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庞中英:该把“外交改革”提上日程了

2014-05-13 02:35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 字号:TT

  在许多方面,“外交”越来越“大”,由此造成了外交前所未有的广泛性和复杂性。“小外交”,即传统的外交。“大外交”即广义的外交,参与外交的主体、影响外交的因素更加多元多样。不仅是外交部门,其他政府部门,甚至包括非政府的、社会性的、公众性的各种力量都在以不同方式方法大量、经常介入外交,使外交变得愈加复杂。

  尽管外交变得复杂,但外交中的有些因素和特征似乎是永远不变的。对国家来说,外交比以往更必要,且必须得到加强。因为在执行对外政策时,军事等强制手段的局限性和副作用很大。在国际争端和国际危机中,大多数国家能用外交手段加以解决的,一般都首先诉诸于外交手段。面对世界变化的挑战,外交手段也在日新月异。

  在世界外交体系中,有的国家外交做得非常成功。一些综合国力相对弱小的国家,在领土面积和人口方面的小国却在外交上卓尔不群,即外交实力不凡;而有些在领土面积和人口方面比较大的国家、甚至大国,外交反而做得不好。中国虽然是大国,但外交上未必一定也自然是大国。要做世界大国,必然也是外交大国,否则,这样的大国是残缺不全的。

  中国外交应该是“大外交”和“小外交”、“旧外交”与“新外交”的结合,目标是成为世界体系中的一个外交大国。具体来讲,我国目前的“小外交”需要进一步现代化,即应该按照中共18大确定的“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进行外交改革。眼下,中国到了正式提出“外交改革”的时候了。

  我国的外交制度和体制在过去20年,尤其是最近几年,为适应形势的变化,做了一些或大或小的修修补补的工作,但是,总的来说,发展“现代外交制度”,我们仍需要做许多工作。

  “外交大国”的目标首先要确立起来。由于我们在国际社会一直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以及主张和平解决国际问题,外交在中国对外政策中本来就占据中心性。为了推动世界和平,在新时期,中国更需要大大加强外交。

  为成为外交大国,我们不仅要做好外交人才的培养,更是要做好公民的外交教育。“外交教育”这个术语,我们以前不提。现在要提出“外交教育”这个目标和任务,即中国教育包括对受教育者在外交事务上的培养。这与“大教育”、“通才”教育是一致的。

  外交原来属于阳春白雪的领域。在过去相当长的时期,尽管一般公众对外交事务从来就不缺少兴趣,但传统外交人才培养与普及性的、大众性的“外交教育”截然有别。提出和开展“外交教育”,是适应中国和每个中国人已经生活在全球化的世界的需要。对于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来说,现在是探讨中国的“外交教育战略”和形成中国的“外交教育政策”的好时候。▲(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翟亚菲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