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陶短房:泰国,“下课”的只不过是英拉

2014-05-08 13:25 环球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华商报5月8日文章 原题:泰国:“下课”的只不过是英拉 5月7日,泰国宪法法院裁定,总理英拉因2011年9月30日对前国安委秘书长他汶的调动“滥用职权”、有“隐藏目的”,属于违宪行为,宣布解除其总理职务。 

  出现这一幕,对熟谙泰国近十多年政治格局的人们而言,是毫不足奇的:2007年5月30日,他信的泰爱泰党被以“违反选举法” 

  为由勒令解散;2008年9月9日,泰爱泰党借尸还魂的人民力量党籍总理沙玛因主持电视烹饪专栏节目,被以“违宪兼职”的罪名勒令下野;2008年12月2日,人民力量党及其盟友泰国党、中庸民主党被以“国会选举舞弊”的罪名同时勒令解散,主要领导人、当时的泰国总理颂猜等被剥夺从政权力5年,不久前刚刚宣布解冻复出……作出上述一系列裁决的,都是泰国宪法法院。 

  之所以如此,说到底,是因为泰国近10年来微妙的政治格局。他信依靠财力崛起,在曼谷以外、尤其北部稻米产区,通过“派糖”赢得广泛而根深蒂固的支持。这些支持者社会地位普遍低下,生活较窘迫,对他信一派“改善底层民生”和“普及福利”政策有广泛认同,且受益于其稻米补贴政策,他们人数众多,足以确保他信一派在任何选举中轻松获胜;反他信势力主要集中在曼谷和东南部橡胶种植区,主要成员为保守派富人、高级将领、官僚、保皇派、城市中产阶级,以及受稻米补贴政策负面影响最严重的橡胶种植者。他们人数少,无法通过选举撼动他信派的政治地位,但社会地位高,上层活动能量和影响力不容小觑。 

  一方人数多,另一方来头大,其结果,就是反他信一派总能通过非选举手段,把他信一派赶下台,而他信一派又总能很快在随后的选举中卷土重来。 

  道理很简单:君权制或军政府在当今时代早已被认为是过时选项,通过宪法法院推翻他信系政府后,反他信派除了重新选举别无选择,而只要泰国国内政治版图不变,再怎么选,结果也不会有太大出入。 

  正因为对这种“宪法法院魔术”的效能感到失望,认为这种做法对他信势力不能伤筋动骨,反他信派中的激进派,像素贴等人,才自去年起转而诉诸街头运动。事实证明,街头运动并非走精英路线的反他信派强项,且副作用巨大,在反他信派内部也引发激烈争议。上月2日,28名上议院议员联名提交“英拉违宪案”给宪法法院,1个月后便出现了这一似曾相识的判决,似乎表明反他信派又回到了昔日“扬长避短”的框架中。 

  相对于2007、2008年的裁决,此番裁决看似严厉,实则杀伤力更轻:因为大选的需要,英拉本就是看守总理,即便不解职也“换马”在即,为泰党并未被解散(即使解散了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看守内阁也不过换了个人继续“看守”(英拉前脚走人,副总理兼商务部长尼瓦探隆随即上位)。鉴于素贴所提出的、由非选举组成的“人民委员会”接掌政权并主持修宪,修宪完毕再选举(通俗地说就是“修”到让他信派选不上台为止)的建议,在泰国国内和国际社会都得不到普遍认同,此次裁决的结果,对泰国政治格局恐怕不会有太大影响,充其量让重新大选的日期提前一点到来。 

  英拉本就是他信的“影子”,英拉谢幕,他信也不会缺乏替代的“影子”,如去年12月初刚刚恢复从政的前总理、他信妹夫颂猜,或颂猜的妻子、他信另一个妹妹、为泰党党领瑶瓦帕,都可能成为他信又一只“备胎”。 

  说到底,“下课”的不过是英拉本人,而泰国政治乱局则离“下课”还早得很呢。(作者是国际问题学者)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翟亚菲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