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纪明葵:让亚信合作取代冷战遗留“老古董”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4-06-05 16:50:00 来源:中国网 责任编辑:翟亚菲 作者:纪明葵

  美日菲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掀起阵阵狂涛,并没有什么新的创意,只不过是用冷战思维老调重谈。强词夺理遮掩不了亚太地区的矛盾和本质,几句大话和空话也解决不了亚太面临的实际问题,历史就是历史,谁也没能力阻挡历史车轮的前进。

  “再平衡”是冷战思维

  美国先是要重返亚,后又感到提法不准,美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亚太,又改为“再平衡”战略 ,而这种“再平衡”战略的立足点仍是冷战思维的产物。美国要平衡什么,平衡的目标是什么?重返亚太说得再明白不过,美国要重新主导亚太的事务。多年的北约东扩和中东战争让美国首尾不能相顾,中国的崛起让美国感到了忧患。美国还能否真正主导亚太地区的所有事务吗,会不会被中国取而代之。中国和东盟自由贸易区已经让美元暗然失色,中日韩又开始了自由贸易谈判,这可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个大经济体,一旦谈判成功亚太经济的主导地位就将发生倾斜。澳大利亚俄罗斯也同时加入与中国的深化合作,上合组织正在向政治、经济组织军事合作发展,亚太经合组织地位不断提升,在亚太谁在主宰,这是美国所不能接受的事实。

  美国要重返亚太,要平衡中国对亚太的影响力,美国不能直接和中国作对,美国清楚的知道在朝鲜、在越南美国都没有能力战胜中国。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世界上许多重大问题都离不开中国的参与,要平衡中国只能利用盟国小兄弟来牵制中国,给中国制造麻烦,美国不便直接大打出手。日韩澳菲是美国的盟国。韩国与中国走的很近,日本又与韩国在领土和安慰妇问题上闹得不可开交,澳大利亚不愿意放弃亚太经济快车带来的红利,甚至在美日澳联合军事演习中提出要邀请中国参加。美国无奈要给中国制造麻烦只能利用日本和菲律宾。希拉里.克林顿看出了南海问题涉及多国索权的矛盾,利用南海涉及美国利益当口拾实,遭到了中国的坚决反击,改成了主导南海问题谈判,又遇中国否决。美国只能用日美安保条约和美菲共同防御条约说事,可是美国又知道“交还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被日本窃取的领土”涉及落实“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及维护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成果,美国只能宣布在领土主权问题上不持立场。所以见缝插针,蝇营狗苟成 了美国的“巧实力”政策。利用“转向亚洲”借助日菲给这个地区的紧张局势火上浇油,成为了美国遏制中国的崛起的主要手段。这次香格里拉对话中美国与日本一唱一合的攻击中国单方面破坏东海现有格局在南海勘探石油就是一个例子。我在东海划定防空识别区还要和谁商谅,国际有那一条规定要与谁商谅?美日划定东海防空识别区最近处距我领海仅有一百多公里又和谁商议过,美日有什么资格指责中国?南海自古就是中国领土,是二战后日本归还的我国领土,我接收后明确划出了十一段线,西沙海域在我有效管控内,我在自己管控海域内勘探与美日有什么关系,美日乘机制造混乱无非是要拉帮结伙遏制中国。美日菲才是真正的麻烦制造者。

  美日菲各怀心腹事

  其实日菲心里也清楚,美国不可能为了领土真正帮助日本和菲律宾与中国打一仗,只是在美国重返亚太过程中利用他们港口码头和机场部署兵力,为美国控制亚太地区当敲门砖。日本为了恢复正常国家地位不得不仰仗美国,近几年日本换首相犹如走马灯,安倍、福田康夫、鸠山由纪夫、麻生太郎、菅直人、野田佳彦,只要选择与中国合作就会很快被挤下台,因为这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安倍再次上台后摸准了美国的脉门,积极充当美国遏制中国的马前卒,借机实现日本恢复正常国家地位,修宪、解禁日本集体自卫权、修改限制武器出口三原则得到了国内的支持和美国默认。菲律宾的阿基诺也企图从中余利、利用黄岩岛、仁爱礁闹事侵占我领土,转移国内经济矛盾和失业率居高不下的问题,依靠美国拉住日本结成反华联盟。美日慷慨解囊,美向菲赠送退役军舰、日本向菲援助巡逻艇企图把南海搞乱,为美国深度介入地,南海制造条件。结果是菲律宾只能答应向美国提供苏比克海军基地和空军基地,允许美国在菲常驻兵力。美国实现了目的,可菲律宾却一无所获,美国仍强调在领土问题上美国不持立场。东盟各国纷纷表态在南海问题上,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坚持用《中国与东盟南海行为宣言》通过谈判协商与双边对话解决问题。

  亚信合作是必由之路

  亚信强调要:加强对话、信任与协作,共建和平、稳定与合作的新亚洲。当今世界正经历广泛、持续转变,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国与国相互依存更加紧密,多边主义和民主化对国际社会日益具有重要意义,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具备更加有利的条件,强调传统和非传统安全挑战威胁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意识到亚洲各国面临相同的发展挑战,迫切需要共同创造一个可长期共享的有利环境。美日菲在南海推波助澜制造事端,绝对不利于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和发展,中国正致力于欧亚大陆新经济带计划,要用互信、互利、合作、共赢去造福于人类,而有些国家仍然抱着冷战思维要去主导世界,不能顺应世界潮流,这本身就于世界经济全球化、和平与进步相违背,只能加速其衰落的进程。

  世界文化的丰富多样性,要求所有国际成员要相互理解、学习和借鉴,要坚持对话与合作,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承担的共同责任,为加强亚洲乃至世界和平与稳定做出进一步努力。要恪守《联合国宪章》和公认的国际法原则与准则,以《亚信成员国相互关系原则宣言》和《阿拉木图文件》所述的亚信宗旨和原则为动力,进一步推动亚信进程,继续落实信任措施。

  要通过全面深入开展政治、安全对话与合作,把亚洲建成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地区。亚太地区的安全具有共同、不可分割、平等和全面的特性,谁都不可能排除在亚太地区共同安全利益之外,强权只能带来地区矛盾冲突的升级。亚信要与其他地区、国际组织和论坛建立和促进合作关系,从而加强亚洲各地区组织和论坛间的合作,以维护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

  “应该积极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创新安全理念,搭建地区安全和合作新架构,努力走出一条共建、共享、共赢的亚洲安全之路。”美国同盟体系是冷战时期遗留下来的老古董,现在应该用以亚洲为中心的安全体系取而代之。(作者是国防大学教授、军事专家)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