这也是美国在经济一体化进程中重新获得规则制定权和规则主导权的战略性契机。正因为如此,TPP也被公开定义为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经济和贸易支柱,是美国旨在重新夺回受到中国挑战的亚太地区经济和贸易影响力的基本步骤。

  日本加入TPP谈判,是安倍政府基于将美日同盟打造成21世纪更为紧密和牢固的战略伙伴的政治性决定。自日本从60年代末就开始坚守的汽车、牛肉及其他农副产品的国内市场保护政策来说,坚持有限的市场开放度,一直是日本对抗美欧等经济竞争对手的重要手段。日本同意加入TPP,意味着日本在过去50多年的时间内第一次愿意向美国全面开放国内市场。对美国来说,这是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在亚洲最具有战略性意义的成果之一。据美国全国商会的估算,一旦美日正式就TPP达成协议,日本向美国开放农产品和汽车市场,美国对日贸易将增加779亿美元,而日本对美贸易将增加1180亿美元。两者相加,有可能为美日贸易平添近2000亿美元的增额。这对美日经贸关系的意义是不言自明的。

  然而,美日之间即便在奥巴马即将访日启程之前,仍然无法就TPP达成双边协议。最重要的原因,都是基于各自国家市场开放进程中的国内政治因素考虑,不愿意轻易松口,更不愿意为此轻易得罪将受新贸易关系冲击的国内选民。2014年4月9日,日本和澳大利亚签署了双边FTA。日澳自由贸易协定同样涉及日本政府敏感的牛肉和农产品。在日澳自由贸易协定签署之后,原本以为日美TPP协议将变得容易。阻力恰恰更多的是政治性的、而不是简单的市场开放度问题。安倍政府担心肉类等农副产品一下子口子大开,国内反弹过大。

  另一方面,安倍政府也在利用美国急于想和日本达成TPP协议的迫切心态,想要迫使奥巴马政府在安全与政治议题上让步。4月21日,美日TPP新一轮对话在东京启动。不排除在24日美日首脑对话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两国就TPP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安倍政府事实上也需要TPP的外来冲击,给“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支箭”—— 国内经济体制改革带来动力。

  TPP原本在2013年年底达成协议,由于美日迟迟无法突破,制约了12个TPP成员国的整体谈判进程,再加上美国国内拒绝授予奥巴马政府签署对外贸易协定的“快速通道”权限,TPP前景一度黯淡。美日都急需通过达成相关协议来重新为TPP提供动力。即便访问马来西亚,说服纳吉政府在TPP谈判中采取更加积极的配合性举动,也是奥巴马此次马来西亚之行的重要使命。奥巴马此次亚洲之行的第一大看点,是TPP能否在美日之间、随后在美马之间出彩。

  领海及领土纠纷

  奥巴马即将开始的亚洲之行的第二大看点,是美国对海上领土争议这一对于亚太地区新的区域性安全热点,有没有新表述和新提法。

  无论是日俄北方四岛争议、韩日之间的独岛争议、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争议、还是中国和部分东南亚国家的南中国海岛屿争议,海上领土争议已经成为东亚区域安全的重大隐患。特别是东海问题和南中国海问题,居高不下的紧张和对峙是否会演变为直接的军事冲突,进而对地区安全造成颠覆性的影响,正在成为引发区域内战略关系发生重大调整和变化的主要推手。其中尤为突出的是中日关系和中菲关系。

  2013年11月23日中国出台东海防空识别区决定、2014年1月7日中国海南省落实渔业法的有关规定以及中国和菲律宾在仁爱礁问题上的“猫捉老鼠游戏”、再到3月30日马尼拉不顾北京的严厉反对提出南中国海九段线的国际诉讼案,东海和南中国海情势紧迫。安倍政府为了坐实美国对日本的外交与安全保护责任,除了密切美日政府与防务部门关系之外,不惜在华盛顿智库投下重金游说和拉拢美国偏袒日本。菲律宾更是在美国海军研究机构和海洋法专家的鼓动和支持下,花重金聘请美国的律师行和法律专家团队,替马尼拉在海牙国际海洋法仲裁法庭起诉中国。

  2014年3月18日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美国的智库人士随即喊出了要防止出现“亚洲版克里米亚危机”的言论。虽然感觉上危言耸听,但对于已经在乌克兰危机、叙利亚局势和中东和平进程等问题上无所作为的美国政府来说,一旦亚洲海洋领土问题上升为军事冲突,那么,奥巴马政府只能挺身而出来充当“灭火队”。但问题是,今天的美国和中国主观上都不想打仗。奥巴马政府既不想被东亚的海上领土纠纷拖下水,但也不会放任东亚海上紧张对峙局势的升级,对于中国“咄咄逼人”的政策举动也会加强遏制和威慑性预防。

  东亚海上领土争议,美国眼中的主要问题实质上就是“中国问题”。这不仅事关美国对东亚这一今天世界上经济和贸易增速最快地区的长久战略利益,更关系到美国面对一个崛起的中国究竟将采取什么样的战略抉择来应对的问题。

  “敲打中国”在所难免

  与这点相联系的是,奥巴马总统此次东亚之行的第三大看点,是美国究竟如何对华“隔空喊话”,如何对地区和世界来阐述美国的中国政策、特别是美国的中国战略。

  目前美国国内有关东亚局势和中国政策争论总体上趋向对华强硬。但在白宫的对华政策层面上,保持2013年6月中美加州农庄首脑峰会的对话势头,延续既竞争、又合作的美中关系大局的思路仍然没有变。奥巴马总统此次在日本、菲律宾访问时就美国与同盟国家的关系、对华政策、东亚海洋领土争议和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走向究竟做什么样的基调发言,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美国的亚太战略和中国政策究竟处于什么样的调整进程。在这些问题上,奥巴马更可能的是“老调重弹”。今年2月和4月,美国国务卿克里和国防部长哈格尔已经相继访问东亚。其实,在这些问题上该说的硬话、该表的态度都已经说过和表过了。美国加速在亚太扩大和升级军事部署、密切同盟关系、向亚细安国家提供海上监视设备和提供军事装备等一系列做法会有新的发展。但总体上,奥巴马政府仍将延续既强力制衡中国、又保持美中在亚太地区合作的基本战略基调。只是,奥巴马的这一路四国之行,“敲打中国”在所难免。北京需要“细心听”、不必“大声叫”。虽然访问行程中没有中国,但一路走来,中国因素在奥巴马的言行中将会“如影随形”。

  在今天的亚洲事务中,对美国来说任何一件事或许都无法不谈中国。而对中国来说,动不动谈美国“遏制中国”已经没有太大意义。正如大象已经坐进了亚太的客厅,美国、日本和其他即使和中国有积怨的国家,望着坐在“客厅”里的这一庞然大物,内心还不知如何紧张。(作者是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翟亚菲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