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评论>国际>正文

王晋:伊拉克危局考验土耳其伊朗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4-06-16 16:48:00 来源:中国网 责任编辑:翟亚菲 作者:王晋

  伊朗总统鲁哈尼本月9-10号对土耳其的国事访问,可谓举世瞩目。这次访问不仅仅因为这是伊朗和土耳其领导人多年以来的首次会晤,也是因为这是18年以来伊朗总统首次访问安卡拉,更是因为作为当下中东地区的“竞争者”,两国最高领导人的会晤,是否预示着两国关系将走向一个良性的发展轨道?

  鲁哈尼访问土耳其之时,恰逢伊拉克国内“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武装在战场上的“突飞猛进”,也使得外界对于伊朗和土耳其之间是否存在可能的安全合作充满期待。虽然ISIS在伊拉克的进展应该已经早就被土耳其和伊朗情报部门侦知,且两国情报部门想必极大可能已经进行了沟通,不过从此次鲁哈尼访问的随性人员看,以商贸、金融、投资领域的官员和学者、经济人士为主,想必鲁哈尼还是为了提振伊朗与土耳其的经济合作前景,实现伊朗经济真正的“突围”。

  务实的鲁哈尼,以经济为先导,却不一定会有一个务实的结果。伊拉克时局的发展还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ISIS攻陷摩苏尔,在伊拉克北部如入无人之境,作为伊拉克邻国的土耳其和伊朗,必然要有所协调和行动。

  在2011年中东剧变之前,伊朗和土耳其的关系一度十分亲近。土耳其埃尔多安在经历了多年的“忍让克制”之后,终于逐渐打击了土耳其军方势力,自己的政治地位也逐渐巩固,伊斯兰政党的意识形态逐渐显露,“向东看”寻找地区战略伙伴成为了其外交首选;而当时伊朗领导人还是西方眼中“又臭又硬”的内贾德,面对美国和西方的经济制裁,内贾德“向西看”找寻伊拉克、叙利亚和土耳其。于是土耳其和伊朗一拍即合,走的十分火热。

  然而2011年开始的阿拉伯剧变,尤其是叙利亚内战,使得土耳其和伊朗这种短暂的“亲密”烟消云散。土耳其在埃尔多安政府的领导下,贸然的以“穆兄会代言人”自居,同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关系越闹越僵;伊朗则力挺巴沙尔政府,力图保住自己苦心经营的“抵抗轴心”。双方的战略评估不同,彼此的争斗也就不可避免。随后数年中,土耳其和伊朗分别在叙利亚进行了“代理人战争”,在黎巴嫩巴勒斯坦、伊拉克也是纷纷扶植自己的势力,相互对抗。综合说来,过去的数年也是互有攻守,胜负未分。

  然而随着阿拉伯世界第一大国——埃及的穆尔西政府在去年7月被“推翻”,土耳其的“道义优势”很快不复存在,中东阿拉伯各国纷纷出台政策限制国内的伊斯兰主义政党,从埃及到约旦,再到巴勒斯坦,甚至是沙特科威特,穆斯林兄弟会的影响力一落千丈。尽管卡塔尔仍然与土耳其苦苦支撑,但是其支持“穆兄会”的道义优势已经一去不返。

  与之相随的是叙利亚战场的态势,从去年开始,叙利亚政府军接连反攻,巴沙尔政权从摇摇欲坠到日益巩固,不久前甚至还举行了全国大选。反观叙利亚反对派,土耳其喜欢的“自由军”实在战力孱弱,不堪重用,而长期支持的“胜利阵线”等极端主义武装,却最终伤及自己。叙利亚的ISIS也被指长期以来受到土耳其的支持,不过却也让土耳其吃尽了恐怖主义扩散的苦头。

  在此情况下,土耳其开始了政策调整。不久前宣布将“胜利阵线”列为恐怖主义组织加伊制裁,同时封锁了连接土耳其和叙利亚边境ISIS控制地区的两个通道,不再允许外界通过此渠道向ISIS运送武器和物资;在埃及方面,尽管埃尔多安不久前还是称埃及大选是“骗局”和“走秀”,但是土耳其总统居尔则在埃及新总统赛西获胜之后的第一时间,向其发出了贺电示好。

  对于土耳其来说,与叙利亚和埃及关系亟需修复,而如果伊拉克再大肆蔓延恐怖主义,那么整个南部和东部和南部将会彻底面临巨大的外部危机;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的意识形态与“融入欧洲”格格不入,“向西看”更是不可能。所以,土耳其当下是变化的主动方,埃尔多安固执的性格也必然败给客观的国际局势的变化。

  对于伊朗来说,过去数年的经济制裁对于伊朗国内的经济损耗无疑是非常巨大的。伊朗本身极度以来油气出口,制裁将这种通道几乎完全切断。伊朗与土耳其的双边政治关系如果未来能够得到保障,那么经贸关系的发展无疑将极大的减轻伊朗国内的社会经济压力。而作为连接伊朗和土耳其的重要通道,伊拉克的安全稳定以及其国内遍布的什叶派清真寺和什叶派信众,不仅仅关系到伊朗的“什叶派”身份和尊严,更关系到未来伊朗西部经济向外扩展的未来。

  对于被时局逼得不得不变的土耳其,和新总统治下积极突围的伊朗,伊拉克国内恐怖主义扩张的危机,为两国趋近提供了良好的契机,更给两国重拾政治互信和发展政治关系注入了一支“强心针”。伊拉克危局如何合作与应对,将考验土耳其和伊朗两国领导人的政治智慧。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