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梅新育:客观看待中俄关系历史得失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4-06-10 08:17:00 来源: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翟亚菲 作者:梅新育

  普京总统访华、中俄双方签署落实以天然气世纪合同为代表的一批大型合作项目,把近两年日趋紧密的中俄关系推向了一个新高度,中俄社会上的某些异议声浪也随之而起,有的网络文章甚至提出这样的断言——“每次中俄友好结盟的下场就是中国丧权辱国”。历史果真如此?只要冷静客观审视历史,不难发现这种论断不能成立。

  与清朝极盛时期版图相比,我们确实有1/4陆地领土丧失要记在俄罗斯/苏联账下,但我国失地并非发生在与俄罗斯交好结盟时期,而是发生在相互比较敌视的时期。而在与俄罗斯和睦或结盟的时候,我们每次都受益颇多: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中俄签署《尼布楚条约》后,中俄保持友好关系约一个半世纪。在此期间,中国北疆切切实实享受到了和平与恰克图互市的繁荣。通过缔结《尼布楚条约》与俄罗斯睦邻,清朝在对付准噶尔的60余年斗争中赢得了重大战略优势,在与准噶尔第一次直接交手之前就通过“其次伐交”一举消除了准噶尔与俄罗斯结盟对抗清朝的可能。

  新中国成立后,美苏全球性冷战、美国在新中国成立前夕就开始对华贸易禁运现实,决定了“一边倒”是我国当时外交政策唯一可行的选择,“一边倒”也为我国赢得了全面启动工业化的机会。纵览世界工业化史,当时苏联那种“手把手”式的对华技术转让和人才培养力度当属孤例,这一点不因后来赫鲁晓夫与我国交恶而掩盖。

  历史上与俄和睦、结盟改善了中国当时的处境。至于在中俄交好结盟关系结束之后会不会吃亏,主要取决于我们自身的实力和意志。左宗棠能够收复新疆,索回伊犁,靠的是徐学功石河之战击败俄军的胜利,以及左宗棠大军面对阿古柏侵略军时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中苏交恶后中国能够坚持独立自主,基础是我们已经初步建立的工业基础、党和政府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以及毛主席坚强的领导。现在,中俄综合国力对比可能正处于《尼布楚条约》以来最有利于中国的状态,2012年中国GDP是俄罗斯的4倍多。我国几乎所有民用制造业都领先于俄罗斯,只有部分军工产品落后于俄。在这种状态下与俄罗斯走近,国人实在不必太缺乏自信。我们要做的只是准确判断自己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的最大利益之所在,并决定能够为此付出的代价,毕竟任何合作只有互利才能持久。

  除了潜力巨大的经贸合作利益之外,无论是冷战后初期还是现在,中俄拉近关系都带有浓重的“抱团取暖”色彩,相当程度上系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压力所致。而且,现在中俄还有三大共同战略利益:共同维护二战成果;俄罗斯不掺和南海事务,以免虚耗国力;在中亚联手对付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分裂主义“三股势力”。在此情况下,加深双边合作,对双方都有利。▲(作者是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

免责声明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