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刘迪:脱亚论复苏,日中对立难缓

2014-04-26 10:32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对于中日关系发展走势,学者仁智互见。但从目前看,随着奥巴马访日、发布联合声明,中日关系仍缺乏明显改善迹象。笔者以为,未来两国关系走向仍无法乐观,应对中日关系对立的持久性有所估量,尤其是要注意到日本重新兴起的“脱亚”思维。

  近代以来,中日关系有好有坏,坏时居多。之所以会这样,笔者以为可从两国近代国民、国家构建过程找到答案。数年前,日本学者佐谷真木人写的一本名为《日清战争——“国民”的诞生》的小册子指出,明治维新后,日本尽管建立了一个近代国家的框架,但日本人并未有“国民”实感。正是以举国之力取得甲午战争的胜利,才让日本人昂扬、亢奋。可以说,日本近代国家的成功记忆,来自对华战争的胜利体验。而从中国近代国家构建来看,也与抵抗日本因素密切相关,甲午败绩、八年抗战等历史记忆,至今仍然是现代中国国家构建的主要资源。

  当代中日两国的对立,与国家初期记忆、国家构建存在密切关联。既然如此,那么中日是否会永远对立下去呢?笔者认为,虽然彻底消除对立因素很难,但中日永远对立是可以回避的。我们看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日关系相对稳定,合作顺利。对这段历史,我们应总结。当时,中日面临共同威胁,彼此关系较好,而经济成功也导致日本国民信心高涨,出现“回归亚洲”的口号,希望在亚洲发挥领导作用。所以中日虽未解决前述历史观方面的对立,但双方鉴于当时的特殊环境,可以主动、有效控制对立因素,实现合作。

  然而随着泡沫经济破灭以及“失去的20年”,日本丧失了作为亚洲领袖的信心,进入21世纪后,日本又有人提出“新脱亚论”。这种观点认为,进入21世纪,日本周边危机四伏,与明治时代类似,要解除日本危机,就要建立“日美海洋国家同盟”,以应对周边“压力”和“威胁”。

  其实,“新脱亚论”并非新理论,而是日本近现代与亚洲外交中的一种常态。日本政治学者猪口孝认为,日本的历史是一个以在压倒性优势的中国文明面前确立民族自我为由,寻求脱离亚洲的过程。猪口说,这是因为日本对中国怀有一种深刻的文化负债感,从而导致日本社会产生要与中国保持一定距离的强迫性观念。

  日本的“新脱亚论”,显示日本对亚洲文明缺乏信心。但这个“新脱亚论”也从反面说明,亚洲要创造自己的价值。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亚洲国家,正在摸索并试图创造新的亚洲共同体制度。例如东盟正在推进域内一体化,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已经建成,上合组织也在发展。我们看到,一个正在崛起的亚洲,呈现了对各种文明兼容并蓄的面貌。亚洲国家没有排斥西方,同时又拥有、维持自己的存在方式。例如强调宗教融合、重视感性、实践理性都是亚洲的共同资源,是亚洲共同体设计的基础。

  现在,亚洲国家不但倾力推进经济发展,同时也在探讨彼此联合的方式。中日对立,也很可能通过这种合作得到部分缓解。然而日本逐渐萌发的“新脱亚论”,却极力主张对亚洲文明创造的逃避。这种逃避,不仅让亚洲面临分裂的危险,也让缓解中日对立失去重要渠道。▲(作者是旅居日本的华人学者)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翟亚菲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